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独闯天涯 > 第七十章 失而复得

第七十章 失而复得

    第二日风萧萧上线,想起自己消息方面的闭塞,感觉有必要上一下论坛,即使受到万事通文字的**也必须要自己跟上时代的步伐。

    论坛上的第一篇的文章就没能让风萧萧幸免遇难,标题还没带及看,万事通的大名已经跃入眼帘。风萧萧咬牙切齿了点击下去。毕竟万事通的东西还是江湖上第一线的消息,当然,必需是在去除里面的大量修辞手法,才有实用价值。

    方才风萧萧的注意力完全聚焦于文章的作者名字——“万事通”上,集中的连文章的题目都忘了看,进来这才看到大大的标题:论杀手集团的形成起因及其展要素。风萧萧纳闷这题目怎么就这么眼熟呢!

    完了全文以后,风萧萧对万事通不由的肃然起敬。人说“仕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以前万事通所酷爱的夸张、比喻、类比等大量的修辞在这篇文章中已经彻底地销声匿迹。通篇只有一种修辞,那就是想象,不是一般的想象,是无边无际,无穷无尽的想象。这一段日子没见万事通,想不到他在想象力上的造诣已经达到了如此凡入圣的地步,这是绝对要令风萧萧刮目相看的。

    关了万事通的文章,看了看其他的文章,大多都是骂杀手团伙和游戏公司的。在官方的论坛上出现骂官方的文章,而且没有被采取任何措施,也算是一大奇观。

    还有一篇点击率回复都比较高的文章,作者说通过他长期的研究实践,现游戏里人的听力、视觉、嗅觉、味觉还有触觉这五感是隐藏属性,通过修炼武功以及不同的加点的方式是有影响的,至于如何的影响法据说连他都没搞清楚。回复的帖子有说作者故弄玄虚的,也有对作者观点表示有同感的,风萧萧留意了一下文章作者,是一串无从考究的数字。

    后风萧萧又去看了看兵器谱,似乎还是在远古以前,并无什么新鲜人物和兵器出现,稍新点的就是流月和他的圆月弯刀了,可惜这对自己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新奇之处了。

    连入游戏,风萧萧先是检查了一下周身上下,满意的现自己连一根毫毛都没有少,不由感慨说什么下线必须去安全区有点太危言耸听。其实也不难理解,一个人一动不动的站个把分钟很正常,谁敢肯定他就是下线了,而冒然上来偷鸡摸狗的。所以这网络延迟造成的后果实际上是在战斗中下线这一网游无敌逃命**已经不可行了。

    想到这,风萧萧猛然想起如果这样的话那些杀手不是就不能全身而退了,连忙信息给老大,告诉他自己这一重大现。

    老大回复他:所以现在杀手的活动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猖獗了,但只要出手,就会集结数人,一同攻击目标。但总得来说,游戏公司算是变相地缓解了杀手的活动。

    风萧萧释然,不由又对万事通感慨了一番。文章写得那么有想象力,但居然与事实一点边都没搭上,这也算是他所独有的吧!

    子里胡思乱想,腿却也一直没闲着,风萧萧下线的地方就在城门边上的驿站,等他完成从思考者到游戏玩家的身份转换的时候,已经是置身城外了。

    城外的景象和自己第一次出来这里没有什么区别,斧头帮依旧是这里的主要势力。可惜物是人非,风萧萧已经是今非昔比,虽然没有在额头上刺上“高手”两个字,但从装束上起码也要强过斧头帮的各位弟兄。

    于是,斧头帮的众家兄弟不断地有代表上来和风萧萧亲切攀谈、套瓷、谈感情、拉关系,末了来一句:“大哥,带带我吧!”或是“大哥,给点钱吧!”起初风萧萧还对大家的亲切慰问表示热烈回应,对钱财方面的要求也是来者不拒。后来现自己的周围的人都对自己产生了兴趣,俨然一副要把自己选为斧头帮帮主的架式,这才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当下咬紧牙关,对耳边热烈响起的“哥哥哥哥”的亲切呼叫抛诸脑后,脚下生风,一头扎进了一旁的树林中。

