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独闯天涯 > 第六十六章 奇怪的帮手

第六十六章 奇怪的帮手

    来的四人各自抽出了兵器,领头一人叫道:“我们先把柳若絮解决了,回头再来收拾这小子!”说罢四人纵身向柳若絮而去。

    风萧萧大急,但也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从身边掠过,实在是抽不出手来阻拦。

    忽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呼啸声,一柄飞刀急从天而降,插在四人身前的空地,刀身整个陷入地面,力道大的惊人。这一刀不禁阻止了四人向前的趋势,整个山斗上的战斗都为之一滞。

    风萧萧心头一喜,看来是柳若絮叫的援兵到了。

    果然,四条人影从一旁的树上一齐跃下,头前一人道:“这么多人打两个,还有个是女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声音听着有些熟悉,风萧萧回头一看,头前那人,竟然是流月。

    轮不到风萧萧问,对方被阻的四人已经出言呵斥:“你们是什么人!”

    流月又上前一步道:“我是流月!”

    “我是惊风!”

    “我是弄花!”

    “我是吹雪!”

    身后的三人依次说道。

    和风萧萧交手的两人当中的一个道:“原来是飞云山庄的‘风花雪月’,哦,不对,应该称作是飞龙山庄才对!”

    一旁的风萧萧想起龙岩那句“可惜啊,我帮里没有像你们‘风花雪月’这样的高手!”原来这“风花雪月”是四个人啊!

    流月笑道:“不才正是在下啦!如果我没看错,你俩应该就是铁旗盟的行云和暗影吧!不知哪位是行云,哪位是暗影呢?”

    刚才说话一人接道:“我就是行云,他是暗影。我们铁旗盟和你们飞龙山庄应该没什么来往吧,今天这事你们也要插一脚?”

    流月道:“这事和帮派没关系,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应该的!”

    行云道:“看来今天要领教一下你的圆月弯刀了!”

    流月又笑着道:“我也可以见识一下你们那两条鞭子是不是像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行云和暗影对视一眼,挥舞着鞭子冲上。

    流月跳到一旁躲过了第一击,嘴里叫道:“干什么,又想两个打一个啊!”手下却毫不含糊,抽出圆月弯刀,第二招便开始抢攻。流月身后的弄花手使着一根铁棍,加入了战团,四人捉对撕杀。

    惊风和吹雪两人分别以一敌二,和铁旗盟新来的四个生力军对上。吹雪用的是剑,而惊风用的赫然是把飞刀。看来之前一刀把风萧萧从屋顶吓走,还有刚才阻止四人前进的都是惊风无疑。

    风萧萧在一旁极度郁闷中,咱好赖也可以称是一个高手,居然就这么被人遗忘了。

    这当然也是一个脱身的好机会,风萧萧急侵入柳若絮的战团,脚影闪过,三记“风卷云残”没有一个人躲开,两人飞了出去,还有一人只是退后了几步,但就这已经很让风萧萧吃惊了,吃自己一脚没倒,这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人的骨头真不是一般的硬。但眼前没有功夫顾及这些,风萧萧拉了柳若絮,冲出了四人的包围圈,转而就要往山下奔。

    流月识破了风萧萧的意图,气的大叫:“风萧萧,你就这么跑了,太没义气了你!”

    风萧萧回头,一脸坏笑道:“这么点小事,你搞定好了!下次有空我请你喝茶……”话未说完,迎面飞来一柄飞刀,是铁旗盟新来的四人当中一人抽空甩过来的,完全不能和惊风那石破天惊的一刀相比,风萧萧轻松用手接住,送入怀中,笑道:“记念品,谢谢了,拜拜!”向众人挥挥手,两人快奔下山头。山上余下的四个血牛哪有这度,唯有假模假式的追了两步,喊了两句“有种别跑!”之类的废话。

    两人跑出一段距离,看到身后没人追来,这才慢下脚步。柳若絮迫不及待的问:“刚才来的那几人是你朋友!”

    “我只认识那个流月,也只是认识而已,谈不上是朋友!”

    “咦,那还真巧啊!”

    “是啊,是太巧了!”风萧萧随口敷衍,心里想得却全不是这回事。自己和龙岩交手时距离现在大概也就几个小时,当时是在驿站遇到的飞云还有所谓的“风花雪月”四人,他们估计也是要离开扬州,而“风花雪月”现在看来就是来了襄阳。但来了襄阳怎么就这么巧来了山顶?那个山顶只可能是目的地,不存在路过的说法,看情况他们是一直藏身在一旁的树上,那边树林藏多少人都不成问题,那么飞云还有龙岩是不是也在上面?他们来这个山顶到底是有什么目的?又是一大堆的问题。

    风萧萧问柳若絮:“那些人为什么要来杀你?”

    柳若絮没好气的道:“他们是铁旗盟的啊,我们是一剑东来的,我们两个帮派不合嘛!”

    “但你看刚才他们指名道姓的,还说等了好几天,明显是针对你来的嘛!”

    “那我怎么知道啊!”

    风萧萧又陷入了沉思,两人就这么默不作声,一路走到了襄阳。进了襄阳城门,柳若絮终于开口道:“我要下线了,你明天还会在襄阳吗?”

    风萧萧道:“这个我也说不准!你就在这下线吗?不是说要去什么安全区吗?”

    柳若絮诡异地笑了下道:“现在有你帮我看着嘛!我下了啊,你可得等我消失了再走!”不等风萧萧答应,已经掀起一阵白光,果然,白光过后,人还站在那,这么明显的状况,风萧萧居然一直未留意到,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好在自己没出什么问题。

    这种等待是漫长的,因为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才结束,度秒如年的度过了大概有100年,柳若絮才从风萧萧眼前消失。

    风萧萧迈步走入了一旁的一家茶楼,他需要坐下来整理一下头脑。

    刚步入茶楼,就看到流月懒洋洋瘫在一张桌,咧着嘴,呲着牙对着风萧萧笑呢!

    真是见鬼了,风萧萧快步向前,以难以置信的口气叫道:“流月?”

    流月笑着说:“是我啊,你说要请我喝茶,想不到这么快就要兑现了!来,坐!”说着顺手拉了个板凳给风萧萧。

    风萧萧坐下,紧接着道:“那山上?这么快就打完了?”

    流月瞪了风萧萧一眼道:“你还好意思提山上啊!”

    风萧萧晒笑道:“那个?你是高手嘛,你看我呆在那也没人答理我,可不就走了!”

    流月接着道:“那可不就得了,你们两个都走了,我们还打个屁啊!”

    风萧萧想想道:“也是哦!那你也没这么快就回到襄阳了吧!”

    流月一脸坏笑道:“你们一男一女多有情调,走在路上当然尽量放慢了,我们四个大男人一起有什么劲,自然是恨不得插了翅膀飞回来!”

    风萧萧又想起什么般的问道:“咦,他们三个人呢?”

    流月换了个姿势,依旧和滩烂泥一样,懒洋洋地道:“他们说没来过襄阳,要去转转,真是无聊,我可懒得动!”

    风萧萧终于找到机会问关键问题,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随口问道:“你们来襄阳做什么?”

    流月神秘的一笑道:“这个要你请我喝完茶,我才能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