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至尊剑皇 > 第四十三章 四面楚歌

第四十三章 四面楚歌

readx();    “气中蕴紫,武士无敌!“
  
      秦家后院的大树上,高长老神情惊愕,坐在身下的那根树枝“咯吱“一声,差点当场断裂,幸亏他及时提气,才避免出丑。
  
      大树中,那个苍老声音响起,也是极为吃惊:“真气化紫,想不到秦家竟出了一个这样的天才!”
  
      高长老眯着眼睛,凝神望去,继而微微摇头:“秦憾体内的真气,最多只有五十分之一,转化紫的境界,还差得远呢。”
  
      “那也很不错了。”那个苍老的声音嘿嘿笑着,“这一战的结局,再无悬念,老高,多谢你的1000枚下阶真元石。”
  
      “你这家伙,就那么想赢我一次么?”
  
      高长老无奈摇头,轻声叹息,“可惜,秦墨这小子心性不错,秦正兴为人豪烈,我本来期望看到,秦家由族长一系执掌的。”
  
      “老高,你省省吧,这年头好人不长命……”
  
      话未说完,前院传来一阵轰然,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
  
      擂台上,秦憾双拳紫光弥漫,上衣寸寸碎裂,露出极为强悍的肌肉,他的气势不断攀升,转眼之间,便超出武士五段的程度。
  
      “秦墨,受死吧!”
  
      秦憾的身体旋转起来,形成一团螺旋气旋,将周围地面刮出一圈圈痕迹,气旋之中,传出金戈铁马的啸声。
  
      “想不到,修炼出紫色真气。”秦墨目光微动,感到意外。
  
      贵宾席上,冬源波震惊失色,关武士境界紫色真气的传说,他当然听说过,却是想不到,竟会在秦憾身上出现,这一战的结果,已经不言而喻,秦墨再无一丝胜算。
  
      “糟糕!这是‘军破万敌’,破军拳的最强杀招!墨儿危险!”
  
      秦正兴霍然起身,想要跃到场中救援,他能感受到秦憾这一拳的威力,那是想致他孙儿于死地。
  
      忽然,两道强大的气劲袭来,锁定秦正兴的身形,正是火博阳、火凯阁出手,两人瞪视着秦正兴,得意冷笑。
  
      “正兴族长,小辈们的比试,你还是不要插手了。”火博阳阴恻恻说道。
  
      “没错。族比如果随意干涉,岂不是惹人笑柄么?”火凯阁注视场中的战况,眼中掠过一股快意。
  
      顿时,秦正兴怒发冲冠,怒喝道:“滚开!”
  
      墨儿!?
  
      看着擂台上的情景,秦正兴睚眦欲裂,奈何他面对的是焚镇两大高手合力,一时间又如何能脱身。
  
      “死!”
  
      一声暴喝,剧烈旋转的气旋中,秦憾狂奔而出,右臂肌肉如虬龙般膨胀,拳挟紫光,迸发出铁马金戈的力量,冲向对面的黑发少年。
  
      砰砰砰……,这道紫色拳劲所过之处,地面顿时碎裂,犁出一道笔直的痕迹。
  
      这样惊人的一拳,从某种程度上,已经超出武士的境界。
  
      “风剑一指破千钧!”
  
      站在原地,巍然不动,秦墨食指中指并拢,指尖微微颤动,隐有紫光一闪,继而蕴于指内,流转出无比锋锐的气息。
  
      噌!
  
      紫拳与剑指相撞,一圈透明而强烈的气浪,以两人为中心激荡开来,两人以血肉之躯的碰撞,竟是爆发出兵刃撞击的嗡鸣。
  
      “这是……”
  
      秦憾双目圆睁,眼中浮现惊骇欲绝之色,他感到那两根指头中的力量,竟是如此熟悉,熟悉得令他惊惧。
  
      那浓烈,极具穿透性的真气,秦憾再熟悉不过,正是紫色真气的特质。并且,那两根手指中内蕴的紫色真气,其穿透性比他强上数倍。
  
      “你这废物,竟然也……”
  
      噗!
  
