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至尊剑皇 > 第三十四章 狼心狗肺

第三十四章 狼心狗肺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秦锦锋那个畜牲,我悄悄唤他来此,将‘困兽牢笼’的秘密托付于他,是对他极为信任。而这个畜牲则向我汇报秦家四年来的变故,说正兴的孙子墨儿,修为一直停滞不前,族长一系后继无人,需要重新考虑族长之位的归属,希望由我出面,让秦义德来接替族长之位。”
  
      “秦义德那小子有几斤几两,我是很清楚的,又怎可能比得上正兴的才能。再加上,正兴还执掌族长之位,让我出面换掉族长,这样的要求毫无道理,我自然不可能答应。”
  
      “不过,秦锦锋那畜牲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我当时也能够理解。毕竟当年,秦锦锋年长,正兴年幼,以长幼而论,秦家族长之位本该由秦锦锋来坐。那时墨儿修为停滞不前,族长一系数年后,必然会逐渐式微。这样的变故,自然让秦锦锋那畜牲看到了希望。”
  
      “所以,我当时驳回了那畜牲的要求,还痛斥了他一番。但是,考虑到那畜牲当时所说,并非全无道理,便做出承诺,如果将来族长一系式微,我就支持长老一系,让那畜牲的孙子接掌秦家族长之位。”
  
      “交待完这一切,我便立刻闭关。也都怪我,当时突破的心情太急切,没有注意到那畜牲的异样。”
  
      “直到有一天,我闭关的紧要关头,那个畜牲突然出现。佯装是来探望我,却趁我不备,一举将我击成重伤,打穿我的四肢,用百裂千炼刚制成的锁链,将我囚禁于此。”
  
      “这畜牲临走时还扬言,等到他将族长一系斩尽杀绝,再提着正兴爷孙的头颅,来好好探望我。”
  
      “我好气,我好恨啊!我有眼无珠,竟将秦家隐秘之事,托付给这样一个贼人,真是愧对秦家先祖啊……”
  
      凄厉的喊叫声,在大厅中不断回荡,太上长老忽然面色潮红,噗得一口鲜血喷出,显是心绪激荡至极。
  
      “太上长老,您别激动,您是秦家的中流砥柱,千万不能有事啊!”丁执事双目泛红,连声劝慰。
  
      “中流砥柱?我现在这模样,四肢尽废,实力大减,误信贼人,还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秦家的中流砥柱?”太上长老一阵悲笑,眼角滑落悔恨的泪水。
  
      不远处,注视着这位状如癫狂的老者,秦墨眼中掠过一丝悲凉,他之所以推测到,太上长老很可能囚禁于此,是因为前世的一桩事情。
  
      前世,不仅焚镇毁于漫天黑炎之中,便连万仞山的一角也被烧毁,一片诡异的废墟也由此暴露出来。后来有人在废墟中搜寻,曾在这片废墟中,发现一些妖兽的尸骸,同时,还有一具人类的尸体,四肢被洞穿,死状极惨,又疑似秦家的一位长老。
  
      这样的传言,被秦墨辗转听到,因此有些印象,但那时四处流浪,也无法考证。
  
      前些天整理先祖的手稿,其中谈及家族的另一处隐秘之地-“困兽牢笼”时,第一代族长秦奇朔留下叮嘱,“困兽牢笼”事关重大,秦家子孙每一代,最好以口口相传,只有一人知晓。
  
      当年,秦奇朔重伤逝去时,便将“困兽牢笼”的秘密,告之了那时秦家的大长老。
  
      由此推测,如今“困兽牢笼”的秘密,必定掌握在上一任大长老,也即是太上长老手中。
  
      而“困兽牢笼”所在的位置,正是前世毁坏的万仞山一角的区域,秦墨这才惊觉,产生一种推测,难道前世的那具尸骸,竟是一直音讯全无的太上长老么?
  
      事实,正如秦墨之前猜测的那样,可是,他却是没想到,太上长老被囚禁于此的经过,竟是如此的曲折,又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正在沉思时,秦墨忽然听到一声怒喝,只见太上长老怒容满面,指着丁执事,吼道:“丁执事,‘困兽牢笼’的所在,历来只有族中大长老知晓,你怎么来到这里的?你难道已经投靠秦锦锋那畜牲,故意来此套我的话?”
  
      “不是,不是,太上长老,您误会的?”
  
