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至尊剑皇 > 第二章 无名口诀

第二章 无名口诀

古幽大陆,地域无边辽阔,生存着众多的种族,堪称是万族林立。

    正因为种族众多,古幽大陆一直战乱不断,传说在远古时代,每隔一万年,便有一个种族成为大陆的主宰,雄踞天下。

    以万年为一纪,更替不断。

    直至后来人族崛起,各个强大的种族之间取得均衡,大陆的战乱才逐渐减少。

    漫长岁月的战乱,造就了大陆很多强大的种族,也将以真气修炼的体系,推动至巅峰地步。

    远古时代,那些曾君临大陆的种族,皆因为族中有绝代天才横空出世,方才崛起于微末,成为万年一纪的霸主。

    斗战圣体,传说便是远古时代,一种惊世的体质。

    凡是拥有这种体质的人,都成为惊天动地的强者,纵横寰宇,举世无敌。

    至于斗战圣体的泯灭,玄天镜中也未言明,只是提及斗战圣体遭遇天地巨变,再难现于世间。

    “斗战圣体难现于世,却非无再现之可能,天有九九之数,尚存遁去的一,绝境之中,总有一线生机……”

    干涩的嘴唇蠕动,秦墨回忆玄天镜所述斗战圣体的秘密,以及那一段无名口诀。

    “万物有生便有死,循环往复,谓之天道……”

    “于死境之中,迸发一丝生机,即使一根蔓草搏得生机,其力亦是惊天动地……”请用小写字母输入网址:Нёǐуапge.сОМ观看最新最快章节

    这一段无名口诀很晦涩,幸亏秦墨前世变成废人后,为寻求恢复身体之法,博览群书,能够领会其中之意。

    玄天镜中所述,开启斗战圣体的方法,即是修炼这一段无名口诀。

    返回焚镇后,秦墨细细揣摩这一段无名口诀,发觉这段口诀的修炼共分九层。

    于绝境之中,搏得一丝生机,经历九死之后,方能彻底开启斗战圣体,令这种无双之体再现世间。

    “第一层,需百脉尽断,于垂死之际,运转口诀,搏得一线生机。若能成功,则破而后立,脱胎换骨……”

    脑海中浮现这一段口诀,秦墨心中有些踌躇,无名口诀的九层修炼之法,第一层修炼起来最简单,但其实已是难如登天。

    百脉尽断,垂死之时,才能运转第一层的口诀。

    别说是百脉尽断,单是心脉一断,便是九成九死定了。况且,在垂死之时,保持神智,运转口诀,也唯有心智坚如磐石之人,方能办到。

    前生,秦墨跌落这个山洞时,幸亏心脉未损,否则三天三夜的时间,他早已死透了,哪里还能等人来救。

    现在,按照无名口诀所述,秦墨需要将体内尚完好的经脉震断,方能修炼第一层的口诀。

    “百脉尽断,百脉尽断,连心脉也要震断么……”

    秦墨轻声叹息,经历前生沧桑,他早已看淡生死,但心中难免对这种无名口诀有些质疑。

    以他前生的博学,知晓百脉尽断,唯有世所罕见的至宝,或是武王以上的巅峰强者,才能施救,否则,几乎是死定了。

    “可世间传说,玄天镜从远古至今,所述之事从未出错……”秦墨喃喃自语,他知道生死只在一念之间。

    答……

    又是一水珠落在脸颊,冰凉的感觉令秦墨神智一清,此时,一缕月光洒落,依稀可见夜空万里无云,明月悬空,繁星点点,预示明日又是一个艳阳天。

    秦墨回过神来,自嘲骂道:“秦墨啊,秦墨!你难道还想前生的惨剧重演么,当了数十年的‘庸人',便连心也废了么?”

    眼前仿佛又浮现一幕幕的情景,家族大变,火光冲天的焚镇,泪眼婆娑转身离去的丽人,还有在怀中撒手离世的心爱人儿……

    “若是庸碌一世,不如现在就葬身于此!”

    秦墨双目浮现决然,猛地提聚丹田中仅存的真气,将体内尚且完好的经脉尽数震断。

    砰砰砰!