    这一跑不知过了多久,直到耳边再也听不到“哥哥哥哥”的叫声为止。周围都是参天大树,阳光从有限的叶缝中才能照到地面,在地上留下班驳的亮点。随着风吹树叶出的沙沙声,地上的亮点也是时阴时现,晃晃悠悠。风萧萧正在暗骂游戏公司把这弄得这么阴森恐怖,真正奇怪的事生了,只听得身后传来一句:“跑得更快了啊!”语气冰冷而平静,没有夹杂任何感情,明明用上了感叹的语气助词,但听起来却是平平淡淡,普普通通的一句陈述。就这些还不算,更怪得就是当风萧萧转过身来后,却没有看见半个人影。

    只闻其声却不见其人,按照正常的逻辑产生的疑问应该是“人在哪!”但人在危机时刻总是暴出越平常的能力,风萧萧也不例外,他在此时的思维越了正常逻辑,但他的提问同样也是很合逻辑,他问:“谁?”

    冰冷的语气再一次响起:“风雨飘摇!”

    “青衣人!”风萧萧脱口而出。

    回应他的是一片死寂。

    “你……还在吗?”风萧萧小心翼翼的问道。他实在是想见见青衣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上次烟雨朦朦的,青衣人也没有正脸对人,而且总是用伞沿遮遮掩掩,自己根本没机会一瞩真容。

    “在!”语气一如既往。

    “那我怎么看不见你!”风萧萧又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仿佛青衣人是只惊弓之鸟。

    但如此白痴的问题让青衣人也是为之语塞,又是沉寂了片刻后才缓缓道:“因为我在树后面!”

    风萧萧迈步就要过去。

    “你不用过来!”青衣人呵止了风萧萧。

    “为什么?”风萧萧连忙停步道。

    “我不想别人看到我的样子!”不巧,青衣人不想的居然正是风萧萧最想的。

    风萧萧向来是不强人所难的,只好放弃继续向前的念头,转而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找你!”

    “找我?找我做什么?”风萧萧大为惊奇。

    “给你东西?”

    “给我东西?”风萧萧更加惊奇。

    “接住!”话音响起,树后伸出一只手,向前一扬,扔出的是一个盒子。

    得出青衣人也是不知道风萧萧的具体位置,因为这盒子明显是胡乱的扔出的,根本不是奔着风萧萧来的,风萧萧在助跑,起跳,伸手之后,才算是把盒子拿到手,抬眼一看,除了眼熟就没别的感觉。

    “这是……”风萧萧迟疑,不敢轻易下定语。

    “呵呵,看出来了?这就是你们昨天抢的那个盒子!”

    “那你……”

    “后来捡走盒子的就是我啦,要不是我带着毒心伞,大概早就被你追到了!你现在越来越快了!”

    “可是毕竟还是没有追到你!你带着那伞,我越接近你就越是慢啊!”风萧萧感慨。

    “即使那样你还是有可能追到我,不过我也是有准备而来,还记得我是穿了一身白衣吗?我是边跑边脱,在一个转角正好脱下来塞起来。眼看着你们一堆人过来在那里气急败坏,哪想到当时你们身边那个打怪的人就是我!”

    风萧萧恍然大捂:“原来如此,洞里练级的人不少,谁能注意到多了一个人!”

    青衣人道:“你也不用懊悔,反正现在东西也是你的!”

    风萧萧想解释自己并不是贪图宝物,又想想这些事多说也是无用,反而让人觉得虚伪,反正自己心里清楚就是了,于是问道:“你怎么不要?”

    青衣人答道:“我要了也没有用?”

    “你没用?那是什么?”

    “你看了自然就知道了!我要先走一步了!”

    “啊!等等啊!”风萧萧话音未落,只见地上的树影剧烈的抖动,眼前一个黑影窜起,几个纵跳,化为一个黑点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