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男神抽奖系统 > 第六十章:闹事

第六十章:闹事

    而陈新贵的徒弟们也越来越不安,事情,似乎有点明显了。
  
      此时,厨师长曹万年对江言更加佩服了,之前大家如一盘散沙乱作一团,可经江言几句话一说,事情很快就有了头绪。
  
      “昨天预备今天酒席菜系的时候,陈新贵非常积极,我是说这小子平时没那么勤快,昨天怎么转性了,难道他就是趁昨天准备的时候下了毒?”赵小宝突然想起这事,非常激动,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差点就给陈新贵背了黑锅。
  
      江言却冲赵小宝摆摆手:“师傅,事情没查清楚之前,不要乱怀疑任何一个人,还是等找到了陈师傅再说。对了,今天发生这么大事,大家也都累了,赶紧回家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
  
      安抚了一下工作人员,江言和柳傲峰一起回到了柳家。
  
      “江老师,今天幸亏有你,否则,姐姐被警察带走了,面对那些员工,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柳傲峰一脸的感激。
  
      诚然,饭店出了那么大事,姐姐又被抓,柳傲峰完全不知所措,幸亏江言应付自如。
  
      江言想着问题没说话,柳傲峰又道:“也不知道那些警察把我姐姐抓去,会对她怎么样,姐姐一向爱干净,被关在那种地方,一定会疯的。”
  
      “得想办法把她保释出来。”江言点点头。
  
      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知道有多难。江言以前做校园混*混的时候,经常和警察打交道,多少知道点法。出了这么大事,想要将柳傲媚保释出来,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况且自己初来京华市,又没什么能帮得上忙的朋友,更不认识什么大人物。
  
      “对了,我姐姐有一些生意上的朋友,我找他们帮帮忙。”柳傲峰突然想到什么,赶紧跑到柳傲媚的房间,翻出一本电话薄。
  
      “喂,汪老板吗?我是柳傲媚的弟弟,是,我想请你帮个忙,喂喂喂-----”
  
      “钱老板,我是柳傲媚的弟弟,喂喂喂-----”
  
      “许老板,我是柳傲媚的弟弟,我想-----”
  
      一连打了十几通电话之后,柳傲峰这才放开电话,一脸恨恨的道:“m的,这些家伙平时都一副仗义的样子,一上了真堂,个个都推脱,全是王八蛋!”
  
      江言撇了撇嘴没说话,这个结果早在他的意料之中,如今这个现实的社会,有利益的话大家就是兄弟姐妹,而现在柳傲媚有了麻烦,自然是有多远离多远了。
  
      柳傲峰哀求无门,此时,才深深理解当初江方的话,一旦老姐有需要的时候,身边却没一个信任的人,而自己也是有心无力。
  
      眼见柳傲峰一副急火上心的样子,江言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小峰,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将你姐姐给保释出来。”
  
      柳傲峰深深的看了江言一眼,点点头。虽然和江言认识才个把月时间,可现在,却像是一个认识了十几年的亲人一样。
  
      这个晚上,柳傲峰根本睡不着,江言半夜起来上厕所,还能看到柳傲峰的房间亮着灯,不时传来他的叹息声。
  
      这证明,经历了一些事后,柳傲峰成熟长大懂事了不少。
  
      不过,江言也有点为这对姐弟担心,事情闹这么大,光那些伤者的医药费,还有赔偿金,估计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而且今天现场还有一些媒体记者,一报导,就算以后恢复了营业,对柳氏食府的生意大有影响,员工的情绪都很低落,恐怕不久,就会有不少人要会辞职。
  
      第二天一早,江言便赶往柳氏食府,而正好是礼拜六,柳傲峰不用上学,也跟着来到食府。
  
      刚到饭店,负责人事的便向江言报告了一个情况:前后堂一共有十五名员工,提交了辞职信。
  
      “十五个人辞职?为什么?我们又不会少了他们的工资!”一听说有数十人辞职,柳傲峰慌了手脚。
  
      有人辞职,早就在江言的预料中了。这不仅是薪水的问题,今天一早有不少报纸报导了食府昨天的中毒事件,再加上被相关部门勒令停业,不少人都以为柳氏食府都快玩完了,还不赶紧去找后路啊。
  
      老实说,今天只有十五个人辞职还算不错的了,以后估计会更多。
  
      所以,当下最要紧的,是安抚人心,开一场煽情大会。
  
      “钱经理,麻烦你通知所有的工作人员,去会议室开全员大会。”江言吩咐完人事部经理,便带着柳傲峰去了三楼会议室。
  
      只可惜,江言在会议室等了半天,却只来了曹万年赵小宝等人,来的,全都是后堂的员工。
  
      江言暗叹口气,虽然柳傲媚说过以后柳氏食府自己说了算,不过毕竟自己在食府待的时间较少,没什么贡献,也没树立起自己的威信。
  
      “江言,我们后堂的人员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在试图和陈新贵联系,结果一直联系不上,看样子这事真是他干的。上次打赌赢了他,我就知道他不服气,不过没想到他这么极端,居然干出这种事来!”赵小宝一脸愤慨的道。
  
      江言皱起了眉头,种种迹象看来,投毒的事和陈新贵有关是肯定的了。只是,陈新贵为什么这么干,或许并不是赵小宝说的那个原因。
  
      毕竟江言多少也了解点陈新贵的性格,他是一个阴险、又有点头脑的人,这种人是不会为了一场打赌的失败而把自己推上犯罪道路的人。
  
      那么,他为什么要投毒?是有人指使吗?
  
      江言正思考着,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人猛的推开,钱经理一脸慌乱的跑进来:“江言,不好了,昨天那些宾客的家属们来了一百多人,现在聚集在大门口,索要赔偿,店长正带着一些员工们正在和他们理论,那些家属情绪非常激动,恐怕要打起来!”
  
      江言吃了一惊,本来就一大摊子事,这要是再打起来,无疑是火上浇油。
  
      “m的,事情还没调查清楚,就索要赔偿,真是欺人太甚,江言,咱们抄家伙和他们好好干一场!”赵小宝激动的道,后堂的人文化普遍不高,再加上天天和油火打交道,心火大的很。
  
      感谢“忆犹怜”的打赏。
  
  翘_臀女神张雪馨火辣丁_字_裤视频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baixingsiyu66(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