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修真聊天群 > 第二章 且待本尊算上一卦

第二章 且待本尊算上一卦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都说人不中二枉少年。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经历过那个时期,只是有些人表现出来,有些人则藏在心底。也就是明骚和暗骚的区别。
  
      宋书航有些少年老成,那个时期来的快,去的更快。
  
      所以到了初中二年级时,周围男孩还陷在武侠梦、超人梦、仙人梦,整天挥舞着降龙十八掌、超人变身时。书航却早已经对这些不抱任何希望。
  
      这世界的物理法则是如此的精确,一个人类想要一跃三层楼那么高;双掌一拍打出金龙;内裤外穿就能飞翔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他还是很喜欢仙侠小说、超人电影之类的,或许是他内心深处还是很期望有一天超人啊、外星人啊、仙人啊之类的能出现在他面前吧?
  
      明明知道不可能,但却莫名其妙的期待着,这便是人类特有的天赋吧?
  
      宋书航笑着关掉群聊天窗口,不过,他没有退出这群。
  
      他感觉九洲一号群里的人很有意思,群里那些让人光看到就感觉很羞涩的聊天记录,从旁观者的角度去看的话,意外的很有趣——所以在群主踢人之前,他准备先潜水,看看各种有趣的聊天记录,打发他无聊时的时间。
  
      电脑屏幕上,电影还在继续,这好像是一部恐怖片。各种惊悚的剧情层不出断,这部电影是天才恐怖片导演的巅峰之作,据说很多大叔级人物都被吓哭过,有很多人表示被吓的不敢去独自去厕所。
  
      可惜,宋书航依旧没感觉到任何可怕之处,重新拉回进度条看了一会儿后,他又打起哈欠,慢慢的从坐姿变为躺姿,眼皮亦越发沉重起来……
  
      如果那位天才导演知道自己的电影只有这点效果的话,会哭的吧?
  
      迷糊间,宋书航做了个美梦。
  
      是个极爽的美梦,美滴很。有仙人,有超人,有各种仙境。
  
      长生逍遥,移山倒海,仗剑人间,这是古往今来多少人的梦想?只是随着年龄增长,现实破碎梦想,人们只能将梦藏于心底,不再多想。
  
      梦终究是梦……
  
      **********
  
      次日,5月21日,星期二,凌晨1点。
  
      聊天群中,群主黄山真君终于上线。
  
      他一上来,北河散人便冒头问道:“真君,昨天你加的那叫‘书山压力大’的是谁?在哪修行的?”
  
      “昨天加的人?你们没和她交流吗?那是本尊一位老友在这个时代生的女儿,好像资质不错,年纪轻轻已经是三品后天巅峰,马上就要步入四品先天了,很了不得呢。”黄山真君哈哈一笑,回道。
  
      这个时代才出生,那年龄估计不到四十?这个年龄就已经是三品后天巅峰,的确是个天才。北河散人暗暗点头,不过对方取的道号还是很怪啊,‘书山压力大’怎么看都感觉不象是道号。
  
      北河散人还在想着呢,黄山真君却突然道:“咦?本尊老友女儿的道号不叫‘书山压力大’啊。话说,这书山压力大是毛玩意?”
  
      “……”黄山真君囧了。
  
      不是什么毛玩意,是真君您昨天加的未知人类吧。
  
      他试探着问道:“真君,您不会是加错人了吧?”
  
      “待本尊看看。”
  
      片刻后。
  
      黄山真君在群里发了一串的冷汗表情:“还真加错了。号码只差中间一位数,本尊将8输成9了。没想到本尊竟然会犯下这种大错。”
  
      北河散人呵呵笑道:“我就说呢,就算再怎么融入现代社会,也不会有人将自己的道号定为‘书山压力大’啊。”
  
      黄山真君继续发了一串冷汗表情。
  
      然后他急忙操作,重新将自己好友女儿拉入群中。
  
      群消息提示:‘灵蝶岛羽柔子’已加入九洲一号群。
  
      这名字才符合九洲一号群的画风,一股浓郁的仙侠气息扑面而来。那个书山压力大的名称,绝对是混入的奇怪东西。
  
      新人一加入,狂刀三浪便马上冒头:“哟,新道友是仙子呐,亮个照,报三围呗!漂亮的话约不约?”
  
      狂刀三浪早潜水了很久——他虽然是属金鱼的,但记忆力终究比三秒要长点。昨天已经被人提醒过,所以为了避免得辈大前辈,今天他小心翼翼潜水观察情况。
  
      听黄山真君说新加入的仙子是好友之女,而且修为是三品后天,狂刀三浪便放心了。不是‘前辈’级的人物,他可以尽情的调戏一下,过过口瘾。
  
      这群里新人很少,他憋的可狠了呢。
  
      三浪一开口,黄山真君顿时脸都黑了。
  
      “……”灵蝶岛羽柔子输入一串冒号,然后幽幽的又发了一句:“由于时间不早,所以老夫女儿已经按时打坐练功了。她的号码暂时是老夫在挂机,等着黄山道友加群。咳……早就听说九洲群中三浪道友风流倜傥,能说会道,百闻不如一见。三浪道友,老夫欣赏你,改天请你喝酒。”
  
      狂刀三浪顿时好生尴尬,调戏妹子却遇上了妹子老爹,这天底下没有比这更羞耻的事了。他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好在这位前辈似乎性格随和,轻轻一句话就带过此事。
  
      接着,这位前辈和群里在线的众人打了声招呼,请大家将来多多照顾自己女儿。然后,便潜水挂机去了。
  
      看到前辈离去,狂刀三浪松了口气,乐呵道:“还好,看样子这位前辈不是开不起玩笑的人。说不定到时候有机会,可以和羽柔子姑娘本人聊聊。”
  
      “……”黄山真君。
  
      “……”北河散人。
  
      药师难得又冒了个头。他是惜字如金的男人,一般很少冒头说话,这次却难得打了四个字:“自求多福。”
  
      “?”三浪疑惑。
  
      但惜字如金的药师显然不会再多解释。
  
      “看新人道号前缀。”北河散人解释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道理为什么三浪兄永远都不会懂?
  
