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兵王重生 > 第一零六六章 大结局

第一零六六章 大结局

桅杆上的狙击手兄弟一声喝彩,挨炸的鬼子潜艇急忙下潜,他们连自己同伙的尸体都不管了,赶紧朝水面下潜下去,速度相当快,一眨眼就沉入了海底,但随即又上浮了起来,韩非不明白鬼子潜艇为什么要这样干,但桅杆上的那位却看得清清楚楚的,刚才打出去砸在舰桥上的那两颗迫击炮炮弹炸坏了舰桥,潜艇受到了损伤,潜水下去漏水了,不得不上浮起来!
  
  上浮起来的鬼子潜艇舰桥上面架着的那门炮估计也被炸毁了,受到打击的鬼子发疯似的开足马力朝商船追上来,商船上的蔡船长他们拼命的开足马力在海面上扭来扭去的朝岸边跑来,虽然刚才都能够看得起岸边的美丽景色了,但实际距离还是很远的,而且这附近没有什么码头可供靠岸,商船只能在浅水处搁浅,船上人员全部下水游向岸上去才行。
  
  但就在这时,韩非在望远镜里清清楚楚的看得那艘追上来的鬼子潜艇头部放出来两条大鱼似的东西,韩非当即大喊:“鬼子放鱼雷了!”
  
  小鬼子潜艇竟然浮在水面上朝商船放出来鱼雷,这是非得要把渔船给击沉了不可的架势,韩非急忙让陈婉儿去告诉蔡船长:“蛇形机动,躲开鬼子鱼雷!”
  
  陈婉儿一阵狂奔,跑到驾驶舱对蔡船长喊着,但老蔡可不是什么当兵的,不晓得什么是“蛇形机动”,反倒是听得鬼子发出来鱼雷,他心里就哆嗦了,不免手里一哆嗦,竟然不晓得该怎么办了?
  
  “啥?啥叫蛇形机动?”老蔡他们一脸茫然。
  
  “就是扭来扭去!”陈婉儿一边解释,一边摆出来肢体语言,好在她的身材相当好,老蔡他们一看就明白了,当时就一阵吆喝,商船立即开始了左右扭动起来,亏得陈婉儿有所防备,要不然肯定会被这个商船的剧烈转弯给摔个鼻青脸肿的。
  
  韩非和手下纷纷开火,这次射击目标不是那艘浮在水面上的鬼子潜艇,而是快速朝他们扑过来的那两颗鱼雷,机枪和冲锋枪的弹雨朝水面上的鱼雷打过去,迫击炮也拼命的朝那鱼雷砸了过去,但好像效果不太明显,一阵枪击和爆炸过后,韩非他们依然发现那两颗鱼雷朝商船扑了过来,距离越来越近了!
  
  “抓住坚固东西!防止撞击!”韩非只能命令手下这样干了,商船扭来扭去只能避开一颗鬼子鱼雷,另外那一颗看样子是要砸上来了,此刻只能紧握住船上的固定东西,防止爆炸后产生的强烈气浪将身子掀起来造成的撞击了!
  
  此刻陈婉儿跑到了韩非身边,听得韩非这一声喊,当时就一把拉住了韩非的衣服,此前她就是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拉着韩非的衣服化险为夷的,这次她认为也是一样的,只要有韩非在,她肯定是没有什么危险的,在她眼里,韩非俨然就是一个保护神的角色了,况且现在还是她的男人了!
  
  “轰隆隆”一阵巨响,一团耀眼的火光从商船中间升腾而起,一股强烈的气浪如同飓风般朝韩非他们这边袭来,尽管韩非抓住了船舷上的那个用来拴缆绳的大墩子,但他和陈婉儿的身子还是被气浪高高掀起来,韩非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身子就像一只断线了的风筝一样在空中飘荡着,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将拉着他衣服的妻子陈婉儿紧紧抱住,这样落下去时能够最大限度的保护她!他只能做到这些了!
  
