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男神抽奖系统 > 第二十二章:逼供

第二十二章:逼供

    两个人离开学校后方之后,拐角处却钻出来一脸愤怒的焦俊峰,盯着两人的背影,一脸的阴险:“哼,江言,成绩提高了就跟我得瑟?我看你还能得意多久!”
  
      拼了一上午的题,江言饥肠辘辘,正准备去学校食堂吃饭,没想到途中被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给拦住了。
  
      “江言,我们还是和好吧,以前我看不起你,现在证明我错了,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请你吃汉堡。”周通手中拿着两个汉堡,一瓶矿泉水,一瓶可乐,倒是一脸的真诚。
  
      “呵呵,大家都是一个班上的同学,就算表达诚意也用不着如此破费,不过既然你买了,我就不客气了,顶多下次我请你。”
  
      江言和周通又没什么大的仇怨,他针对自己只是因为焦俊峰的唆使,现在周通主动示好,江言也没有端架子。
  
      见江言毫不怀疑的接过可乐和汉堡,周通的内心既激动又害怕,手心里都是汗。
  
      脑海里回忆着焦俊峰的一段话:“这种药是我花重金托人在国外买的,吃了不会死人,但会让人在一分钟之内成为一个又呆又傻的人,我要你在数学竞赛之前,给江言喝下去。”
  
      那种药被焦俊峰找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注入一瓶并没有开启的可乐里,外表和普通的可乐瓶装的没什么区别,周通怕自己分不清误食了,特意买了瓶矿泉水,将可乐递给江言。
  
      虽然事成后会得到三万块,但周通心中还是很忐忑,毕竟,自己即将毁掉高三五班的骄傲,甚至可能是整个明华高中的骄傲。
  
      不知是周通的心理素质不好,还是他的演技不过关,江言接过可乐的时候,明显感觉周通的手,抖了一下。
  
      其实江言一向大大咧咧带着点江湖气息,只是拥有了“男神最强大脑”技能后,明显变得心细如发,否则上次也不会演一出戏来阴钱巨标一把了。现在见周通这种表现,忽然一想不对。
  
      早自习的时候,这小子看自己时还一副怨恨的样子,难道才过了一上午,这小子就自悟了,主动示好了?
  
      莫非,这小子又在使什么阴谋?
  
      仔细观察了一下,两份汉堡一模一样的,再仔细回想一下,拿饮料的时候自己本来是准备拿矿泉水的,结果周通顺势一推,可乐便到了自己手中。
  
      难道这可乐有问题?
  
      虽然心中有了疑点,不过这瓶可乐也没被开封过,江言心中也不能十分确定。当下不动声色,只是道:“对了,我吃东西从不喝可乐的,习惯喝矿泉水,周通,我和你换矿泉水喝吧。”
  
      “不行!”周通脱口而出。
  
      “为什么不行?”
  
      “因为-----”周通却说不出理由来,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敢说。
  
      “还是换吧,我渴了,喝可乐不止渴。”江言上前一步,要换矿泉水。
  
      周通却是吓得后退一大步。
  
      江言此时确定无疑,狠狠瞪着周通,提高了声音:“周通,你tmd的老实交待,在可乐里做了什么手脚!”
  
      “啊-----我没有!”周通本就有点胆战心惊,被江言一语拆穿阴谋,顿时吓得矿泉水和汉堡都掉在地上。
  
      到了这个地步,不弄清楚江言岂会罢休,他以前经常和混混打交道,自然有点小手段。
  
      扭开可乐,然后左手掐住周通的后脖子。
  
      周通虽然不泛打架经验,但江言更是身经百战,上次三个壮实的小黄毛在他手底下也没讨得好,力气要比周通大得多,这一掐之下,周通顿时动弹不得。
  
      左手一用力,周通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开,然后作势要往周通嘴里灌可乐。
  
      “不要啊江言,这可乐里被焦俊峰下了药,喝了后会又呆又傻!”周通脸色煞白,危急之下一股脑都说了。
  
      “快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否则饶不了你!”江言放开周通,此时周通已被吓破了胆,想跑也没力气。
  
      周通干咳几声,既然被江言识破,事已至此,他也不敢隐瞒,将焦俊峰交给自己的任务,和盘托出。
  
      江言听完不禁倒抽了几口凉气,他知道焦俊峰看自己不顺眼想对付自己,可真没想到,居然下手这么狠,这是要毁掉自己后半生的节奏啊。
  
      如果,如果不是自己被男神系统改变了心智,刚刚自己就会毫不犹豫的喝下可乐,那么现在就生不如死了。
  
      这笔账,记在心头,迟早要跟他算,只不过现在要处理这个为虎作怅的走狗。
  
      “跟我走吧!”江言封住周通的衣领。
  
      “去,去哪?”周通开始结巴。
  
      “先去教务处,然后再去派出所。”江言冷冷的道:“你得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江言,求求你放过我!这要是让学校和警察知道,我不止会被学校开除,甚至还要坐牢!我爸妈就我这么一个儿子,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们也就完了!”
  
      周通越说越激动,越想越害怕,说到后来,竟然噗嗵一声跪下了。
  
      江言愣了一下,看着周通穿着的运动鞋都快脱线、以及快被磨出洞的牛仔裤,不禁暗暗叹了口气。
  
      他在五班听过周通家庭的一些状况,父母均是下岗职工,家里穷得几乎揭不开锅,景况比自己都不如,一家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周通身上。
  
      江言也很穷,他理解穷人的苦,要不是因为穷,当初也不会因为焦俊峰给自己一点钱财,就甘心受他利用啊。看到周通,江言就想到以前的自己。
  
      虽然心中一软,但江言的语气却依然冰冷:“尼马的,劳资早就警告过你,焦俊峰只是利用你,叫你不要和他走得太近,你tmd的不听,现在出事了,你怪得了谁!”
  
      “他没有利用我,他把我当好朋友,平时我没钱花经济上有什么困难,他都帮我解决的!”
  
      “好朋友?他真把你当好朋友的话?又为什么要你干这犯法的事?你这种行为,是要坐牢的知道吗?”都这种时候了,这二货居然还帮焦俊峰说话,江言简直无语。
  
      “他说过了,就算真出了什么事,以他的家庭背景,一定可以帮我兜着,他保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