      “前缀?灵蝶岛?”狂刀三浪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是的,灵蝶岛!再加上是位前辈,你就没想到谁吗?”北河散人提示。
  
      半晌后,狂刀三浪恍然大悟,在群中刷了一串‘跪了’的表情:“是那个针针计较灵蝶尊者?”
  
      灵蝶尊者是一位强大的前辈,他什么都好,正直侠义……就是喜欢和人计较各种鸡毛蒜皮小事,在斤斤计较的道路上已经登峰造极。别人是斤斤计较,他已经是针针计较!
  
      北河散人气的嘴角都抽了:“我可没这么提醒你啊!”
  
      黄山真君叹了口气,他实在看不下去了:“三浪,我那老友只是挂机,但还没下线。”
  
      也就是说……聊天记录可能会被看到。
  
      不,是一定会被看到的!
  
      黄山真君实在不能看着三浪继续作死,怎么说也是自己群里的后辈。
  
      “我擦,完蛋鸟。”狂刀三浪仿佛看到了不久后的未来,灵蝶仙尊登门拜访,然后对他各种虐的场面。他的眼眶又湿润了,这次似乎惹上了一个更麻烦的大前辈了?
  
      三浪顿时惨叫:“真君,请帮我求情啊!”
  
      黄山真君给了个冷漠的背影表情。
  
      群里人不再理会三浪败犬般的叫声,淡定的转移话题。
  
      北河散人问群主道:“真君,那个‘书山压力大’要怎么解决?”
  
      苏氏阿七道:“要踢掉吗?毕竟只是普通人,不太好参加我们之间的聊天。”
  
      “咳,既然被本尊误加了,那也算是一种缘份吧。让本尊算上一卦,看看怎么处理。”黄山真君回复道——主要是他突然将对方加入了群,现在说踢就踢,他岂不是很没面子?
  
      所以至少也算上一卦做做样子,当个借口,再将人踢掉。
  
      这样一来显示自己高大上的逼格。
  
      二来,他前不久突然对卦算学很感兴趣,学了个把月,正手痒的很。无论干什么事之前,都喜欢算上一卦。
  
      说罢他以身边一本《唐诗宋词》起卦,伸手翻动,运转算卦秘术。冥冥中的力量将一句诗词抽出,形成卦像。
  
      这次起卦顺利极了,黄山真君自学习卦术来,第一次起卦这么有感觉过!
  
      他一脸欣喜的看着卦像结果。
  
      然后……
  
      黄山真君面沉如水。
  
      黄山真君脸色变臭。
  
      且看那卦像: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印象中这诗词是唐朝一个叫白居易诗人写的,很经典,后来经常被人引用来形容爱情?
  
      顿时,黄山真君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比翼鸟你妹,连理枝你妹啊!还愿为连理枝,本尊还不如自挂东南枝去啊!
  
      难不成他堂堂黄山真君要去和那性别为男的‘书山压力大’演绎一段你死我活、惊天动地的爱情?这不由让他想起了华夏战国时的龙阳君——顿时感觉如吞了蟑螂,倍恶心。
  
      “这肯定是本尊卦术修为不够,毕竟才学了一个月……所以本尊应该再算一卦!是的,肯定是这样!”黄山真君再次运转卦术秘法,冥冥中的力量再次翻动《唐诗宋词》。
  
      又有一句诗词被抽出。
  
      这次卦术秘法运转超级顺畅,黄山真君自我感觉良好,绝对中了!
  
      他看向卦像。
  
      然后……
  
      真君脸色都白了。
  
      卦像:“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暮你大爷!
  
      “本尊真不信邪了!”黄山真君再次起卦。
  
      这次感觉更棒,黄山真君感觉自己的卦像修为在这一刻登峰造极!
  
      这次必中!
  
      他低头看卦像:“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
  
      “深呼吸,深呼吸。”黄山真君淡定合上唐诗宋诗,四十五度角忧郁的望向天空——真是好惆怅的感觉啊!
  
      接着,真君淡定的将手中精装版唐诗宋词撕碎,一边撕一边用力点头:“本尊果然没有卦术方面的天赋,天生不是做卦师的料。所以,本尊算出来的卦像肯定都是错误的!”
  
      他将撕碎的唐诗宋词扔到一边,心里更是暗暗发誓绝不再手贱算卦!
  
      精装诗词的碎片被扔到一边,真君在群中输入道:“那书山压力大……先留着吧。本尊刚才算了一卦,发现他和本尊有缘,会加他入群不是偶然,而是必然!之后会怎样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吧。”
  
      真君用各种卦术方面的词汇搪塞,至于卦像的结果,打死他也绝对不会透露半字!
  
      妈蛋,就算有缘,那肯定也是孽缘!
  
      “那便留着吧,反正估计不久后他自己也会退群吧。话说真君卦像结果是什么?”北河散人听说过真君在学卦术,所以很好奇这位前辈算出了什么。
  
      “……”黄山真君:“那啥,你们继续聊,我有急事先下了。”
  
      话罢,他迅速下线,留下一脸茫然的北河散人。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