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修真聊天群 > 第七十五章 爪痕兽头牌

第七十五章 爪痕兽头牌

哧!

    突然,长臂男子感觉自己胸口一痛,似乎有利器刺入了他的胸口!

    他早已完成筑基,身体强悍,皮膜就如同老牛皮一样坚韧。但此时,他的身体就如豆腐一般被轻易刺透,心脏亦被一剑穿心。

    他死死盯向眼前的宋书航,然而眼前这年轻人双手捧着淬体液瓶子,手中空无一物?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鲜血从他胸口流出,被那无形之剑吸收,染红了半截剑尖:“这是什么东西?”

    长臂男子愤怒扬起长臂,眼中满是狠历之色。就算是死,他也要拉上宋书航共赴黄泉。

    然而,他的手臂只举了一半,就无力的垂下。他感觉浑身虚弱,他一身的气血、力气都被这柄无形之剑抽去。

    同时,在他脑海中千千万万的光头和尚不住的在念诵着经文:“苦海无尘,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神烦!

    宋书航深吸了口气,用力抽出这柄黑色飞剑,回答道:“飞剑。”

    通玄大师的飞剑,幸亏他还没有寄还回去。

    这柄飞剑,只有得到通玄大师同意的药师和自己能够看到。在其他人眼中,这柄飞剑是无形、无法感应的存在。

    当然,若对方的实力若远远高于通玄大师,就另当别论。擺渡壹下:黑||岩||閣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从见面起,宋书航手中就提着这柄飞剑。本想等长臂男子靠近一些,寻找机会给他捅上一刀。

    只是宋书航也没想到,对方竟然以豪迈的姿势自己撞了上来。宋书航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稍稍调整下剑尖位置,对准长臂男子的心脏。

    然后,哧的一声,对方的心脏就被刺透了。

    如此简单,真正的举手之劳。

    连恶臭丸也省下来了!

    飞剑?

    长臂男子张了张嘴巴,艰难的从口中发出两字:“夺舍?”

    拥有完整的凡人人生,修为也是凡人程度。但是却有淬体液,会有飞剑,会让坛主都顾忌的‘前辈'身份,也只有传说中恐怖的修士大能,在寿元将尽时施展夺舍之法吧?但那种夺舍之法不是仅是传说吗?

    宋书航没有理会长臂男子在说什么,他举起黑色飞剑,淡淡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就算已经做了觉悟,这种血腥味依旧让宋书航感觉不适——毕竟,他又不是什么杀人如麻的魔头!前几天,他还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

    深呼吸,脑海中《真我冥想经》的真我浮现,镇压已身,让自己平静下来。

    “有遗言吗?”宋书航说道。

    “我……”长臂男子张了张嘴。

    说着,书航的飞剑再次扬起,一剑削首。

    长臂男子死不瞑目,身首异处,残躯轰然倒地。而且,伤口处没有一丝鲜血流出。

    通玄大师的这柄飞剑,可不是普通剑器,杀人不见血只是它的基本属性。

    “嗯,刚才说顺口了,其实你的遗言我不准备听。”

    宋书航握剑的手微微颤抖,有些手软,但渐渐恢复平静。

    这是他第一次杀生,在这之前,他连鸡都没杀过:“这就是我的觉悟。”

    必须要有的觉悟。

    长臂男子是死在他手中的第一个人,但不会是最后一个。

    如果可以的话,他其实很想要将这长臂男子活捉,并从他口中套出‘坛主'隐藏在何处。遗憾的是他自身实力不足,对方是开了眼、鼻二窍的修士,他没有自信能制服这样的对手。

    这个时候,杀了长臂男子是最正确的选择。

    脑海中《真我冥想经》依旧运转,让自己面对无头尸体也能保持镇定。

    一手握着黑色飞剑,宋书航小心翼翼上前,在长臂男子身上搜索起来。

    对方身上带的东西不多。

    一瓶刺鼻的药水,应该就是化尸液了。

    三枚无柄利刃。

    还有一块刻着三道爪痕的兽头牌子,应该代表着长臂男子的身份或组织吧?或许这是一条可用的线索。

    最后还有上千块现金票子和赵雅雅的手机。

    做为一名开了眼、鼻二窍的修士,这家伙穷的可以。

    宋书航打开药水瓶子,往长臂男子的尸体上倒了一些。

    刺鼻的气味冒出,长臂男子的尸骨、部分衣物就像被蒸发了一样,彻底消失于世上。

    “是宝贝?”宋书航收起化尸液。

    腐蚀效果棒呆了,连一品修士的身体都能很快融化,虽说因为是尸体,无法调动体内气血抵抗。

    但只要用的好,可是杀人利器吧?

    最后,宋书航又在对方残余的衣物倒了点化尸液。将长臂男子存于世界上的最后一点痕迹都被抹去。

    确定没留下其他痕迹后,宋书航背起赵雅雅,往药师所在之处赶去。

    赵雅雅一直昏迷不醒,他有些担心那长臂男子是否使用了毒药什么的,还是带过去给药师检查一番比较好。

    ……

    ……

    大约三四分钟后。

    赵雅雅感觉后脖子很痛,感觉是落枕了。

    而且怎么床铺在不断的震动,她不满的呻吟了几声,表示反抗。

    但那床铺震动反而更大力了!

    混蛋,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

    赵雅雅愤怒的睁开眼睛,然后,她惊讶的发现自己不在床上睡觉,而是被人背着在路上飞奔。

    哎呀,我的妈呀,这是什么状况?

    她被吓了一跳,睡意更是被送到千里之外。

    难道是谁将她绑架出来了?

    好在很快,她发现背着自己的男子是熟悉的人。宋书航和她太熟了,稍稍清醒点就能知道对方是谁。

    “书航,这里是什么地方?”她轻轻拍了拍宋书航的肩膀,柔声问道。

    “咦?姐,妳醒了?”宋书航停下奔跑的脚步,将她放到地上:“感觉没事吗?身体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

    赵雅雅皱了皱眉头:“身体倒是很好,只是感觉脖子后面有些痛,还有,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姐你还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不是妳打电话将我叫过来的吗?然后我赶到现场,发现妳就倒在路边的椅子上睡的死死的。这不,我正准备背妳找个地方住一宿呢。”宋书航一脸真诚的样子,盯着赵雅雅。

    他没说谎,的确是‘赵雅雅'的电话叫他出来的;赵雅雅也的确‘睡'的死死的;他正准备带她找个地方睡一宿。

    “……”赵雅雅盯着书航瞧了半天,发现他完全没有说谎的样子。

    她仔细回想,记忆却是一片模糊。隐约记得今晚是和三个要好的朋友一起出去喝了几杯,然后她应该回自己住处去了?

    难道是我喝多了?但今天才和朋友喝了四杯啊,怎么可能会喝多?

    赵雅雅揉了揉太阳穴,一脸苦恼。

    “姐,要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宋书航担心问道。

    “不用了,除了脖子有些落枕的感觉,其他都好好的。你陪我回去吧,休息一晚上应该就没问题了。”赵雅雅揉了揉后脖子,感觉后脖子有点像被人K了一记手刀似的,生痛。除此之外身体没有不适。

    怎么说也是学医的,自己身体有没问题大致上还是能推测出点。

    “那我陪你回去。”宋书航笑道。

    赵雅雅只感觉宋书航这时的笑容暖洋洋的,给人一种很可靠的感觉:“书航,一天不见,你小子突然像长大了很多?”

    “有吗?是妳错觉吧。”宋书航淡淡道——变化吗?从他举手挥剑斩去长臂男子头颅的刹那起,他的心灵就进行了一次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