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至尊剑皇 > 第三十二章 撬阵脚

第三十二章 撬阵脚

    树林中,树影斑驳,轻风伴着月辉,在地上洒上一层淡淡的微光。

    沿着树林中的小径,秦墨与丁执事并肩而行,谈起一些往事,两人不时发出一阵笑声。

    这个小子,到底找我来干什么?真的只是叙旧?

    丁执事很是疑惑,如今秦家族长一系内忧外患,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但是,从秦墨的言谈之间,这少年似乎毫无所觉。

    片刻后,两人走出树林,前方是高耸山岩,已无去路,丁执事想要借口离去。

    “丁执事,你在家族这么多年,不知是否清楚,家族有两处极为隐秘的所在。”秦墨忽然话锋一转。

    闻言,丁执事眉头一皱,纳闷道:“我们秦家的隐秘所在,自然是秦家墓园。至于还有一处隐秘所在,我是从未听说,墨少爷,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狐疑地看着少年,丁执事很怀疑这话的真实性,因为在秦墨儿时的时候,丁执事也经常这般戏弄他。不过,此时此刻,丁执事确实没有以前的心性,陪一个毛头小子玩闹。

    看着前方的高耸山岩,秦墨笑道:“丁执事这些年深居简出,对于家族的很多事情,自然了解的不太清楚。正好趁着夜色不错,我带丁执事进去,到家族另一个隐秘之处瞧一瞧。”

    狗屁!你小子才对家族的事情不甚了了。

    丁执事不禁暗骂,他在秦家待得时间,已经近三十年。再加上一直跟随在太上长老身边,几乎知晓秦家所有的隐秘,这毛头小子竟然这样说他。

    “哼!”丁执事冷哼一声,不再言语,他倒要看一看,秦墨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径直走到山岩面前,秦墨摸索着高耸的岩壁,仿佛是在寻找开启的机关。可是,找了半天,他却摸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瞧得丁执事差点笑出声来。

    “墨少爷,你不会以为这样一块石头,就是开启隐秘之地的钥匙吧?”丁执事看白痴一样,瞪着秦墨的背影。

    进入秦家墓园的钥匙,总共有两把,分别掌握在族长、大长老手中,必须两把钥匙同时启动机关,才能打开墓园通道的大门。

    那样的地方,才能称之为隐秘之地。

    而秦墨随手摸出一块石头,就能当作隐秘之地的钥匙的话,丁执事觉得这么多年都活在狗身上去了。

    前方,秦墨并未言语,掂量了一下手中石头的份量,暗中点头,随即另一只手挥出,施展【迅影切】,划出一道道掌影,在石头上划出一道道浅浅的痕迹。

    片刻,这块拳头大小的石头表面,出现一幅奇异的图案,散发着一层淡淡微光。

    这样的情景,令丁执事不由一惊,他只觉秦墨的手法相当奇特,却是不明白,为何这块石头会淡淡发光。难道说,随手拿起的这块石头,真有什么奇特之处?

    端详着这块石头,秦墨暗中点头,看来重生之后,前世唯一掌握的赚钱本领,并没有退步。

    一上一下,抛着手中的石头,秦墨笑道:“丁执事,你见多识广,见过撬墙脚的事情么?”

    “没有。”丁执事板着脸,暗骂不已,这小子到底要干什么?怎么尽扯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

    “那就可惜了。丁执事连撬墙脚都没见过,那想必也没见过这件事。”

    秦墨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岩壁的一个裂缝前,将这块石头塞了进去。随后,他立即转身,远远的跑开,与丁执事并肩而立。

    终于,丁执事忍不住了,喝问道:“你小子到底在胡闹什么?”

    陪一个**臭未干的小子,深夜在荒郊野外,兜转了这么久,丁执事觉得自己是不是脑袋有毛病,竟与一个毛头小子这般胡闹。

    就在这时——

    咚咚咚!