      丁执事慌忙摇头,连连否认,陡得想起秦墨,连忙转头,“墨少爷,你快来帮忙解释一下。”
  
      “墨少爷?难道是墨儿……”
  
      太上长老霍然抬头,注视着不远处的黑发少年,嘴唇颤抖蠕动,努力想认清秦墨的模样。
  
      迈步上前,秦墨轻声道:“太上长老,前些天‘引气贯体’仪式,我在家族墓园中,无意中发现先祖的手稿。所以,趁夜与丁执事一起,想来这里瞧一瞧,想不到……”
  
      说着,将手稿中一页的结构图取出,递了过去。
  
      “这是……,竟是先祖的亲笔手稿。”
  
      握着这页手稿,太上长老双手颤抖,终是泪流满面,“墨儿,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爷爷,我是秦家的罪人啊!”
  
      “太上长老,您不用担心,只要将您救出去。将秦锦锋的罪行公布于众,秦家上下一定会群起而攻之,将那畜牲一举铲除。”
  
      丁执事咬牙说道,猛地抓起一条锁链,运掌如刀,劈来下去。
  
      哗啦一声,锁链震动了一下,丝毫无损,反而是丁执事的手掌崩裂,鲜血流淌而出。
  
      太上长老一声叹息,道:“丁执事,不用白费力气,这锁链是百裂千炼钢所铸,除非是灵级中阶的武器,才能够斩断。况且,就算斩断锁链,将我救出去,也是于事无补。”
  
      “你刚才也说了,那畜牲布局多年,秦家六成的高层已倒向他,并且,还得到火家的全力支持。我如果实力尚在,出去之后,或许还能扭转局势。可是现在,我的实力最多是武师级别,就算将那畜牲的罪行公诸于众,又能如何?”
  
      闭上眼睛,太上长老脸色晦暗,露出绝望之色:“说到底,古幽大陆,武力才是一切,唯有强者,才有话语权。”
  
      丁执事眼睛充血赤红,使劲攥着锁链,想要将之扯断,鲜血从指缝中不断流出。
  
      铿!
  
      秦墨从百宝囊中,取出那把四尺青锋,剑锋如泓,寒气逼人。连连挥动,四道剑光掠起,四条锁链应声而断。
  
      哗啦啦……,百裂千炼钢制成的锁链,已是散落一地,太上长老、丁执事皆是一脸呆滞,尚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把剑,难道是先祖的佩剑!?”太上长老不禁惊呼,难以置信。
  
      丁执事也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紧盯着这把四尺青锋,辨认这把长剑的来源真伪。
  
      凡是秦家子弟,对于秦墨手中这把剑的外观,实在是太熟悉了。因为先祖秦奇朔的雕像,坐落在秦家广场上,已经有百年之久,对于先祖的那把四尺佩剑,自是记得清清楚楚。
  
      这把四尺青锋,剑锋如泓,如同一弯秋水,散发森森寒气。它能够斩断百裂千炼钢的锁链,必定是一把灵级中阶的宝物。
  
      这样的一把宝剑,即使秦墨否认这是先祖的佩剑,太上长老和丁执事都不会相信。
  
      “先祖的佩剑,与他的手稿放在一起。”秦墨这般说道。
  
      “承蒙先祖眷顾,让我能够恢复自由。可惜,我实力大损,对秦家现在的形势,没有什么帮助,墨儿,希望你不要怪我。”
  
      太上长老摇头叹息,忍着剧痛,将穿在四肢上的锁链抽离,神情之间却是没有丝毫喜悦。
  
      原本能够摆脱囚禁,是太上长老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是现在,这位老人越发的失落。
  
      昔日,太上长老是焚镇有数的高手,秦家的首脑人物,此刻却沦落到这番地步,这样的落差,确实令他难以承受。
  
      “太上长老,您不必担心,现在秦锦锋那混蛋势大,您先觅地潜修,等到恢复实力,再找那畜牲算账。”丁执事连声劝道。
  
      “恢复实力?谈何容易,我年纪老迈,想要恢复到巅峰修为,几乎不可能了。”太上长老苦笑不已,他知道丁执事是在安慰自己。
  
      “那倒不一定。”
  
      在两个老者诧异的注视下,秦墨取出一个盒子,四四方方,也不知里面放着什么。
  
      啪!
  
      盒子打开,一股奇特的香味涌出,瞬间充斥整个大厅,太上长老吸上一口,顿时觉得气血通畅了许多。
  
      “这,这是……”
  
      …………………………………………………………
  
      (本书的封面票选,正在我的公众微信号火热进行,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请抓紧最后一波投票时间。)
  
      </br>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