  被气浪掀翻掉入海中的韩非差掉要失去知觉,他眼前的那艘商船已经燃起来熊熊大火,柳如叶和手下不知道被炸到哪里去了,连他刚才紧紧抱住的妻子陈婉儿也不见了。
  
  海水一刺激,韩非总算从迷糊眩晕中清醒了过来,伸手在旁边一划,碰到了一个温软的身子,定睛一看,正是他的妻子陈婉儿,此刻陈婉儿却双目紧闭,韩非急忙伸手在她鼻子下一探,还好,还要呼吸,估计是刚才被气浪被震晕昏迷了过去。
  
  汹涌的海浪不断拍来,韩非好几次都要窒息了,剧痛一阵阵传来,又是一阵眩晕袭来,韩非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努力使得自己不昏迷过去,他明白这次这次可能是熬不过去了,但在死掉之前,必须得把妻子陈婉儿给救出去!
  
  “老柳!你们在哪里?”韩非一边掐着陈婉儿的人中,一边扯嗓子大喊着,一股海浪扑来,大口的海水灌了进来,呛得他连连咳嗽个不停。
  
  但四周没有回答,韩非望过去,前面不远处有东西漂浮着,再仔细一瞧,显然是两具漂浮着的尸体,难道是老柳他们牺牲了?韩非心里猛然一沉,身子差点要沉了下去。
  
  一番挣扎游水,韩非扯着陈婉儿游到了那两具尸体边上,一看正是柳如叶和那个狙击手兄弟,韩非又是一阵眩晕,觉得天要塌下来了,柳如叶没了,他最得力的助手竟然被鬼子发射的鱼雷炸死了,而且还是在南洋海面上,太突然了!
  
  “哒哒哒”一梭子子弹打在他附近的水面上,窜起来一阵水花,韩非急忙朝枪声打来的方向一瞧,那艘舰桥已经被炸掉的鬼子潜艇开过来了,上面站着几个端着冲锋枪的鬼子,正朝自己这边扫射着呢。
  
  韩非急忙伸手朝自己腰间一摸,发现那把勃朗宁M1911还在,当时便拔出来朝对面追上来的鬼子潜艇就射,但估计是距离太远,打了一枪后,韩非立即停止了开火,拼命拽着陈婉儿朝附近的那块木板游过去,他要把陈婉儿放在木板上面,这样才不会被淹死,自己才能专心对付过来的鬼子。
  
  韩非拼命拉着妻子的身子朝那块木板游去,但后面潜艇上的鬼子拼命朝他打来密集的枪弹,一颗子弹穿进了他的后背,韩非负痛,差点要放开了紧攥着的陈婉儿,咬着牙拼命游到了木板边上,费劲了力气将陈婉儿移到了木板上面。
  
  此刻后面的鬼子突然停止了射击,激烈的枪声嘎然而至,韩非扭头过去,发现鬼子潜艇已经调头朝外面仓皇逃去,就在他疑惑鬼子明明可以结果自己性命的当口为什么要急着逃跑之时,突然一颗炮弹从远处呼啸着飞来,韩非这才发现岸边有一艘挂着“米字旗”的英国驱逐舰过来了!
  
  韩非耗尽了最后的气力,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再也支撑不住了,身子渐渐的沉入水中,就在快要落水之际,他将手中的那枚戒指取出来,戴在了陈婉儿的手指上,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不晓得过去了多少时候,等韩非再次睁开眼睛来的时候,他发觉他处身在一间宽大舒适的病房内,身上绑满了各种医疗仪器,鼻子里插着管子,他的眼睛看到了上面的天花板,他努力着从喉咙里发出响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个温柔动听的声音响起:“韩非,你醒了!太好了,医生!快来,303床病人醒了,三年了,终于醒了!”随即韩非听得一阵抽泣声,眼前闪过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但他竟然记不起来这位美女到底是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