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男神抽奖系统 > 第五十章:演戏

第五十章:演戏

    此时,赛马场昏暗的场灯之下,聚集着大约三十多名男女。男的大多着装奇怪,头发黄绿紫五颜六色,一看就是些流氓阿飞。女的则打扮性感前卫,她们算不上女流氓,而是那些流氓阿飞的女伴。
  
      她们大多在ktv上班,所赚的钱几乎都拿来供养那些流氓阿飞,所以更严格的说,她们也算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他们把这儿当作了天堂,聚在一起鬼哭狼嚎,打起了流氓口哨,甚至还有些男女兴奋之下,当众做起了一些少儿不宜的动作。
  
      而在这群人当中,唯一一个穿戴比较正常的是一个一身运动装二十五岁左右的男人,他鹰钩鼻,眼神阴翳,他没有参与嬉闹中去,而是沉静的盯着赛马场的入口处。
  
      这个人就是这些混混们的头头,陈剑,也就是柳傲峰嘴里所说的那个关照他的大哥。
  
      “来了。”忽然看到入口处有人影走进,陈剑脸上一喜,运财童子来了。
  
      不过,陈剑很快皱起了眉头,因为柳傲峰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这场骗局,陈剑可是精心设计了良久,为的就是舒服骗到钱还不能惊动柳傲峰的家人。可现在柳傲峰居然带了一个人来,这让陈剑心里很是恼火。
  
      不过,见江言只是个学生相朴实打扮的人,陈剑心里舒了口气,估计是这败家子的同学吧。
  
      与此同时,柳傲峰也向陈剑奴了奴给江言介绍:“他就是那个关照我的大哥了,叫陈剑。”
  
      江言一边随柳傲峰向陈剑靠近,一边远远的打量陈剑:鹰钩鼻,一脸的阴狠,这神情模样是如此熟悉,像极了江言以前在明华高中时跟过的那个校外角头老大,蟹哥。
  
      这种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没有人性,只知道利益和钱财的垃圾。此时,江言更加确定这是一次针对柳傲峰的骗局了。
  
      见柳傲峰来了,陈剑打了个手势,那些混男混女们立刻紧闭嘴巴禁了声。
  
      的确有老大的气势啊,柳傲峰一脸的崇拜,快步走到陈剑的身边,一脸的掐媚:“剑哥,原来你早就来了,我还以为我要等你呢。”
  
      说完,掏出口袋中的中华烟,递给陈剑一根,还给他点上火。
  
      陈剑深深吸了口烟,然后盯着柳傲峰身后的江言看,也不说话。
  
      “哧-----”看着陈剑那自己比较熟悉的吸烟动作与声音,江言不由撇了撇嘴。
  
      因为他发觉,原来“男神风范禁制规条”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帮助自己戒了烟瘾,现在看到别人抽烟,居然喉咙也不痒痒了。
  
      “他是谁?”陈剑吐了口烟圈后,指着江言问柳傲峰道。
  
      “他是-----”柳傲峰看了江言一眼:“他是我小弟啊。”
  
      “噗-----”陈剑一口烟喷出,差点呛到了自己。哈哈大笑:“小子,连你都有小弟了?”
  
      一看江言的打扮,就知道是穷苦人家出身,想来是柳傲峰的同学之类的,花点钱请他来做小弟充充面子的。
  
      所以,陈剑放松了警惕,并没有把江言放在心上。
  
      “对了剑哥,你的那些百来号的兄弟呢?”柳傲峰看了看陈剑身后三十名左右的弟兄,不禁有些疑惑:不是说好了百来号人的吗?怎么就这么点,而且还有不少女流之辈。
  
      “嗨,你真以为拍电影啊,动不动就叫一百多人?惊动了警察怎么办?再加上我那么多场子要看,把兄弟全叫出来给你撑面子,那得多大的代价啊。”陈剑眉毛一扬。
  
      虽然和之前说的有些出入,柳傲峰心里有些不痛快。但陈剑的话倒也有几分道理。柳傲峰点点头:“剑哥说的是。”
  
      “放心吧,那个揍你的校园痞子只是个小角色,我已经通过中间人约了他来这里,他一会就到。就他那种角色,我手下随便一个兄弟都能震住他,到时候咱们就喝茶庆祝吧。”陈剑将“喝茶”二字咬得很重。
  
      柳傲峰很“懂事”的拍拍鼓鼓的装钱袋子:“放心吧剑哥,茶钱我都带来了。”
  
      瞄了那一袋子钱一眼,陈剑脸上露出令人难以察觉的欣喜,不过,这表情却没能逃过江言的眼睛。
  
      这时,赛马场外突然响起一阵震耳欲聋的摩托车声,“吱吱吱”,刺耳的刹车声后,约有二十多人,涌进了赛马场。
  
      走在前面的那人理着飞机头,打着耳钉,正是将柳傲峰痛扁一顿的曹飞
  
      他身后的那些人,有一部分也是校园混*混,也有一部分是校外混*混,他们是一个大约二十五人左右的小团体。
  
      他们这个小团体的成员,年轻,冲动,不怕死敢打敢拼,在这一带也算闯出点小名气,否则,像陈剑这样的老江湖也不会和他们搞好关系。
  
      看到曹飞,柳傲峰愤怒的捏紧了拳头,对方将自己痛揍的场景瞬间历历在目。不过,又有点紧张,毕竟对方的人数和陈剑带来的人数差不多,万一震不住他们就麻烦大了。
  
      不过,见陈剑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柳傲峰这才舒了口气。
  
      在曹飞出现的时候,江言哪儿也不看,注意力就一直在陈剑和曹飞的身上,所以,两人极隐密的打了个眼色,旁人没看到,却被江言察觉到了。
  
      由此,江言此时已经百分之百的肯定,这是一场骗局了。
  
      曹飞与陈剑打了个隐密眼神之后,便一脸鄙视的盯着陈剑:“你是谁啊?活得不耐烦了,敢约我出来替这小子出头?”
  
      “操,敢这样和我们剑哥说话?找死啊!”陈剑身后的小弟们顿时纷纷怒斥,当然,这都是预先设计好的情节。
  
      “剑哥?哪个剑哥?我没听说过,是溅人的哥哥吗?”曹飞哈哈大笑。
  
      “我是司马街的陈剑。”陈剑沉声说了一句。
  
      曹飞震了一下,抬头打量了陈剑两眼,很显然,“司马街的陈剑”这六个字“震”住他了:“我听说过你,不过你作为司马街的老大,不在司马街看场子,怎么要替这小子出头?”
  
      “他是我非常要好的一位小兄弟,他现在被人欺负,我当然要管上一管。”
  
      “那你想怎么样?”
  
      感谢“玄涙”“忆犹怜”的打赏。
  
  泰国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视频在线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