笔趣馆 > 抗战之兵王重生 > 第七十四章 骗过鬼子

第七十四章 骗过鬼子

    就在此时,对面过来的鬼子巡洋舰朝炮艇这边射来刺眼的灯光,那灯光是用大功率探照灯射出来的,而且还在不断的闪烁着,一看就是鬼子巡洋舰在用灯光信号进行联络!

    “告诉鬼子军舰,就说我们船只遇到电力故障,正在返回港口进行检修!”韩非对喻站长说道,他不想用灯光进行联络,万一鬼子起疑心,将探照灯全部打开照过来,那自己这里岂不是马上现形?”

    喻站长急忙将这个意思给那几个鬼子兵一说,用的是日语,我这才明白,原来喻站长还懂得日本话,早知道这样,就不用带着柳如叶来了,让他继续在禁闭室内继续反省几天了。

    那几个鬼子兵点头表示知道了,急忙举起那些小彩旗朝对面的鬼子驱逐舰挥舞起来,此刻天色已经蒙蒙亮了,江面上不知什么时候飘起来浓雾,对面鬼子打过来的探照灯照在那几个挥舞着彩旗的鬼子俘虏身上,过了一会儿,大概他们认为这里没有什么情况后,那两艘鬼子大军舰就渐渐的开远了,从他们离去的方向判断,是去浏河口那边的。

    甲板上爆发出来一阵欢呼,韩非和手下为躲过鬼子大军舰的盘查而庆幸起来,但赵永福却高兴不起来,他摇晃着脑袋忧心忡忡道:“怕是还有鬼子军舰过来吧?”

    “这有什么?鬼子军舰过来的话,照这个办法糊弄过去就行,天快要大亮了,我们只要驶出吴淞口水域,我们就好办多了!”韩非信心很足,他认为刚才最为惊险的一幕过去了,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的了。

    炮艇继续高速向前面驶去,此刻已经来到了吴淞口水域,岸边的炮台上的那些克虏伯大炮黑洞洞的炮口对着这里,但现在这些大炮却已经落在了鬼子手里,韩非看得这个,心里一阵凄凉:“要是这个炮台还在****手中,那鬼子舰队也不会如此猖狂的在江面上横行,哎,国力不行,就是有最好的武器也没有用的,这些德国制造的先进要塞巨炮还不是照样挡不住鬼子舰队的攻击?”

    透过望远镜,韩非看到炮台上正在走到的鬼子兵,这几个鬼子兵手中的三八大盖刺刀上挑着一面膏药旗,炮台附近的灯塔上,一面膏药旗正在肆无忌惮的飘荡着,看得这个,韩非心里一阵刺痛,恨不得这时候给那面膏药旗一枪,将它打下来。

    但显然这是不可以的,韩非强忍着愤怒,回到驾驶舱内,对喻站长他们说道:“国土沦丧,鬼子的膏药旗飘扬在我们的国土上,对于我们当兵的来说,这就是奇耻大辱!”

    喻站长没有吭声,嘴巴动了动,好像要说些什么,但还是没说,韩非估计他是不敢说,特务系统里规矩很严,这种事情他们很顾忌的,而且他们一直以来养成了少说多做的习惯了,在他们看来,上峰和领袖的话是绝对正确的,是不容质疑的。

    而赵永福和柳如叶他们不一样,听得韩非这话,赵永福就开始发牢骚了:“守吴淞口的十三军太操蛋了,这么多人竟然守不住吴淞口,跟鬼子没干上几天就跑下来了,差点都要冲掉我们十八军的阵地。”

    喻站长听得这个,急忙咳嗽了一下,意思是这个话题太敏感,别说,但柳如叶好像当喻站长他们是空气一样,点点头接过赵永福的话:“是啊,上海的老百姓都说,十三军太没用了,这么多人,这么好的武器装备,连一个小小的吴淞口都守不住,还不如干脆回家种地去得了!”

    “诸位,打住,别说这样敏感的话题,我们保证不会传出去的,但不能保证隔墙有耳,要是让小人听了去,到上面一告状,那我们这些人都得有麻烦。”喻站长终于熬不住了,开口提醒道。

    “喻站长,别担心,这里都是我的手下兄弟们,他们才不会干这种背后告密的事情呢,我最看不起这样的小人,还有十三军丢掉了阵地带头跑了下来,他们都能干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情,怎么还不许我们和老百姓说了?要是吴淞口还在****手里,我们能打得这么苦吗?我们现在就不用提心吊胆了,直接可以从吴淞口这里登陆上岸了。”韩非却没理会喻站长的这个担忧,直接挑明了。

    “喻某很佩服韩少校的勇气和胆量,但咱们作为军人,还是以服从上级命令为首要,这种坊间议论还是不要随便说的好,听韩少校这个意思,莫非还想拿回来这个吴淞口?”喻站长其实也就是说说而已,并不想韩非有什么行动的,吴淞口周围包括港口和村落都已经落入了鬼子之手,距离十八军最近的阵地还有二十多公里之遥,重新抢回来,没有一个军的力量根本没戏。

    “我是想抢回来的,但一个小小特务连有什么用啊?即便将咱们整个师押上去估计也不行,不过咱们行动队袭击吴淞口,炸掉那些德国大炮和袭击一下停泊在港口的鬼子船,还是应该能够办到的。”经喻站长这一说,韩非还真动了这个心思了。

    虽然光靠特务连的力量抢不回来那个吴淞口,那可以搞偷袭骚扰啊,炸掉那些要塞炮,袭击港口里的鬼子船,打击下鬼子舰队和鬼子陆军的嚣张气焰,韩非觉得特务连还是能够办得到的。

    “啊,韩少校,你打算现在就干?”喻站长一脸惊讶道,“这个姓韩的太疯狂了,竟然要在撤离的半路上搞吴淞口的鬼子一把?

    “当然不是现在,我脑子还没坏掉,这个时候怎么能搞呢?”韩非摇摇头,喻站长这才放下心来。

    炮艇通过吴淞口的时候,有几艘鬼子军舰靠近来打招呼,此刻天色已经大亮,船只之间联络都用旗语了,还是那几个鬼子俘虏的一阵旗语比划下,炮艇顺利的骗过了鬼子军舰,有惊无险的驶出了吴淞口,转向朝南,向宝山方向劈波斩浪疾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