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网游之白帝无双 > 第七十二章 叶天

第七十二章 叶天



    叶苍看着其情绪不稳定的瞬间,消失在空气中,eve顿时感觉自己的念力被切断,惊骇万分,咽喉猛然感觉到急剧收缩之感。

    吴娜,林乐,张正雄顿时感觉全身一松。

    张正雄趁机赶忙左右抄起两人退回门口,将两人护在身后,解封第一层基因枷锁,三米的筋肉巨人显形,不同以往的是粗壮如同猿臂的手被金属光泽的护手包裹着,猩红的双眼看着叶苍单手掐住eve纤细的咽喉将其按在地上,力道越来越重,神色满是悲哀。

    林乐满脑子问号,拍了拍小心肝,而吴娜与张正雄从他们的对话中知道了,原来叶苍和那个小女孩儿竟然都是人造人。

    小女孩儿知道生还无望,或许来的时候就知道是这个结局了,看着叶苍的双瞳,那满是悲哀的眼神,他为什么这么难过?他是在为谁难过?我吗?回想起被制造出的那天起,自己有的只是一个叫eve·c-19325的编号,我的存在只是作为试验品而生,来的一路上看着人类父女,家人之间的快乐模样,此时看着眼前满脸哀伤的叶苍,是啊,那些是人才可以拥有的,而我只是个被制造的试验品,并不是人,露出同样悲伤的笑容,眼泪缓缓落下“杀``了我吧,父亲。”

    叶苍心里一颤,看着她的模样,想要狠下心来拧碎她的脖子却怎么也下不了手,看着明明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无动于衷的手,甚至是她最后也是被这双手所毁灭,此时却不住的颤抖,将另一只手也放了上去,渐渐回想起了,处理坑中无数失败品的悲惨模样,也想起了那个女人最后的话语,不要去憎恨一切,好好的活下去,也回想起了捡到河边的自己,并给予无微不至照顾的奶奶,那温暖皱褶的双手,沁雪与阿雄的爽朗笑容,乐乐那呆呆的样子,以及娜娜的体贴,一路的经历,原本的困惑一扫而空,眼泪顿时缓缓落下,滴打在eve的泪眼中,咬着牙失声道“他们到底要制造多少悲剧```才会明白```”。

    eve感受着眼泪的温暖,看着咬牙痛哭的叶苍,缓缓伸出手摸了摸他的泪水“父亲```”

    “我们也是人啊!我们也是有感情有喜怒哀乐的,并不是他们所认为的,是那么悲哀的存在,绝对不是!!”叶苍看着那只小手触摸着自己的眼泪,缓缓松开了手,猛然将其紧紧抱进怀里颤抖着失声控诉道。

    “哥,原来你一直不想告诉我的就是这个```”张正雄喃喃道,吴娜心里震惊的同时也心酸不已,看着叶苍痛苦的样子,这是第一次看到他流泪,听着其悲戚的控诉,眼泪不自觉的也跟着缓缓落下。

    “小白哥```”林乐头顶的呆毛焉了下来,满是哀伤。

    eve感觉自己诞生一来,第一次感觉到心里有股暖流在涌动,父亲的怀抱好温暖,为什么我的泪水停不下来,好奇怪,脑子有太多的不解,猛然脑海莫名共鸣接入,闪过了叶苍的记忆画面,看着一直照顾自己的奶奶死在了病床上,雨夜中在街道的血泊里抱着一个脑袋都摔碎了的女人痛哭,绝望的像具空壳一般,看着之后的记忆,眼泪如水龙头般不自觉的涌出,失神看着叶苍的侧脸,自己比起父亲来是如此的脆弱,他遭遇了那么多痛苦与打击,却还是选择站了起来,继续寻找着自己存在的意义,而自己只是一味的否认自己的存在,羞愧,感动,同情,喜悦,太多情绪了,eve感觉自己完全不能处理,顿时像个整个正常的小女孩儿般嚎嚎大哭,紧紧拥着叶苍“哇啊!哇!”。

    看着这一幕三人均是心酸不已。

    此时阳台刮起一阵强风,白色风衣的女子出现在了阳台上,看着如此画面,尤其是看到叶苍,顿时有些错愕“银魔``”。

    三人也注意到了突然出现的女子,而张正雄感觉那个女人很强,那种危险到极致的感觉,绝不是自己可以应付的,哪怕是解封第二层基因枷锁也不行。

    eve赶忙操控着念力。叶苍微笑轻声道“没事的。”

    叶苍的话打消了其念力的操控。

    “eve被我失手错杀并销毁,你的人情,我们两清了。”风烈看着叶苍的眼神微微一笑,说罢便化作一阵风消失在阳台。

    “风烈,谢了``”叶苍看着阳台消散的气流,有些感激的喃喃道。

    叶苍捧着eve的脸蛋,想起了奶奶给自己起名为叶苍,微微一笑抚摸着其头顶说道“从现在起,你的名字叫叶天,叶子的叶,苍天的天。”

    “叶天,叶子的叶,苍天的天```”eve失神喃喃道,随即开异常开心重重的点头“嗯!”。

    虽然刚刚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三人对于新加入的小叶天很是热情,让从刚刚获得名字的叶天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红着脸向三人道歉,林乐揽过其,宣布着自己是乐哥的身份,让几人不禁莞尔一笑,对于叶苍与其都是人造人的身世,吴娜没有任何看法,正如叶苍所说他们也是人,而且算是爱屋及乌,赶忙带着小叶天去买衣服,置办了一些夏日短装。

    而另一边叶苍拨通了刃龙的通讯,在刃龙的疑惑下很快便找人为叶天办了身份信息,并伪造了在帝都的生平,是叶苍失散多年的妹妹,并将年龄弄到了18岁,备注着,民政局打瞌睡所致,看着自己让人弄好的证明有些无语道“这家伙竟然还有个这么可爱的黑人口妹妹!?不过长的倒是挺像的,一样让人讨厌的眼神,估计也不是什么省油的家伙”。

    短短几个小时的相处,吴娜觉得她其实和普通小女孩儿一样,不一样的是好奇心非常的重,非常的没有常识,让她换衣服她竟然直接当面接过就脱,全然不顾四周,还有就是经常会说出让自己心碎无言以对的话来,比如看了一眼全息通告的数据,瞬间就算出了明年的生产总值,未来十年的临海大致交易额,又比如一辆汽车经过了,再次瞬间就算出时速,重量,以及预测它马上会发生车祸,然后,就真的发生车祸追尾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