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萌娘守护者 > 第五章 威严满满的摆渡人

第五章 威严满满的摆渡人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这里……是哪里”模糊的意识逐渐清醒起来,荒芜的大地上一位少年睁开双眼,迷茫的看着周围的环境。
  
      “这里是哪,我又是谁”少年单手捂着额头,试图想起什么,可是什么都想不起来,自己是谁,叫什么,在哪里全部都记不起来。
  
      几经回忆也不能想起什么,少年开始观察起周围的情况。
  
      在他的后方是广阔的荒芜大地,一眼望不到头,而在前方则是一望无垠的碧蓝河水,河水两侧充斥着红似火的鲜花,仿佛鲜血构建的地毯,让少年产生上前采摘的欲望。
  
      河水之上漂浮着淡淡的雾气,烟雾缭绕,望不见其中的情况。
  
      少年有些迷茫的站在原地,也不知做些什么,荒无人烟的地方,没有记忆的自己,让少年有些手足无措。
  
      在他迷茫的期间,雾气迷蒙的河上,一船一人影逐渐显露身形,向着岸边靠近。
  
      扎着两个小辫子的火红披肩长发,白蓝相间衣裙,脚踩厚底木屐,手持一柄极其巨大的镰刀,威严感十足**娘。
  
      如果吴风没有丧失记忆一定会第一时间叫出她的名字,三途河畔的摆渡人小野塚小町。
  
      “这次的亡灵只有一个么”看上去很有威严感十足,语句之中也透露着强烈的压迫感,这让吴风有些担忧接下来自己会被怎么样。
  
      “拿出所有的钱来,渡你过河”
  
      “我貌似没钱”吴风摸了摸比脸还干净的裤兜摊了摊手说道,从少女出现之时开始,吴风就有种感觉自己已经死了,少女开口后确定自己是亡灵了。
  
      “咦!你居然会说话”小野塚小町好奇的睁大了眼睛盯着吴风,亡灵一般都是不会说话的,连意识都不是很清楚,只有妖怪或者具有一定修行的人类才能保持意识能开口说话。遇到会说话的亡灵很少见。
  
      “额,我会说话很奇怪么”
  
      “嗯,很奇怪的,你的身上貌似有死亡之力的味道,算了今天心情不错,看你又没有冤孽缠身免费载你一程,上船吧”小野塚小町思考了下,给吴风让出个位置,让他上船。
  
      一路上,吴风发现**娘真是非常健谈,几乎不停地在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
  
      “不记得了”吴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
  
      “失忆了?死后是有一定可能失忆,为什么身无分文?死后只要有人祭奠你,就会有钱的,没有亲人好友给你烧钱么”
  
      吴风继续摇了摇头,但是额头上冒起一根青筋,不是说了失忆怎么可能知道!
  
      “那你是你怎么死的”
  
      就在吴风张口要说不记得时,脑中一段不明不白的感觉涌现出来,立刻转了话风
  
      “被人坑死的”吴风一口咬定道
  
      “你不是失忆了么,怎么会知道”
  
      尼玛,知道我失忆你还问……吴风怒翻心头茶几
  
      “绝对被人坑死的,我的大脑这么告诉我的”
  
      当然也有不少有用的东西,比如他们现在即将要去的地方,就是乐园最高裁判长所在的地狱。
  
      “四季大人,我带新的亡灵来了”经过数个小时的旅程,小野塚小町带着吴风来到一栋建筑面前。
  
      话音未落,一悔悟棒就落到了小野塚小町的头上,传来啪的清脆打击声,接下来就是一段很长的说教。
  
      “小町,是不是又在偷懒了,运送亡灵可不是你的工作,你知不知道三途河的摆渡工作有多重要,很有可能造成大量亡灵不能及时的投胎转世,上次就是因为你的偷懒导致了亡灵寄宿花中惹来了不少麻烦,花了不少时间才解决,还没有得到教训么……”
  
      小野塚小町的反应让吴风瞬间萌翻了,十足的威严感顿时像节操一样掉的精光,一下可爱起来,双目泪眼汪汪的看着手持悔悟棒的少女,小手捂着被打的位置委屈道
  
      “四季大人,这次真的不是我偷懒,我所管的区域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亡灵大幅度减少,几乎没有能过三途河的亡灵,恰巧发现一个很罕见的失忆亡灵,觉醒了死亡之力,又没有任何的冤孽和功德,所以提前带过来了。”
  
      就在吴风看着小野塚小町发呆时,又是一悔悟棒打下,不过这次的目标改为了吴风。
  
      “好痛”吴风现在终于明白了刚才小野冢小町为什么那副表情了,因为……真的好痛!!
  
      “你也是,身上既没有冤孽也没有功德,让人很难办唉,不能送入地狱服刑,又达不到进入天界的标准,转生的要求也差得远,只能去冥界生活了”少女的声音略带一些苦恼。
  
      吴风这才仔细看了手持悔悟棒的少女,如果没有刚才那两棒绝对会被认为是一个文学少女,墨绿色的齐肩短发随风飘舞,深蓝色的上衣内套了件洁白的衬衣,下身是黑色**袜和蓝色短裙。
  
      乐园的最高裁判长四季映姬,一个看似文静的美少女。
  
      “对了,冥界管理者那边刚上任百年,一直在喊缺人,正好你也有死亡之力的能力就让你去那边入职积攒功德好了”四季映姬一拍手做下了决定,随后又对小野塚小町说道。
  
      “反正你也在偷懒,作为惩罚去把他送往白玉楼吧”
  
      “哎?怎么能这样!”
  
      四季映姬看起来很忙的样子,说完就消失在了眼前。
  
      吴风再回头时,巨大的镰刀已经架在了脖子上,迎上来的是小野冢小町那泛红的双眼。
  
      “刚才你什么都没看到”
  
      “那个”
  
      “刚才你什么都没看到!”
  
      “……好吧,我什么都没看到”
  
      小野塚小町这才收回了镰刀,松了口气
  
      “刚才你想说什么?”
  
      “……”吴风无声用手指了指她的身后,满脸的不忍直视。
  
      迎接小町的是四季映姬看似平静的双眼,但里面熊熊燃烧的烈焰表示着这双眼的主人是什么心情。
  
      “小町!你就是这么工作的么!”
  
      随后传来的悔悟棒敲打的啪啪声和长达半小时的说教。
  
      等小野塚小町再出现时,泛红的双眼已经彻底红肿了,脸上全是委屈。
  
      “那个,小野冢小姐没事吧”
  
      小野塚小町狠狠的瞪了吴风一眼,确也没做什么动作
  
      “拜你所赐被狠狠的打了,好疼的,呜呜”
  
      “小野冢小姐”
  
      “叫我小町吧……小野冢太难听了”
  
      “小町,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很危险么,你好像很不情愿去的样子”
  
      “完全不危险,还没有人敢在那个吃货的地盘闹事,而且那里有着数不清的樱树,每到春天之时可以称得上冥界奇观,不少幽灵都会去参观”
  
      “那是为什么?”
  
      “因为路上会有很多很多的杂鱼,很烦……”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