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至尊剑皇 > 第二十五章 锦绣山河棋

第二十五章 锦绣山河棋

找了半天,秦小小终于找到一个老旧的棋盘,这个棋盘很奇特,是她从未见过的棋种,再加上是铁流木制作,算是能值上一些钱的。

    “好吧,就拿这个代替赔偿吧。”小丫头叹了口气,她也很委屈。

    “咦!这个棋盘……”秦墨目光诧异,他没想到在焚镇,能够看到那种棋的棋盘。

    猛地,阴暗的小巷中,响起一阵哭爹喊娘的哭嚎声,山羊胡子老头胡三爷紧抱这个棋盘,怎么也不肯放手,仿佛这是他的心肝宝贝一样,吓得小丫头不知所措。

    “小妹妹,当年我在极北苦寒之地,流浪十数年,这个棋盘一直伴随着我,它就像是我的亲人一样。你真的忍心,忍心从我手中夺走么……”

    说到后来,胡三爷声音梗咽,泪流满面,已是泣不成声,那悲戚的模样,令人不由感同身受。

    小丫头手足无措,心中顿时不忍,但是,她又总觉得,这老混蛋是在骗她。

    旁边,秦墨揉了揉额头,暗中叹气,原来这个胡三爷不仅是骗子,无赖,还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这铁流木制作的棋盘,价值连两块劣质真元石都比不上,这老头竟还不想交出来。

    这时,胡三爷忽然面色一整,正色道:“小妹妹,这棋盘就像我的亲人,如果这样交给你,我实是不忍。但是,我也有错在先,不如这样,咱们下一盘棋,如果你赢了我,就将这棋盘双手奉上,也算是我对棋盘有一个交代。如何?”栢镀意下嘿眼哥关看嘴心章节

    将棋盘摆在地上,胡三爷盘膝而坐,神情肃然,颇有棋道高手的风范。

    “这……”秦小小顿时傻眼,她本来就不会下棋,何况,棋盘上显示的棋种,她根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个棋盘,刻着山川、河流的图案,一旁放的棋子,则标识着人、妖、鬼的字样,与已知的棋种迥然不同。

    锦绣山河棋!

    望着这个棋盘,秦墨对此却是再熟悉不过,因为前世在他30岁后,妖族、鬼族、骨族联合,三族起干戈,锦绣山河棋才流传开来,而他正是此道高手。

    前世,他和她经常一起下棋……

    脑海中浮现一抹绝世脱俗的倩影,秦墨眼帘低垂,眸光如潭,有着深邃的温柔,他的思绪不由飘远。

    “墨哥哥,墨哥哥……”

    小丫头连声的呼唤,让秦墨醒过神来,转头看去,就见秦小小撅着嘴,脸上有着奇怪的神情,似在气恼。

    “我来吧。”秦墨盘膝坐下来。

    “这个小哥,你雄姿英发,气宇不凡,想必是此道高手。若是胡三爷我侥幸赢了,我与这位小妹妹的事情,是否就一笔勾销?”胡三爷笑眯眯问道,那模样实是有些欠揍。

    “一笔勾销。”秦墨不再废话。

    小丫头蹲在旁边,她完全不懂棋路,只能傻傻看着。

    片刻,一盘棋下完,棋盘上胡三爷的棋势,已是溃不成军。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输呢?”胡三爷眼睛发直,失魂落魄。

    秦墨抬头,道:“丫头,把棋盘拿走吧。”

    小丫头一声欢呼,虽然这棋盘不值钱,但她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噗通……,胡三爷趴在地上,死死抱着棋盘,泪流满面,声嘶力竭道:“不要啊!这棋盘就是我的亲人呀,你们带走它,我以后还怎么活啊!不要带走我的棋盘啊!”

    “你们如果要带走棋盘,不如就先把我打死吧。”胡三爷昂着头,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

    这个骗子,无赖,铁公鸡!

    秦墨额头青筋跳动,饶是他涵养极深,也想要痛揍这老头了。

    小丫头指着胡三爷,气得手指颤抖,如果这不是一个老人,她就真的动手打人了。

    “我不管,今天我一定要拿走一件东西。”

    秦小小也是卯上了,再次蹲下来,翻找了许久,找到一个白色面具,由一种不知名的骨头制成,却是裂纹满布,离彻底毁坏不远了。不过,在一大包裹的破烂中,除去那个棋盘外,只有这个破骨头面具还算完整了。

    “就这个吧。”小丫头先一步将面具抱在怀里。

    “这个面具呀,这可是我从极西的海域,冒着生命危险捡回来的,虽然快要破损了,也没什么用途,但是……”

    胡三爷面露不舍,见小丫头快要暴走,忙改口道:“行,小妹妹,尽管拿去吧。”

    小丫头哼哼了两声,拽着秦墨,往大街上走去,如果知晓再遇到这铁公鸡加骗子加无赖的老头,会受一肚子气,她才不会追上来。

    “墨哥哥,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将破骨头面具塞给秦墨,小丫头慎重说道:“一定要好好保管哦!”

