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至尊剑皇 > 第五十四章 香艳交易

第五十四章 香艳交易

酒楼包厢里,秦墨见到了火迷炎,在他记忆中,这是6岁之后,两人第一次单独见面。

    桌上,燃着两支香烛,弥散着淡淡的清香,与桌前红衣似火的火迷炎相映,透着一种心猿意马的意味。

    “墨哥,你来了。好久不见。”火迷炎轻笑着,眼角上翘,目光流转,有着一股子青涩的媚意。

    显然,为了这次的会面,火迷炎精心打扮过,精致如瓷的容颜,淡紫的双唇娇艳欲,犹如含苞待放的花蕾,令人想扑上去狠狠品尝。

    由于修炼火家功法的缘故,火迷炎的娇躯很丰腴,一袭红衣劲装将她曼妙的身段,完美的凸显出来,双峰高耸,蜂腰盈盈不禁一握,浑圆的双腿充满惊人的弹性,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上一把。

    秦墨目光微动,抛开火迷炎令人厌恶的品行,她确实是焚镇罕有的美人,难怪焚镇的年轻一辈对她趋之若鹜。

    “何事?”

    秦墨坐了下来,望着桌上的酒壶、酒杯,心中有些讶然,难道说火家想用美人计,让他在三族大比中放水?

    火家的那几个老家伙,应该没那么傻吧,进入“烈阳宗”的弟子名额,只有三族大比的第一名。火迷炎不会自信到,认为她的魅力,足以让别人放弃这个名额。

    “墨哥,你我许久不见,何必这么生分。今晚难得相聚,我先敬你一杯。”栢镀意下嘿眼哥关看嘴心章节

    火迷炎倒了两杯酒,递了一杯过来,醇厚的酒香,夹杂着少女的体香,扑面而来,又是在这样狭小安静的包厢里,足以勾起任何雄性动物的欲望。

    秦墨却并未接过酒杯,神情淡淡,道:“迷炎小姐,你派人传讯给我,说是有极要紧的事情。我才赴约,有话请直说,我和你的关系,还没要好到喝酒聊天的地步。”

    平静淡漠的话语,如同一根利箭,刺在火迷炎心中,让她俏脸一白,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她无法相信,一个男人会如此冷漠的拒绝她。

    一直以来,焚镇的青年才俊们,无不围绕在她周围,对她言听计从。她只需稍稍假以辞色,那些男人们就如同饿狼一样,恨不得捧着她的脚趾,跪下来****。

    哪怕是族中那些长辈,表面上一本正经,但凭她作为女人的直觉,能够清晰感受到,那些长辈私下注视她的目光,都掩藏着恨不得将她吞下去的欲望。

    可是,秦墨从进入包厢开始,除去开始一眼打量之外,竟是再没正眼看过她。仿佛在这少年面前的,根本是一团空气,他是对着一团空气自言自语一样。

    银牙暗咬,火迷炎放下酒杯,挺着****坐直,轻声道:“我想和你做一笔交易,数天后的三族大比,希望你能输给我哥哥,助他获得进入‘烈阳宗'的弟子名额。”

    闻言,秦墨有些目瞪口呆,他想不到火迷炎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一时间,他不知该说什么。到底是火家的那几个老家伙蠢,还是火迷炎自己蠢呢?

    烈阳宗的弟子名额,秦墨虽然不太在意,但是,对于焚镇三大家族来说,族中子弟进入这个八品宗门,意义极其重大。

    一个八品宗门的底蕴,超过焚镇三大家族太多,单是典藏的武学秘籍,就拥有大量的灵级武学。如果天资出色,能够跻身内门弟子的行列,甚至可以接触到玄级武学。

    焚镇三大家族,任何一族只要出现一位天才,修炼灵级中阶以上的武学,势必打破三大家族之间的平衡。

    而火迷炎竟然提出,在三族大比上,让秦墨输给她哥哥,这少女是对自己的美貌,自信到何等程度,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秦墨撇嘴,他想讥讽两句,但又觉得以自己前世今生加起来,数十年的阅历,与一个肤浅少女计较,实在是没意思。

    笑着摇头,秦墨起身,准备离去。

    “秦墨,你不许走。如果你现在走了,你会后悔的。”火迷炎霍然起身,俏脸神情变幻,猛地一咬牙,解去火红的上衣。

    顿时,包厢为之一亮,脱去红色外衣,火迷炎上身只穿着一件小衣,再也遮不住她火爆的娇躯。傲人的胸脯高耸,将那件小衣顶起,裸露在外的手臂,白皙如玉,因为她激荡的情绪,皮肤泛着诱人的玫瑰红,宛如任人采摘的青涩果实,透着无比诱人的可口感觉。

