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独闯天涯 > 最终章 结束也是开始 下

最终章 结束也是开始 下


  
      襄阳。
  
      烈日当空。
  
      一萧茶楼的楼顶,传来一声呓语般的轻叹,风萧萧坐起身,伸了个懒腰。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什么时候这太阳能修改一下啊!”
  
      现在离华山崖顶那一战已经半个月了。
  
      而从风萧萧那一天下山之后,唯一再介入这帮派事端的一次,也只能算是劝说老大退帮那次了。之后这件事就仿佛再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老大退了帮后,和逍遥混在一起,两人一个练刀,一个练剑。声称哪天要刀剑合璧,先劈了风萧萧夺他第一高手的名,再砍了聚宝盆劫他天下第一的财。
  
      聚宝盆发自由心地嗤之以鼻,继续埋头打理他在游戏中的公司。风萧萧只是淡淡地道:“先练成能追上我的轻功再说。”
  
      华山之战第二天,风萧萧从流月口中得知,惊风的人物也从游戏中消失了……
  
      之后三天,茶楼里沸沸扬扬议论的都是铁旗盟与飞龙山庄的事。这谣言终究是谣言,与事实总是会有一些出入。铁旗等人被困复活点一事被抹,在江湖上的说法是:两大帮派决战华山之颠,一决胜负。为了方便期间,还把决战地点定在了复活点。有好事之徒专程前往想要一观,结果没有一个是用双腿下山的。
  
      这些被直接杀回复活点的人,还要洋洋自得地夸耀:在山上看到了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的防范。而自己被杀其实是故意的,目的是为了到复活点里观摩现场,可惜复活后发现自己居然不在华山复活点……
  
      三天后,从京城传来消息,铁旗盟又一次被飞龙山庄击破了。茶楼里的研讨大会就像是火上烧油,更加红火起来。
  
      “这一定是飞龙山庄的计策,调虎离山你明白吗?”
  
      “可这是网游,铁旗他们就算在华山,也一定受到系统提示,怎么还会中计?”
  
      “嗯,飞龙山庄一定还进行了瞒天过海,暗渡陈仓的计划。”
  
      “再瞒天,再暗渡也遮不住系统提示吧?”
  
      “这个……好像是的。”
  
      ……
  
      讨论就在无休止的废话中持续着。铁旗盟虽已被灭,铁旗等人却还被困在圈中,飞云也知不可能这么一直就困着对方玩下去,最后还是无奈地散去。铁旗也再度玩上了失踪。
  
      几天后,华山事件的详细报告渐渐在江湖上传开,虽然其中的无间内幕外人不知,但当天的战斗场面却是八九不离十。
  
      风萧萧的名字又一次响遍江湖南北,从此江湖上又开始有一个传说。
  
      “知道襄阳一萧茶楼萧老板的飞刀吗?在这个江湖中没有人可以躲开萧老板的飞刀。”
  
      “一个都没有?”
  
      “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问问华山一战的那些人。”
  
      “为什么问他们?”
  
      “因为当时在场有江湖所有的顶尖高手,而且当时就有人不相信。”
  
      “结果呢?”
  
      “结果不相信的人都去了复活点。”
  
      “那相信的人呢?”
  
      “知道现在的江湖最强的帮派是哪个吗?”
  
      “飞龙山庄。”
  
      “不错,飞龙山庄现在能最强,就是因为他相信。”
  
      一剑冲天的名头在这次大战后也响亮了不少,而且因为风萧萧这新一代的第一高手,一剑冲天俨然一付江湖前辈的模样。
  
      “知道当年的江湖第一高手一剑冲天吗?”
  
      “当然知道。”
  
      “一剑冲天一手‘七绝旋风剑’横扫武林的时候,怕是你还没进入这么游戏。”
  
      “嗯。”
  
      “但这还不是一剑冲天最可怕的地方。”
  
      “这还不是?”
  
      “不是,他最可怕的地方,是‘七绝旋风剑’的第八柄剑。”
  
      “‘七绝旋风剑’还有第八柄剑!那为什么不是‘八绝旋风剑’?”
  
      “因为这第八柄剑不是普通的剑,天上地下,没有人知道这第八柄剑在哪,没有人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出现。”
  
      “为什么?”
  
      “因为它是剑中之剑。‘七绝旋风剑’是七柄一模一样的剑,你怎么能知道这第八柄剑是在哪柄剑中。”
  
      “这么说来,一剑冲天为什么只是当年的江湖第一高手,而现在却不是?”
  
      “知道襄阳一萧茶楼萧老板的飞刀吗?在这个江湖中没有人可以躲开萧老板的飞刀。”
  
      ……
  
      两人的故事就这么纠缠着被传了开去,从此进入江湖的人,如果没听过这两个传说,简直就是一大耻辱。而一剑冲天原本无人所知的第八柄剑的秘密,现在是无人不知。
  
      但两人却依然不是这次华山一战后被人称道的最多的名字。
  
      被人念叨最多的名字是:令狐冲。
  
      令狐冲这个名字的号召力,显然远远超过风萧萧和一剑冲天。令狐冲在华山一战那天出现,以及他出现地点的曝光,掀起了新一轮的华山旅游热潮。但却一直再没有人看到过,而因为令狐冲出现的地点是在崖边,失足坠崖的人却不在少数。
  
      令狐冲为什么会在那一天在那个亭子出现,这个秘密也许只有惊风知道,但惊风这个人却已经不在江湖了。
  
      但江湖却没有因为少了哪个人而不像江湖。
  
      想到这一点,风萧萧忍不住唏嘘一番。
  
      忽然身后房檐传来一声动静。轻功高超,上房揭瓦又无比熟练的风萧萧当然知道这是有人跃上了房檐,而且从这一声响,他已经听得出这人的轻功说不上多么出众,至少和自己比是的。
  
      难道是针对自己的?
  