    地面陡得颤抖了三下,丁执事吓了一跳,随即就看到,远处塞在裂缝中的那块石头,开始骤然发光,光芒越来越明亮。

    紧跟着,整个岩壁也跟着绽放光辉,不过,这种光辉只是稍纵即逝,仅是闪烁了三下,便消失无踪。

    下一刻,以裂缝中那块石头为中心,无数道淡淡的纹路出现,在黑夜中难以察觉,但是,武师级别的高手,视黑夜如白昼,又怎能瞒过丁执事的眼睛。

    在丁执事的视野中,他只见这块高耸的岩壁上,布满了无数道纹路,仿佛有一道狭窄的门户,悄然开启。

    顿时,丁执事脸色大变,骇然道:“这是一个阵法的阵脚!这种阵纹玄奥晦涩,难道是灵级阵法。”

    这个时候,丁执事再难保持镇定,转头瞪视秦墨,这个小子刚才到底干了什么?

    “丁执事,你没见过撬墙脚,肯定不懂我刚才在干什么。”秦墨笑了笑,调侃道:“其实很简单,我刚才就是撬开了一个灵级阵法的阵脚。”

    我去你老母!?撬墙脚和撬开一个阵脚,那能是一回事么?

    丁执事老脸涨红,差点破口大骂,旋即又硬生生忍住,他心中紧跟着泛起惊异,秦墨如何能够撬开一个灵级阵法的阵脚?

    要知道,阵法之道玄奥莫测,精通阵法的武者屈指可数,纵观整个焚镇,能够布置凡级上阶阵法的武者,只有三大家族中的几个老家伙。

    并且,这些老家伙还不具备,单独布置凡级上阶阵法的实力。

    至于布置灵级阵法的高人,焚镇近百年来,根本就没出现过一人。更遑论,撬开一个灵级阵法的阵脚,丁执事听都没听说过这种事情。

    旁边,秦墨端详着这个门户,心中很满意,这个阵脚撬得相当成功。

    其实,这种撬阵脚的手段,说穿了是很简单。就是将【迅影切】的力量,印刻在一个物体上,然后塞进一个阵法的阵脚中,强制性的撬开一个阵法的通道。

    前世,秦墨修炼【迅影切】后,突发奇想,揣摩出这种手段,后来经常和精通阵法的高人,强大的武者合作,撬开秘境、古迹、废墟周围的阵脚,来赚取丰厚的报酬。

    不过,前世秦墨是一个“庸人”,没有真气修为的支撑,印刻在物体上的【迅影切】力量,根本无法持久。

    现在则是截然不同,以武士二段的修为施展【迅影切】,撬开阵脚的那块石头,至少能够支撑半天的时间。

    “墨少爷,到底是怎么回事?”丁执事沉声问道。

    秦墨笑了笑,示意道:“这就是我们秦家第二个隐秘之处的入口,丁执事,咱们一起进去看看吧。”

    率先走在前面,秦墨走进岩壁上的那个门户,望着少年渐渐消失的背影,丁执事终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紧随着踏入门户中。

    门户之内,是一条狭窄的通道,崎岖曲折,地面极是艰涩难行,四周的墙壁极为潮湿,有些地方甚至传来滴水声。

    “丁执事,你将就一下。撬开阵脚的通道,并不是这个阵法的正门,所以比较难走。”秦墨这般解释道。

    闻言,丁执事沉默不语,此刻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保持沉默,静观其变,才是正确的做法。

    片刻,前面的通道陡得宽敞起来,随即走到了通道的尽头,丁执事只觉眼前一亮,一条宽敞的走廊,出现在他的视野中,走廊漆黑幽深,看不到尽头。

    走廊两边的墙壁,悬挂着两排火把,火焰跳动着,似乎燃烧了相当漫长的岁月。

    往前行走一段距离,丁执事才惊觉,走廊的两侧竟是一间间牢房,厚重的金属牢门紧闭,门上锈迹斑斑,有些门上的锈迹甚至有寸许厚度。

    其中有些牢房里,隐隐传出凄厉的吼叫,仿佛是一头凶兽在咆哮,让人毛骨悚然。

    “这座灵级大阵中,竟然是一个巨大的监狱!”丁执事不禁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