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混沌天帝 > 第6章 东南西北

第6章 东南西北

“怎么?都不敢动手了吗?看来这东西还真好使。”看见秦渊沉默,秦忠不敢动手,秦昊一脸笑容的问道。
  
      听着秦昊的话,看着秦昊一脸的笑容,秦渊心中怒极,很想一掌拍死秦昊,但是碍于身份,他不能这么做,毕竟他也算得上是秦昊的三伯,又是渊王,光天化日之下对秦昊出手,绝对是以大欺小,会受到诟病。
  
      当今圣上虽然因为战王秦战战死沙场,对于战王府关注变少了,但这并不代表当今圣上就不会在意战王子嗣了,如果渊王真的出手将秦昊击杀,传到当今圣上耳中,必然引起不满,这是渊王另一方面的顾忌。
  
      也正是因为这样,秦渊才会叫来秦忠,为的就是让御林军将秦昊拿下,打入天牢之中,将秦昊的罪定下了,这样一来,即便处决了秦昊,当今圣上也不能说什么。
  
      只是秦昊拿出了打王金锏,却是让秦渊和秦忠都不敢动手了,十年了,他们都已经将这件事情忘记了,万万没想到居然被秦昊钻了空子。
  
      秦昊双手握着打王金锏,轻轻的磕着,金锏发出的脆响,仿佛敲打在秦渊的心上,使得秦渊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只是他想要发作,却找不到任何理由。
  
      “既然没事儿了,那就赶紧滚吧,我战王府穷的很,没钱管你们的饭。”秦昊看着秦渊和秦忠等人,冷笑了一声,转身向战王府内走去。
  
      这一切都在秦昊的预料当中,能够成为十方天界的一方天帝,秦昊的心计自然极高,要不然他也不能够在四极天尊,五方大帝这些至尊之间左右周旋,一直屹立不倒了。
  
      秦渊听了秦昊的话,双手陡然握紧,就这么算了吗?当然不可能!
  
      死的可是他唯一的儿子,这个仇不报,他这个渊王还做着有什么意思?况且连杀子之仇都报不了,那整个秦国还有谁会敬畏他这个渊王呢?
  
      “没事儿?秦昊,今日本王就要你死!”秦渊大喝一声,随即一掌就向秦昊拍了过来。
  
      凝气境乃是将天地灵气引入体内,炼化成真气,秦渊已经是凝气境三重,虽然在凝气境九重里面还算不得厉害,却要比现在的秦昊强大很多了。
  
      在秦渊出手的瞬间,秦昊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心中愤恨不已,要不是自己的无上金身被九大至尊联手轰碎,他堂堂天帝又如何会在意蝼蚁的挑衅?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小小的凝气境三重就已经可以给秦昊造成巨大的危机了,所以在秦渊出手的瞬间,秦昊立刻爆发出了全部力量,抱起旁边的小鱼儿,施展罗天步向前奔去。
  
      秦昊只是炼体境五重,与凝气境的差距自然很大,即便秦昊施展出全部力量,那也不过区区五百斤的力量而已,带着小鱼儿,秦昊也只是向前奔去了四五丈远。
  
      只见秦渊一掌拍出,一股庞大的气劲向秦昊笼罩了过去,瞬间就让逃出去四五丈远的秦昊狂喷了一口鲜血,身子一个踉跄就向地上倒了下去,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世子,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与秦昊一起跌倒在地上的小鱼儿顾不上自己身上的疼痛,看着喷出一口鲜血的秦昊,大声叫了起来。
  
      站在白虎上的秦渊看见秦昊还活着却是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秦昊的速度居然这样快,一步之下就迈出了四五丈远,如果不是这样,他刚才那一掌绝对可以将秦昊拍死。
  
      前方,秦昊听了小鱼儿的话,伸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水,挣扎的站了起来,向小鱼儿摇了摇头,回头向秦渊看去,他知道逃已经是逃不掉了。
  
      哐啷一声,秦昊将打王金锏扔在地上,看着对面的秦渊,冷笑着说道,“看来战王对秦国的赫赫战功也不过如此。秦渊,你想要本帝死,那就来吧,本帝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
  
      秦昊刚才之所以选择逃跑,只是不想让这副才刚刚得到的五德之身受损,但是带着小鱼儿,他的速度受到了极大影响,想要在秦渊手下逃走却是不可能了。
  
      既然如此,那就战吧!
  
