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至尊剑皇 > 第三十六章 秦家族会

第三十六章 秦家族会

    “停,停,丫头,快停下来!”秦墨连忙制止小丫头的行为。
  
      “墨哥哥,你不是说,我的惊人体质已经开始苏醒,修炼任何武学,都是手到擒来么?”
  
      小丫头停了下来,她也发觉根本不适合修炼【卷地步】,不禁对秦墨之前的话,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从墓园回来后,秦墨曾悄悄告诉秦小小,她以后能够修炼武学,能够修炼出真气了。这令小丫头兴奋不已,可是数天以来,小丫头换了好几种武学修炼,却是与以前一样,毫无进展。
  
      秦墨正色道:“丫头,你只是没有找到适合修炼的武学,相信我,你现在的武学天赋,是极为惊人的。”
  
      “真的么?墨哥哥,我总觉得,你是在安慰我。”小丫头脸上有着浓浓的怀疑。
  
      这丫头,越来越不好忽悠了!
  
      秦墨暗中叹息,随即将前世听过的一些武道强者故事,说给小丫头知晓。有些人体质特殊,修炼其他武学毫无进展,可是一旦修炼适合其体质的武学,则能一日千里,迅速成为一方强者。
  
      听着秦墨绘声绘色的讲述,小丫头这才释然,相信了秦墨之前的话。
  
      “丫头,家里现在热闹的很,你要是陪我练功无聊,就到外面去玩吧。”秦墨这般劝道,他是担心这丫头再破坏他的练功房。
  
      秦小小使劲摇头,坚决不愿离开秦墨,自从她的赤凰之体开启后,每当睡着之后,就会做相同的梦,总是有一个声音在梦里呼唤她,说是很快就会来找她,带她去应该去的地方。
  
      每天夜里,小丫头都会从睡梦中哭醒,紧抱着秦墨不愿离开,这些天以来,她连喜欢睡觉的毛病都改掉了,也比以前更缠着秦墨。
  
      “好吧,丫头,那你就待在这里。等族会结束后,我陪你好好玩几天。”秦墨笑着说道。
  
      小丫头连连点头,兴奋不已,她就等着秦墨这样承诺呢。
  
      “继续修炼!”
  
      弹身而起,秦墨重新跳到四周的一层石珠上,身形摇晃,竭力维持平衡,踏着【卷地步】,气贯指尖,施展【回风剑指】的招式。
  
      这种修炼的方式,是他与太上长老探讨后,最终决定的。
  
      知晓秦墨得到先祖的“力量种子”后,太上长老便告诫他,这段时间不要再服用丹药,或者,用【释丹化气盘】来修炼。
  
      因为,先祖秦奇朔是一名大武师级别的强者,其骸骨中的“力量种子”极强,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吸收的。
  
      秦墨体内必然还残留着,这个最强“力量种子”的大量精华,需要通过不断的锤炼,才能一点一滴的激发出来。
  
      经过这些天的修炼,秦墨深刻体会到这一点,即使没有刻意修炼,真气也随着武技的修炼,有着明显的增长。
  
      以这样的速度,秦墨预计在族会开始前,他的修为能达到武士三段,而体内的紫色真气,也将达到三成。
  
      嗡!
  
      一道指劲破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秦墨双脚一滑,继而腰身一扭,迅速稳定身体的重心。
  
      这一次,他终于成功施展出,一招标准的【回风剑指】。
  
      “不容易,终于摸到【卷地步】的窍门,继续……”
  
      练功房中,黑发少年踩着一层光滑的石珠,身形东倒西歪,努力施展着武技。
  
      渐渐的,秦墨的身法越来越流畅,脚踏石珠,如履平地,而【回风剑指】的招式,也是越来越纯熟,迸发出益发锐利的指劲。
  
      时间,也随之一点一滴流逝……
  
      ……
  
      清晨,太阳尚未升起,刚刚破晓的时候,秦家庭院中就热闹起来,家族中的下人们天没亮就爬起来,往来走动忙个不停。
  
      今天,即是秦家族会的日子,秦家上下任何一人,都不敢有丝毫怠慢。
  
      秦家门外的一片青岩空地,则是不断有一辆辆马车赶到,这是从焚镇附近地区,赶来的秦家旁系、外系。
  
      若是以往的族会,家族的旁系、外系并不能参与,但是这一次的族会,牵涉到十年一度的“引气贯体”仪式,旁系、外系也获得参加的资格。
  
      毕竟,家族的旁系、外系中,如果出现一位杰出的三代子弟,同样会受到家族的重视,获得重点培养。
  
      蹬蹬蹬……
  
      远处的道路上,一辆朱红色的马车驶来,车帘掀起一角,里面坐着一个青衫中年,以及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
  