    “……”秦墨啼笑皆非,只能很慎重的,将破骨头面具放到百宝囊中。

    此时,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焚镇中央的广场传来一片喧嚣,拍卖会已经开始了。

    “哼!都怪那个混蛋老头,拍卖会都开始了。”小丫头很懊恼,拽着秦墨就往广场跑去。

    过了片刻,两人来到焚镇广场,放眼望去,已是人山人海。

    见此情景,秦小小连连跺脚,她本来还想着早点过来,占个前排的位置,现在那里还挤得进去。

    广场周围,竖立着三栋木楼,是聚宝斋特别建造,给三大家族的成员准备,秦墨环视一圈,提议到木楼中去找爷爷,肯定能有两个好位置。

    “不去!家族里那些人太讨厌,总是对我,对墨哥哥冷嘲热讽,小小才不要和他们待一起。”小丫头嘟着嘴,坚决不去木楼找爷爷。

    秦墨揉着小丫头的脑袋,动作温柔,从小到大,小丫头一直不受家族待见,她看似满不在乎,看来心里却是很在意的。

    正在这时,旁边忽然响起一个惊喜的声音:“墨哥儿,小小,可算是见到你们了。”

    尚未等秦墨、小丫头反应过来,不远处冲过来一个胖子,如同一个大肉球般,滚到了两人面前。

    这是一个很胖,很胖的少年,身上的肥肉将衣服高高撑起,脑袋圆滚滚的,肥肉将眼睛几乎挤成了两条缝隙。

    砰!

    胖少年扑过来,将秦墨、小小抱住,那肥胖的身体,几乎将两人都包裹进去。

    “冬东咚,你小子,真要减肥了!”秦墨的声音,从一团肥肉中隐约传出。

    “你这死胖子,我快憋死了。”小丫头的声音,也是隐隐约约响起。

    胖少年放开两人,放声大笑:“嘿嘿,咱是一时高兴,墨哥儿,恭喜你!说来我真是生气,我家那老头子,一直不放我出来见你。直到墨哥儿前些天突破,老头子才允许我来找你。”

    端详着这胖少年,秦墨目光柔和,这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焚镇冬家的冬东咚,年龄13岁,实则只比秦墨小上数月。

    焚镇三大家族,秦家、冬家和火家,彼此之间一直明争暗斗,三大家族的子弟很难建立真正的交情。

    不过,秦墨和冬东咚则是一个例外,从小时候开始,爷爷秦正兴便嘱咐秦墨,多多与胖少年走动。

    其中的缘由,是因为秦墨的父母,和冬东咚的父母,当初一次结伴外出游历,便再也没有回来。

    只是,八年前,秦墨的修为停滞不前后,两人便鲜少相聚。倒不是说冬东咚有意避开,而是冬家的长辈,不允许冬东咚与秦墨交往过密。

    “小咚,你小子越来越胖了!”秦墨笑容真诚,打趣道。

    “咱这体型是福态,你是不懂的。”冬东咚义正言辞的辩解,“胖子的运气一向很好,对不对,小小?”

    “哼!我很快就不是胖子了,别把我扯上。”小丫头皱着鼻子,反驳道。

    三人聚在一起,闲聊了一阵,看着广场上人头涌动的情景,颇有些无奈,本来想在拍卖会上,买几件中意的东西,看来是买不成了。

    这时,一个聚宝斋的仆从快步走来,行礼道:“墨少,您来参加拍卖会,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是没有位置么?”

    “是。”秦墨点头。

    “请随我来。”那仆从前面领路。

    见此情景,小丫头、冬东咚不禁睁大眼睛,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聚宝斋的仆从,竟会对秦墨如此尊敬。

    要知道,聚宝斋作为大陆三大商行之一,焚镇三大家族与之相比,等于是萤火比之皓月。哪怕是焚镇聚宝斋的一个小小分店,三大家族的年轻子弟也不敢随意进出,那里的东西一般都是他们买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