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男神抽奖系统 > 第十二章:赌约

第十二章:赌约

    江言就坐在周通的后面,周通的行为已经打乱了他的思路,他抬起头,皱了皱眉盯着周通:“周通,大家都在安静学习呢,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班上太安静了,劳资想搞点气氛!”尽管早有了心思准备,可看到江言射过来的眼神,周通还是有点色厉内荏。
  
      看着周通一副虽然害怕却又豁出去的样子,江言立马明白了之前周通和焦俊峰聊天的大致内容了。
  
      其实昨天江言在食堂听到几位老师聊天,无意间知道了唐老师和钱巨标打赌的事,再和刚刚上自习前看到的事一联想,立马明白周通的用意了。
  
      他实在没想到,为了一场打赌,钱巨标和焦俊峰居然如此卑鄙,利用周通来闹事。
  
      “周通,我警告你一次,你最好乖乖的坐在椅子上,不要发出声音,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操,你算哪根葱!真以为当个纪律委员老子就得听你的?”开弓没有回头箭,周通已经豁出去了,再说拿了焦俊峰的六百块钱,挨一顿揍也值了。
  
      看着周通一副“你来揍我啊”的样子,江言心头火起,真想痛快扁他一顿。不过他很快冷静下来,真要揍了周通的话,不就正中了他们的计了吗?
  
      所以,江言只是站了起来,眼神冷冷盯着周通:“周通,八班的焦俊峰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来五班捣乱课堂气氛的?”
  
      此言一出,全班哗然。
  
      “啊!你!你血口喷人!”周通脸色大变。
  
      江言的话就像一把刀刻进他的心口,他实在没料到,江言的目光如此毒辣,一眼就看穿自己的心思。
  
      “我血口喷人?”江言提高了声音:“前几天,你待在班上一直规规矩矩的,可刚刚上自习前,我看到你和八班的焦俊峰在一起,焦俊峰还鬼鬼祟祟的往你手上塞着什么,你敢说你现在捣乱和焦俊峰没关系?笨蛋,你被他利用了!”
  
      周通正想矢口否认,这时一名五班的学生站起来道:“周通,原来你捣乱是受人指使的,你太过份了!你难道不知道八班的人一直笑我们五班是垃圾吗?居然还被他们利用!”
  
      “周通,江言说得对,你肯定是被焦俊峰利用了。”几名平日里和周通交好的学生也站起来道。
  
      周通傻眼了,实在没想到,来到五班一直不讨好的江言,居然这么快就有人帮他说话,共同和他来指责自己了。
  
      倒不是五班的学生和江言统一战线了,只是江言来了后,连续好几天维持了良好的课堂纪律,为这,他们五班一直被称作垃圾的学生,难得的被好几科老师表扬了一回。
  
      作为一名学生,哪个想被人当作垃圾?谁不想被老师表扬。所以,他们已经有点习惯和享受这种宁静的课堂气氛,不想被人打破。但是他们也清楚这么几年的习惯使然,他们有点管不住自己,而需要一个人来约束。
  
      这个人就是江言。
  
      “我,我,我,这跟焦俊峰没关系,是我,是我不服你!”周通气极败坏的道。
  
      “你不服我什么?”江言好笑的问道。
  
      “你太装逼了!你来五班后就装作一副遵守课堂纪律的样子,还不是为了讨唐老师欢心。你是什么样的货色大家都清楚,在学校里打架闹事是你最拿手的,凭什么让你来当纪律委员,论成绩你更是没资格!”
  
      “你的意思是我成绩不如你,所以你不服我?”
  
      “对,就是这个意思,也许我是个垃圾,可你连垃圾也不如!”
  
      江言深深吸了口气:“那如果我的成绩胜过你,你服不服我?”
  
      “哈哈,你的成绩会胜过我,很不错的一个冷笑话!”
  
      “多说无益,这样吧,明天数学会有一个测试,我们就立个赌约,如果你明天考试的成绩胜过我,以后我就听你的,你说什么我做什么,绝不反抗;但如果你不如我,以后你就得乖乖的遵守课堂纪律,怎么样,敢不敢赌?”
  
      “我正有此意,有什么不敢赌的?”
  
      “那就让全班的同学做个鉴证,赌约开始了,不过现在,你得老实的坐在座位上给我安安静静的上自习。”江言说完,便直接坐下继续看书。
  
      一场风波,暂时就这么以一场赌约而平息了下来,教室了,又恢复了刚刚的平静。
  
      周通安静的坐在椅子上,飞快的转着手中的笔,虽然今天闹事没成功没惹得江言发飙,但他有自己的想法。
  
      江言有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成绩太烂了,据说平时测试的时候,他要不交白卷,要不就只做选择题和判断题。
  
      他周通虽然学习也不咋地,但和江言相比,他自信心还是蛮爆棚的。
  
      只要明天考完数学试,两个人的成绩高下一分,根据赌约江言就得听自己摆布,到时候,焦俊峰给自己的任务兵不血刃的就完成了。
  
      周通非常自信,恐怕他怎么也想不到,江言比他更俱信心。
  
      别的科目不敢说,江言这段时间主要就是复习数学,单以数学这一科来说,以江言现在的数学成绩,别说是放在五班了,就是在整个高三年纪,也都是名列前茅的。
  
      所以,他对能赢周通,有绝对的信心。
  
      第二天上午,高三五班的第一、第二节课,是数学课。
  
      五班的数学老师姓姜,姜老师提前三分钟就捧着一撂卷子走进教室。由于昨天就打过招呼,五班的学生们已经收拾好课本,桌上只摆着笔和稿纸,应付考试。
  
      对于高三五班来说,考试完全就是一场应付战,因为他们对未来从未报有希望,甚至大部分人只打算混张高中文凭都没打算高考,对平时的测试更是敷衍了事。
  
      不过今天,对这场测试大家还是很期待的,因为这关呼江言和周通的赌局。反正枯燥无聊的学习之余,总得找点乐子,很多人在背后也在打赌他们到底谁会胜出了。
  
      当然,几乎全班都觉得最终周通会胜出,不是对周通更有信心,是因为对江言更没信心。
  
      虽然江言进五班的这几天貌似发奋学习的样子,不过他的成绩就和他的劣迹一样全校闻名,除非他是神,否则绝不可能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就提高成绩。
  
      不一会儿,试卷就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