      那两根手指宛如剑锋,切开了秦憾的拳头,鲜血迸射,白骨隐现,随即,剑指去势不止,顺势一划,斩断了秦憾的手臂。
  
      惨叫连连,秦憾捂着断臂伤口,朝后退去,神情惊惧莫名,他能感受到,秦墨身上冰冷的杀意。
  
      “想杀人,就要有被杀的觉悟。”
  
      秦墨身形一闪,出现在秦憾身侧,一拳砸在其脸上,轰得那张面冠如玉的脸庞血肉模糊。
  
      凶猛的拳劲,将秦憾满嘴的牙齿震碎,只能咿呀叫唤,却是说不出一句话。
  
      “你放心,你不会再有机会,站在我面前了。”
  
      秦墨冰冷的话语响起,一脚踹在秦憾小腹丹田处,蕴含三成紫色真气的力量,如狂涛一般疯狂涌入,将秦憾的丹田绞得稀巴烂。
  
      砰……
  
      一条断臂从半空跌落,秦憾的身体则如离弦之箭,朝着贵宾席飞掠而去,轰然坠在贵宾席上。
  
      “不好意思,激战之中,一时收手不住,大长老,你快看看你孙子的情况吧。”秦墨淡淡说道。
  
      一刹那,广场上,贵宾席上,还有秦家后院观战的两人,尽皆陷入沉默,所有人都无法相信看到的一幕。
  
      秦憾,这个被认定是秦家三代子弟第一人,秦家少有的天才,竟然败了,而且败得如此惨。
  
      广场一片寂静,随即爆发出一阵狂暴的惊呼,人群瞬间沸腾了。
  
      可是,这样的惊呼尚未持续几个呼吸的时间,便被一声暴喝打断。
  
      “秦墨,你这畜牲!同台较技,竟然重伤同辈天才!”
  
      贵宾席上,大长老双目赤红,神情几欲噬人,注视着秦墨的眼神,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大长老,不好了。”
  
      检查秦憾的伤势,荣执事惊惶喊道:“憾少爷经脉断裂大半,丹田碎裂,伤势极重,就算能够伤愈,也是一个废人。”
  
      闻言,在场众人心神一颤,皆是震惊于秦墨下手的狠绝。
  
      “秦墨,你这小崽子,你干得好事,我要你死!”秦义德额头青筋怒张,狂怒咆哮。
  
      旁边,大长老身躯颤抖,神情冷厉之极,寒声道:“族比较技,却嫉妒我孙儿的天才,暗施手段,重伤我孙儿。秦墨,你罪不可赎,我要将你千刀万剐,为我孙儿恕罪!”
  
      “哼!你们谁敢动墨儿!?”
  
      砰得一声,秦正兴拼尽全力,挣散火家两老的气机锁定,站在众人面前,厉喝:“秦锦锋,你还有脸说同台较技?刚才秦憾那一拳,分明是想致墨儿于死地,现在秦憾自食其果,你竟还有脸说别人。你的脸呢?都被狗吃了么。”
  
      “闭嘴!秦正兴,我不想和你争辩。”
  
      大长老神情不断变幻,继而阴冷的骇人,忽然高声道:“秦正兴身为一族之长,却纵容其孙秦墨,暗施手段,重伤我孙儿。他的用心着实恶毒,妄图将我等秦家长老,尽数铲绝。想他秦正兴,担任族长数十年,却是毫无作为,又嫉贤妒能,排除异己,根本不配当我族的族长。”
  
      “今天,我秦锦锋忍无可忍,希望在场诸位相助,将秦正兴一伙人尽数擒下,一网打尽。”
  
      “天公地道,希望我秦家众人齐心协力,铲除秦正兴这一群毒瘤!也希望火家、冬家的诸位,能够鼎力相助。”
  
      这一番话,由大长老灌注真气喊出,在前院广场上不断回荡,震得人群头晕目眩。
  
      秦家十年一度的族会,怎么突然变成这种场面?
  
      秦家长老一系发难,想要一举铲除族长一系?
  
      大长老是不是急怒攻心,才突然有此举动?
  
      各种各样的疑问,在人群心中盘旋,在场大多数人都是秦家子弟,虽然知晓族中两系争斗不断,却是决计没有想到,会演变成这样的局面。
  
      这时,火家族长火博阳朗声道:“锦锋大长老所言极是,秦正兴这些年所作所为,排除异己,独断专行,确实是你们秦家的毒瘤。既然锦锋长老想要肃清秦家,我们火家愿意鼎力相助。”
  
      话音落——
  
      在场火家的十数位高手有了动作,刷刷刷的窜动,将秦正兴围在中间,释放一股股气机,将其锁定,让他难以动弹。
  
      “秦正兴,你最好不要妄动。你虽然是武师八段的高手,但是,也敌不过我们这么多人合力吧?”火博阳得意笑道。
  
      “秦正兴,你敢动弹一下,你孙子立刻就死在你面前。”
  
      火家大长老火凯阁寒声说着,他一直注视场下的秦墨,目光中跳动着彻骨的杀机。
  
      场下,秦墨身周,也出现十数个大汉,穿着秦家内院护卫的服饰,一个个散发的力量,却是武士五段以上的修为。
  
      与此同时,贵宾席上,秦家一大半的高层人物,皆纷纷起身,站在大长老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