      “父亲,这就是我们秦家祖宅么?”浓眉大眼少年看着远处的秦家,眼中跳动着灼人的光芒。
  
      “是的,这就是我们家族的祖宅。我们这一旁系,人丁单薄,一直式微。如果你能在族会上一鸣惊人,大放异彩,我们这一旁系还有希望。云江,我一生平庸,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青衫中年沉声说道。
  
      “父亲,您放心。此次族会,我一定击败所有三代子弟,独占鳌头,让我们家成为旁系第一。”浓眉大眼少年坚定说道。
  
      ……
  
      同一时间。
  
      秦家的一处院落中,一个面冠如玉的少年正在施展拳技,气随意动,身随拳走,浑身涌动淡淡的光华,身周一层真气涌动,犹如一件轻甲,披挂在身上。
  
      这少年的拳技,气势雄浑,每一拳轰出,皆有淡淡的紫芒闪烁,迸发出铁马金戈般的声响。
  
      随即,一拳轰出,拳劲激荡,直射五十步外的一根粗大木桩。
  
      砰!
  
      直径半米的木桩剧烈颤动,出现一个清晰的拳印,深达半尺。
  
      “好!紫色真气果然不凡,竟能在武士五段的境界,将拳劲透达五十步开外。”
  
      不远处,一直观看的秦义德赞道:“憾儿,你的【破军拳】已经达到第三重,不愧是我秦氏少有的天才。”
  
      闻言,秦憾收拳而立,冷笑道:“父亲,你放心!我体内的紫色真气,已占全身真气的五十分之一。再有第三重的【破军拳】,此次族会上,三代子弟第一的位置,非我莫属。”
  
      “不过,三代子弟第一的位置,并不是我的目标。我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将秦墨彻底击败,让他体无完肤,这样方能证明,我才是秦氏少有的天才。”
  
      ……
  
      与此同时。
  
      练功房中,秦墨单足而立,仅凭一只脚尖,站在一颗石珠上面。他维持这个姿势,已经整整一个昼夜。
  
      此时,一缕缕雾气,在他身上升腾着,秦墨整个人仿佛笼罩在一团雾气中,他的鼻翼扇动,呼吸之间,两缕雾气徐徐吸入鼻中,又从体表的毛孔中排除,形成了一个奇妙的真气循环。
  
      丹田中,真气如平静的湖水,波澜不惊,其中紫色的真气,占据了近三成。
  
      突然,丹田中的真气涌动起来,翻腾不止,朝着全身经脉迅猛涌去。
  
      这时候,秦墨动了起来,悬空的另一只脚踏出,踩在另一颗石珠上。两只脚,分别只踩着一颗石珠,开始施展【回风剑指】。
  
      一时间,秦墨的脚步或前或后,或左或右,身形时而俯冲,时而后仰,却是脚踏石珠,灵动之极。
  
      一道道指影掠空,笔直如剑的指劲,弯如残月的指劲,盘旋成圆的指劲,【回风剑指】的三层剑指交织在一起,被秦墨纯熟的施展出来,丝毫没有滞涩之处。
  
      这些指劲射在墙壁上,留下一道又一道清晰的痕迹,尤其是屋顶,早已布满纵横交错的指痕。
  
      砰!
  
      突然,体内传出一阵脆响,秦墨身周的真气之雾发生变化,迅速凝聚,如同一层淡紫的薄纱,覆盖在他的体表。
  
      气聚成纱!
  
      吱吱……,脚下的石珠传来一阵响声,秦墨停了下来,脸上浮现一丝微笑,终于在族会之前,突破到武士三段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