    “如果你答应这笔交易,从今天起,一直到三族大比前,每天晚上我都是你的。”

    火迷炎轻声说着,说完这句话,颈脖已是一片酡红,仿佛醉酒一样,她的呼吸有些急促,致使胸脯上下抖动,透过那件小衣的领口,甚至可以看到大片白雪般的肌肤。

    此刻,这红衣少女近乎半裸,却是通体燥热,想到下一刻,秦墨的手就会抚上她的胴体,她心中就泛起一种莫名的兴奋情绪。

    “墨哥,你如果答应,就喝了这杯酒。然后,你想在这里,或是在那里,都可以。”

    火迷炎说到此处,羞涩低头,那乖巧柔顺的美态,与她平时的高傲冰冷,简直是判若两人。如果被焚镇的其他少年看到,估计当场就扑过去了,在她身上肆意驰骋,狠狠蹂躏这具软玉温香的娇躯。

    “喝了这杯酒……”

    秦墨接过酒杯,抬头,看着又羞又喜的娇媚少女,他不禁笑了起来。

    咔嚓!

    酒杯被捏碎,酒水顺着秦墨的手落,他抬手嗅了嗅,淡淡道:“很香,酒很香,你的身体也很香,这酒里的散功散,也很香。”

    “你怎会知道!?”火迷炎杏目圆睁,难以置信。

    为了让秦墨喝下这杯散功酒,她精心布置了包厢,香烛的气味,醇酒的香味,还有她的体香。

    三种香味混杂在一起,再加上她以身为饵,曲意逢迎,在火迷炎想来,焚镇上任何一个男人,都抵御不了这种诱惑。

    只要秦墨喝下这杯特制散功酒,一切就已成定局,即使有秦家太上长老帮助,将他体内的散功散驱除,也必定使他实力大打折扣。

    可是,秦墨竟然识破了这一切。

    “该说物是人非,还是说,你的本性就是如此呢……”

    秦墨笑了笑,不禁想起了6岁之前,那时的他意气风发,火迷炎对他极是痴迷,曾经发誓非他不嫁。之后,当他修为停滞不前,这少女的嘴脸就彻底变了。

    “看在是童年玩伴的份上,给你一句忠告,专注于修炼,强大的实力,才是安身立命之本。这个大陆的广阔,远比你心能够到达的地方,还要辽阔的多……”

    秦墨再不停留,转身离去。

    “秦墨,你这个混蛋!你敢现在离去,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今天我受的耻辱,将来一定会全部还给你。”

    火迷炎贝齿咬得咯吱作响,绝美容颜扭曲,仿佛一只暴怒的美女蛇,既是魅惑,又透着说不出的可怕。

    咯吱!

    秦墨走出包厢,关上门,目光一动,敏锐的感知展开,如同潮水般蔓延,将四周的情景尽显脑海中。

    不远处的一个包厢中,一个美丽的少女浮现在脑海,这少女的容貌与火迷炎七分相似,只是更成熟了一些,这是火迷炎的姐姐火英英。

    “你们两姐妹,倒是计划的周详。我只要喝下散功散,你就会冲进去,与火迷炎一起,合力将我擒下么?”

    秦墨嘴角翘起一个冰冷的弧度,对于火家两姐妹的用心,实是感到有些厌恶了,“既然你们如此处心积虑,我也要有所表示,数天后的三族大比,我就给你们火家,一个难以忘怀的回忆吧。”

    转身,秦墨离开了酒楼。

    另一个包厢中,火英英窜了出来,急忙奔进火迷炎的那个包厢,看到得是近乎半裸,泪流满面的妹妹。

    “妹妹,怎么了?难道秦墨那小子,把你怎么样了?”火英英俏脸失色。

    火迷炎使劲摇头,美眸涌动怨毒,恨声道:“姐姐,他连正眼都没瞧我一眼。我好气,我好恨!我从没受过这样的侮辱,我火迷炎发誓,总有一天,我会让秦墨像狗一样,趴在我面前,向我摇尾乞怜。我发誓……”

    说着,火迷炎再也按捺不住,扑在火英英怀中,放声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