      堂堂十方天界的天帝,秦昊连四极天尊和五方大帝逼迫他的时候都敢拼命,更何况这下界区区一个凝气境的小修士呢?况且就算是出手,秦昊有太多手段可以灭了秦渊,无非就是让这五德之身受到些伤害罢了。
  
      “本帝?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都敢说,该杀!”秦渊听了秦昊的话,缓缓的说道。
  
      在秦昊将打王金锏扔在地上,说出那番话的时候,秦渊确实有所忌惮,战王秦战的赫赫战功,整个秦国无人不知,而且秦战是为秦国战死沙场,现在他这个渊王居然要打死战王唯一的血脉,这事儿无论如何都会遭到秦国人的唾骂。
  
      但是秦昊居然自称本帝,这让秦渊心中一喜,秦昊这是找死啊,如此大逆不道的话都敢说出来,这绝对是对秦国有不臣之心啊。
  
      话落,秦渊伸手又是一掌向秦昊拍去,既然已经出手了,那就不能再犹豫,将秦昊击杀,再将其不臣之心的罪名坐实了,这事儿谁也不能说出什么来。
  
      秦昊见秦渊再次动手,双眸金光一闪,就要施展秘术,与秦渊拼命,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战王府上空传来了一声大喝,“他娘的,老子看谁敢动战王之子!”
  
      随着这一声大喝,一道庞大的身影从天而降,众人抬头一看,却是一只足有三四丈大的金鹰俯冲了下来,而在金鹰上面站着一个大汉,刚才的大喝就是他发出来的。
  
      与此同时,战王府东方,南方和西方的大道上忽然传来一声声巨大的震动声,引得众人向着三方看去。
  
      只见从战王府东方奔来一头黑牛,两丈多高,十分强壮,上面端坐着一个金刚怒目般的男人。战王府南方奔来一只浑身银毛的巨狼,同样有两丈多高,上面端坐着一个长相很英俊的男人,而战王府西边则是奔来一头浑身火红的巨犀,足有四丈高,上面坐着一个身高绝对超过一丈的男人。
  
      就在众人看着三方来人的时候,战王府上空那个站在金鹰上的男人忽然一跃而下,砰的一声落在了秦昊的前面,看着对面的秦渊,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大声喝道,“秦渊,你再给老子动一下试试?信不信老子拧断你的脖子?”
  
      这个从金鹰上落下来的大汉虽然不如从西方大道奔来那位坐在巨犀上的大汉高大,不过却更加强壮,浑身上下的肌肉都隆起来,一身气息不仅恐怖,更是充满了凶煞之气。
  
      而且这个男人长的更是极为凶恶,尤其是左脸上那一道从额头穿过左眼到下巴的伤疤,更是让这个男人显得凶恶,那一只独眼中冒着凶光,盯着秦渊。
  
      “秦北,你敢对本王无礼,不想活了吗?”秦渊听了听了挡在秦昊前面的大汉的话,顿时怒火中烧,大声斥道。
  
      他可是堂堂渊王,居然被这样的威胁,自然无法忍受。
  
      而秦渊说这些话的时候,庞大黑牛,巨犀和银狼都已经奔了过来,御林军的战马感受到这一头头荒兽的气息,自然是吓得不敢上前,纷纷让开了道路。
  
      从东方而来,坐在巨大黑牛上的大汉,模样与被称作秦北的大汉有几分相似,而且身形也很相似,一看就知道是兄弟,只不过他的脸上并没有伤疤,此人名叫秦东。
  
      从南方大道上奔来的银狼上坐着的那个英俊男人名叫秦南,而从西方大道奔来的巨犀之上的巨汉则叫秦西,这四人之所以会来这里,却是因为他们曾是战王秦战手下四大猛将,同时也是秦战所收的义子。
  
      在战王秦战战死沙场之后,秦东,秦南,秦西和秦北四人就向当今圣上交出了兵权,在战王府东西南北四方各买了一处宅院,默默的守护着战王府。
  
      在开始的几年,秦东四兄弟见秦昊努力修炼,想要重振战王府威名,自然是非常欣慰,但是后来看见诸王世子来找秦昊的麻烦,秦昊居然一直忍气吞声,这让他们十分失望。
  
      战王秦战是何等霸气,从小到大都只有秦战欺负别人的份儿,谁敢欺负秦战?
  
      正是因为秦昊性格上的软弱,秦东四兄弟渐渐的对秦昊不再报希望了,虽然还是在默默的守护着战王府,却对秦昊的关注也变得少了。
  
      今天秦渊带着御林军包围了战王府,秦东四兄弟当然很快就得到了消息,与别人不同,当听到秦昊居然将渊王世子杀了的时候,四个人不是担忧而是大感宽慰,并且疾奔而来。
  
      “无礼?秦渊,你少跟老子装大尾巴狼,在老子眼中只有战王,你算个屁啊!”坐在庞大黑牛上的秦东在听了秦渊的话,嚣张的说道。
  
      闻言,从南而来的秦南却是幽幽说道,“大哥,你说话注意点,大尾巴狼怎么了?难道就比你的蛮牛差了?”
  
      “唉哟,二弟,大哥我是真忘了,你别介意啊。”秦东听了秦南的话,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连忙向相貌英俊,一副小白脸模样的秦南赔礼道歉。
  
      显然,四兄弟中,秦东虽然是老大,却以秦南为主,虽然秦南说话不温不火,却是四兄弟之中最危险的一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