    地上,秦墨七窍流血,原本满布伤痕的身躯,再次喷出血液,他双目泛白,由于心脉断裂,大量失血处于无神状态。

    “……天道有缺,损有余而补不足,日有朝起夕落,月有阴晴圆缺,此万物必遵之道……”

    “……死境之中,蕴含无边生机,若欲逆天而行,唯有死境之中,寻得一缕生机,方能破而后立……”

    脑海中,这一段口诀不断盘旋,如暮鼓晨钟,令秦墨陷入一种奇妙的状态,他的呼吸越来越慢,直至彻底没了声息,胸膛也停止了起伏。

    这样的状态,已是在濒死边缘,再过数息的时间,便会生机彻底断绝,再无挽救的可能。

    突然,秦墨体内响起一阵轰鸣,仿佛一扇门被撞开,他的身躯如皮球般膨胀起来,一股澎湃的力量蔓延全身,冲刷着他的四肢百骸,修补着皮肉筋骨,以及丹田的创伤。

    片刻,地上少年的胸膛微微起伏,传出强有力的心脏搏动,随着一呼一吸,四周产生一种淡淡的气流,从岩石、荒草、水珠中溢出,缓缓钻进少年身体。

    随即,秦墨的身躯发出一层淡淡的光泽,恢复如初的丹田滋生真气,顺着他的呼吸,自然的流转全身,形成了一个圆满的循环。

    渐渐的,山洞中产生的那种气流越来越浓郁,直至如薄雾一样,充斥了整个山洞。

    秦墨躺在冰冷的地上,却是感受不到一丝寒冷,反而像是沐浴在一片温暖的海洋中,这种感觉如同初生婴儿一样。

    体内的真气越来越充盈,秦墨依然没有恢复知觉,身体本能吸收着山洞中的这种气流,令得浑身散发的光芒,也是越来越明亮。

    同时,山洞中盘旋的这种气流越来越淡,逐渐稀薄起来,尽数涌入少年体内。

    时间,在这种静寂无声的变化中度过,山洞顶部透射下来的月光,慢慢的变淡,继而阳光洒落进来,随后太阳朝气夕落,又是夜晚来临,月光的银辉再次洒落。

    咔嚓!

    冰冷的地面上,秦墨将山洞中最后一丝气流吸收,身躯随之传来一阵轻响,一块块凝固的血瘢脱落,露出白皙的皮肤。

    肌肉腠理之间,有着真气的光泽流转,竟是散发着淡淡的紫气。

    紫色的真气!

    片刻,秦墨睁开眼,如墨双眸很深邃,犹如一弯深潭,带着略微的淡紫之色。

    默默看着山洞顶端,秦墨愣了愣神,猛地坐起身来,伸展双臂,随即传出骨骼舒展的脆响,这种声音听在耳边,如乐曲一样美妙。

    “全身经脉恢复如初,连身上的伤势也痊愈了。”秦墨喃喃自语,感受着经脉中流动的真气,判断体内真气的强度。

    古幽大陆的真气修炼体系,从远古时代发展至今,已然极其完善。

    从低至高,武徒、武士、武师、大武师、先天武师五个境界,是人们熟知的五大境界,每一个大境界之中,又分为1~9段,以此来划分强弱。凡是修至大武师的境界,已算是大陆上的强者。

    当然,经历两世的秦墨很清楚,在这五大境界之上,还有更高的境界。

    不过,对于大陆绝大部分的武者来说,先天武师之境已是一生追求的最高境界。

    此刻,秦墨体内的真气强度,是武徒九段之境,开启斗战圣体第一层,并未使他突破禁锢已久的壁障,达到武士的境界。

    不过,这种身体充盈真气的体会,已经太久没有感受过了。同时,欣喜的情绪,在心中激荡。

    身体一动,秦墨弹身而起,身形充满灵动,双拳交叠打出,施展起秦家的一门基础拳法。

    一时间,山洞中拳风鼓荡,少年身随拳走,越打越是畅快,心中涌动的狂喜,也随着这门拳法的施展,逐渐沉淀下来。

    “爆石破雨!”

    一拳遥遥打出,将洞顶落下的一水珠震碎,细碎的水液飞溅,这是这门基础拳法的最后一招。

    缓缓收拳,秦墨只觉经脉中真气激荡,朝着身体一处涌动,这是真气满溢,即将冲关的征兆。意味着现有的境界,随时可能突破,只缺一个契机。

    这样的征兆,前世今生,秦墨从6岁之后,苦等了足足八年,想不到这样出现了。

    “呵呵……”

    秦墨摇头轻笑,若他还是一个少年,此刻肯定欣喜若狂,可是,前世今生的经历,世事变幻,白云苍狗,他的心境已是古井不波,难有大喜大悲的情绪。

    站在山洞中,秦墨沉吟许久,走到水池边,洗去脸上、身上的血污,看着水面的倒影。

    那是一个俊秀少年的模样,剑眉入鬓,唇红齿白,散发着一股朝气神采。只是那双眸子太深邃了些,犹如两颗宝石,闪烁着动人心魄的目光。

    习惯性摸了摸颈脖,那里原本挂着一条玉坠,是秦墨母亲的遗物,现在却是空空如也。

    “想必,大长老、副族长他们见到我安然无恙,一定很失望吧。”秦墨淡淡自语。

    整理完毕,秦墨飞身掠起,身形如猿,片刻便攀出洞外,朝着远处而去。

    ……

    与此同时。

    远处,距离这个山洞万米之遥,山间小径上,一排火把出现,一支队伍朝这边飞快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