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兵王重生 > 第八十一章 难啃的骨头

第八十一章 难啃的骨头


  
      “不成熟也没关系的,我们请你来,就是想听听最前线的官兵们的想法的。”陈上将很客气的说道。
  
      韩非有了陈上将的鼓励,自然是开始侃侃而谈,他来到那个参谋身边,接过他的那根指挥棒,指着地图对那些****将领说道:“各位长官,先前****部队虽然人多势众,但始终无法拿下鬼子阵地,而且伤亡很大,并不是我军将士不尽心尽力,而是鬼子占据了险要位置拼命顽抗,那些鬼子据点都是钢筋混凝土堡垒,再加上街道狭窄,大部队难以展开,只能添油似的往里面投入部队,故而始终拧不成一股力量,无法在局部对鬼子形成绝对优势。”
  
      那些****将领中就有负责攻击闸北之敌的将领,听得韩非这一番说话,频频点头,觉得这个韩少校虽然年纪轻轻,但很有见地,看问题一针见血,连陈上将都如此倚重,估计是个厉害人物。
  
      “那除了你刚才说的这些原因,还有其他什么原因吗?”这个****将领问韩非道,他要听听这个韩少校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其他原因很多,这次围攻闸北的鬼子海军陆战队,是****第一次步兵,坦克兵,航空兵和炮兵等多兵种协同攻击,家伙虽然好,与闸北那里的鬼子比起来,占有绝对优势,但由于****没有经过这些多兵种协同训练,往往是顾此失彼,协调不顺,反而被鬼子抓住破绽,各个击破,造成惨重伤亡。”韩非尽量捡不那么伤人的语气说着,要不是他看在陈上将的面子上,依他的性格,早就骂了起来了,这么多的部队,清一色的德械装备,还有飞机坦克掩护,炮兵火力也很猛,却拿不下来只有三四千鬼子陆战队据守的闸北,可见****部队的战斗力之低下,这还是****中最为精锐的德械师呢,要是其他的杂牌军和地方保安团部队,那战斗力更是不敢恭维的了。
  
      那个将领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坐回椅子上,韩非的话戳到了他的心窝里,没错就是这些原因,导致占有绝对优势的****部队屡屡攻击闸北不克,弄得他很没面子。
  
      “好,韩少校,你打算用什么方法打破目前的闸北战局?”陈上将点点头,他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这个韩少校不但打仗有一手,而且还很有谋略,看事情眼光独到,是个将才。<>
  
      “擒贼先擒王!组成一支特别行动队,深入虎穴,破坏闸北鬼子司令部的指挥系统和通讯系统,干掉鬼子指挥官!”韩非的想法很简单。
  
      “啊,这个怎么可能?江湾日寇司令部戒备森严,外围有三四道坚固防御工事,你们如何能够进得去,即使进去了,你们又如何能够返回来?”在座的将领们发出一阵惊呼,有些人摇头表示不相信,两个军五个师连续围攻了半个月都没拿下来,仅仅凭着一只小小的特别行动队能够将鬼子指挥部给端掉了?这也太有些夸张了吧?
  
      “这个我还没具体想好,但我们有这个信心完成这个袭击江湾鬼子司令部任务的。”韩非一看他们都不相信,心里就有些窝火了,他娘的,自己窝囊,这么多人都打不过三四千小鬼子陆战队,却还怀疑特务连的能力,要没有这个金刚钻,谁敢揽这个瓷器活啊?
  
      陈上将点点头道:“我相信韩少校能够成功的,就这样,我现在正式命令你,立即组建一支特别行动队,人员组成和武器调配,我授权你可以在全战区任何一支部队中进行抽调,从现在开始到行动结束,特别行动队直接对本人负责!”
  
      好家伙,陈上将一下子给了韩非这么大的方便,直接对战区司令长官负责,这说明韩非在行动期间的权力比在座的那些将领们都要大,整一个特派员的角色啊。
  
      “总座,这个韩少校这么低的级别,授予他这么高的权力,恐怕不合适吧,在我们军队里也没有这样的先例的。”果然一个带着眼镜的将领提出来异议,认为陈上将这么做,不符合有关规定。
  
      陈上将不动声色的对他说道:“那你有办法拿下闸北了?”
  
      “卑职没有这个能力。”
  
      “那说个屁啊?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论资排辈,扯皮踢球,自己没本事,看见有本事的还眼红,作为战区司令长官,我对委员长总负责,韩少校要是完不成这个任务,陈某自会引咎辞职的,用不着各位操心。<>”陈长官这话一撂下来,那个戴眼镜的将领便再也不敢吱声了,陈上将都把自己的身家荣誉名声都押在姓韩的小子身上了,那还有什么可以再议论的。
  
      韩非一听这个,觉得很不安,陈上将对他的期望太高了,自己要是万一失手,那岂不是毁了陈上将的下半辈子?这个担子太重了,可不好挑啊。
  
      韩非看了看陈上将,陈上将对他使眼色,意思是先别在这里说,等下咱们仔细详谈!
  
      陈上将宣布散会,留下来韩非,对他说道:“韩少校啊,我是相信你们的,这次如果你觉得不好干,那就提出来,不是非得要这样干的。”
  
      韩非急忙说道:“难得陈上将如此看得起卑职,卑职没有理由不接受这个任务的,只是长官以今后的仕途作为抵押,卑职觉得心里很不安,万一这次行动失败,那卑职岂不是害了长官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们只要尽力去做就行,老夫从军数十年,每每都是打自己中国人,这次有幸能够统领中华健儿抵御日寇,心愿已了,只是闸北那里,实在是太窝囊了,这么多部队竟然打不下只有三四千鬼子守卫的地方,是我们的耻辱啊。”陈上将愤愤不已,猛然一拳头砸在了桌子上,震得那些茶杯晃荡起来。
  
      “请陈上将放心,卑职定当努力杀敌,以报效长官厚爱和栽培!”韩非立正道。
  
      “不要报效我,要为国杀敌,精忠报国,这才是我们军人的职责!”陈上将拍了拍韩非的肩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