      那还真算得上是顶风作案了,现在正是自己风头最劲的时候。
  
      “萧老板好兴致啊!”声音从身后转来。
  
      风萧萧缓缓转过头。
  
      飘荡在风中的一袭白衣,熟悉的造型,熟悉的面容。风萧萧揉了揉眼,惊讶道:“是你。”
  
      “不错,是我。”
  
      “你,还是释手洗吗?”
  
      “当然,我这个晦涩的名字,怕是不那么容易被人占了去。”
  
      释手洗,当日华山之颠坠崖后的释手洗,此时又已经重新站在自己面前了。
  
      风萧萧当然知道这已经不是当初的释手洗了,就刚才上房的那一下轻功就可以判断出来。
  
      “你回来了。”风萧萧露出了笑容。真心的笑容,从释手洗坠崖时给自己发出最后那条信息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把释手洗当作真正的朋友。
  
      释手洗也笑了,道:“是啊,我回来了。”
  
      风萧萧问:“回来多久了?”
  
      释手洗道:“也有些天了,不过我不可能第一天就来见老朋友。”
  
      “为什么?”
  
      “因为第一天我还跳不上这房顶。”
  
      风萧萧大笑,说着伸手入怀,掏出一样东西,顺手甩给释手洗道:“你回来了,你的东西当然也该回来。崖下魂果然了解你。”风萧萧遵照约定把白生剑交给崖下魂时,崖下魂坚定地对他说:“释手洗一定还会回来,你到时候直接把剑交给他就是了。
  
      释手洗抬手接过,是白生剑,通体雪白的白生剑。释手洗伸手抚摩,竟忍不住有一丝颤抖。末了,却突然一甩手,把剑又扔还给风萧萧。
  
      风萧萧伸手接过,脸上现出迷惑的表情。
  
      释手洗道:“现在我还用不到它。拿它出来也是招人现眼,还是你替我保管吧,时候到了,我自然会回来取。”
  
      风萧萧一笑,却也不再推托失,只是笑道:“其实你的名字就已经够招人现眼了。”
  
      释手洗哈哈笑道:“对你来说是的。但对现在和我混在一起的新人来说,释手洗这个名字算不上什么。你知道,我之前消失得太久,之后出现也没办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风萧萧点了点头。
  
      释手洗道:“我这次专程来,不过是为了看看你。”
  
      风萧萧笑道:“你不发消息,突然跑过来,我看不是想看我,是想吓我。”
  
      释手洗一笑道:“你现在都做些什么?”
  
      话音方落,楼下传来一声清脆地呼喊:“风萧萧,你又在房顶上吗?”
  
      释手洗一愣,随便莞尔一笑道:“明白,我明白。”
  
      风萧萧的笑容却是羞涩而又青涩。释手洗道:“行了,你去吧!下次我来会先发消息,不会再吓你了。”
  
      风萧萧点了点头,挥了挥手,飘然跃下茶楼,嘴里叫道:“来了。”
  
      柳若絮站在茶楼门前,望着飘下的风萧萧道:“慢死了你。”
  
      风萧萧道:“我要还慢,全江湖就没有人是快的了。”
  
      柳若絮扬手就是一挥,一道白光。
  
      风萧萧凌空居然还能一个折身,闪过避过,白光在他身后炸开,纷纷扬扬如星光一般弥漫。
  
      风萧萧已经落回地上,嘟囔道:“给你‘梨花’不是叫你拿来对付我的。”
  
      柳若絮根本没有看他,还在望着盛开的“梨花”道:“这飞刀真是漂亮,我总是忍不住就想用一下。你知道的嘛,我的‘孔雀翎’虽有七种颜色,但就是没有白色。”
  
      风萧萧没有言语,陪着她一起看着空中的“梨花”消失到最后一点。随后才道:“好了,去练级吧!”
  
      柳若絮点点头道:“嗯,话说你的‘捕风捉影’什么时候能到捉七啊!”
  
      风萧萧道:“快了,等到了捉七就去找一剑冲天,镇镇他。”
  
      柳若絮道:“可他还有第八柄剑啊!”
  
      风萧萧道:“第八柄剑的发动和那七柄剑的进攻不可能是在同时,我就是练到捉八也没用。到时只要躲开他手里那柄剑,捉七的效果已经足够了!Oh,yeah!”
  
      柳若絮道:“为什么从华山回来之后你就多了这句口头禅。”
  
      风萧萧笑而不答。
  
      柳若絮又喃喃道:“说起来很久没看到流月了。”
  
      风萧萧笑得更厉害了,总算是说了一句:“等我戒掉这句口头禅时,他自然就会出现了。”
  
      柳若絮依旧是一脸地不解道:“那又是为什么,这当中有什么关系吗?”
  
      风萧萧正不知如何是好时,柳若絮忽然惊道:“咦!这是‘白生剑’,怎么会在你手上?”
  
      风萧萧笑笑道:“这有什么,浣花剑不是也在你手上吗?”
  
      柳若絮点了点头,喃喃道:“不知道闲乐姐还会不会再回来。”
  
      两人渐行渐远,慢慢地消失在街道尽头。
  
      烈日当空。
  
      阳光新鲜而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