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网游之白帝无双 > 第七百零四章 铁面白发

第七百零四章 铁面白发

readx();    欢声笑语中,叶苍那些荒唐剧情认真商量的众人端起热茶,嘴唇触及到杯子的瞬间,那股寒意再次遍布全身,仿佛背后有一只黑手随时都可以拉自己进入无尽的深渊之中,无力反抗也无力挣扎,在绝望中声笑语的众人眼泪悄然落下,此时叶苍反应过来赶忙拭去,喝了一口热茶换上淡淡的笑容,慢慢的摇晃着摇椅犹若一个安享最后时光的老人般慈祥。.』.
  
      最后由于剧本意见太多,除去背景设定其他都即兴完成,叶苍完成后的大纲,一个三国初始剧本,这里面勇者和魔王都出来了还有白雪公主。
  
      无间炼狱。
  
      饱受毒火之虫反复吞噬内脏,穿心之苦的白铁面男子缓缓睁开双目“如果给你足够的时间,可能你真的能对抗命运,但你终究只是我的幻影,一魂一魄构成的分身,明明我们是同体的存在,而你却在慢慢忘却沁雪”
  
      白男子眼中猛然变得愤怒起来“为什么!!难道你忘记了当初的誓言吗!永远在一起的诺言吗!?为什么!!”
  
      白衣仙子越的癫狂起来,那弥漫开来的邪气几乎让无间炼狱的时间,空间扭曲起来,随后空间慢慢寂静下来,白男子颓然低下头“所以你只是我的分身,不是我!哪怕是舍去这一魂一魄我也不会让你回归本体的,你已经不配成为我的一部分了”
  
      “你”白衣仙子来到其面前关切道“其实你自己可能也明白,就算是打开了希望之书,也不一定能让一切重来。”
  
      “那又如何,活在没有她的世界里,我宁可删除自己的存在”白男子说罢闭目没有打算再回答什么的意思。dudu1();
  
      白衣仙子哀伤伸出手想要抚摸他的铁面,胸口一痛,忍住鲜血溢出,消失在了炼狱之中。
  
      夜晚,海边小屋。
  
      编好新的舞曲,叶苍很是舒服的伸了懒腰来到卧室的阳台边上,手肘撑在护栏,夜中的海面,过年,还要准备红包呢,好麻烦,包好红包,叶苍便打算进入了虚拟世界逛逛,最近老是在游戏里,好久没去虚拟世界了,编辑了下自己的时装,修身的西装,扎起头,传送到俱乐部,刺玫等人还在训练,叶苍从微一笑,她在这方面倒是努力,摇身一变化作荆棘之刺。
  
      5V5对战的众女正打的火热。
  
      猛然间,时间骤然不对劲,汗水在眼前缓缓飞舞,一切的动作便的非常缓慢,刺玫目光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训练场,瞬间化作光穿梭,一声收剑的‘咔’,1o人瞬间或是咽喉或是心口被贯穿阵亡,时间恢复正常鲜血飞溅而出。
  
      重置生命的刺玫爬起来刚想开骂,叶苍早就出了俱乐部“这个王八蛋!!”
  
      “玫瑰姐,不能限制他进场的权限吗?”青露问道。dudu2();
  
      “他是俱乐部的大股东!没可能的!”刺玫咬牙切齿。
  
      来到大街上,屏蔽了刺玫来的垃圾短讯,心情大好的逛街。
  
      另一边林乐在梦境之中接受林森的指导。
  
      “咦,那边有一片蓝色的湖泊!”林乐在高处一处透着寒气,疑似湖泊的地方。
  
      “那不是湖泊,而是你具象化能量景物,你要谢谢你的白毛兄弟,这片寒水火湖如果利用得当对你非常有利,对敌人则是一种折磨,它具备火的燃烧性,水的覆盖性,绝对低温性,沾上一点都非常的棘手!”白红眼林乐模样的林森望着无垠的星海,乐乐的精神域的庞大和林林那小子比起来不妨多让,只是那小子有天帝宝树和原罪之书这种犯规的东西,话说那小子现在在干嘛呢?转过头乐脱光光跳进湖泊里泡澡,愣了一下,水中林乐舒服靠在岸边休息的样子,让其想起了自己的孩子,小跑而去。
  
      某异界。
  
      “小小天玄宗竟敢犯我玄冥殿!!”某黑袍剑圣,定睛一似脑子不好使的白衫长中分小孩儿,心里一惊,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修为!这才多大就是斗宗了!!“小鬼,你是何人!?”。dudu3();
  
      “人家是天玄宗现任掌门·林林。”林林露出童真无邪的笑容很是有礼貌,其身后众弟子,有老,有小,有魔人,纷纷后跳一大步,一位红杉魔人喝道“天绝老怪!经和我喝过酒的份上!跪下叫我掌门亲师傅一声师傅,他老人家还能放你一条生路,否则,你是不会想知道抗拒的后果的!!”。
  
      “绿山黑魔!?你怎么”天绝老怪此时仔细话之人。
  
      “呸!我现在在伟大伟岸,英明神武,斗破天地的天玄宗灭天灭地大掌门的感化下,已经不叫绿山黑魔了!我是天玄宗开山三十六弟子!请叫我绿啊!!!!”
  
      被唤作绿山黑魔的魔人此时倒地屁股上插着一枚百节金刚杵惨叫,天绝老怪心里大骇,他是怎么中招的!。
  
      “说两句就行了,人家最讨厌磨磨唧唧的人了!”林林伸手一捏金刚杵回到手里,再次冥殿众人慢慢走去,脸上满是童真的笑容“(*^__^*)嘻嘻……”。
  
      玄冥殿众人齐齐咽了口唾沫,一股无形的寒意笼罩住了整个玄冥殿,不一会儿只有惨叫和认祖归宗的哭诉。
  
      画面回到临海小屋。
  
      张正雄感受着那一条新的额外基因链,不敢去使其彻底断裂,光是那股寒气就已经够自己消化一段时间了,等第五条基因链解开再去动,哥他到底解开基因枷锁到哪一层?即便是张正雄也不知道叶苍的基因枷锁开道哪一步,但他知道的是叶苍全开身体枷锁后非常恐怖,那次在天剑宗就知道,那可怕的繁殖细胞度和身体度,几乎杀不死的本驱,力大如神,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像那样,总有一天我要保护我哥,而不是一直让他来保护我,他为了我和姐姐已经吃了太多的苦了。(未完待续。)公告: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