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01章 回到大唐初期

第01章 回到大唐初期

    西北地区,一年之中最冷的季节,腊月,北风似万马奔腾,呼啸而来,疾驰而去。冷风似刀。

    柳一条倚靠在自家的屋顶,抬头看着这个时代灰蒙蒙的天空。任由凛冽的寒风自他的身体穿过。

    “爹,大哥都这样一个时辰了,会不会有事啊?”柳二条看着呆在房顶一动不动的大哥,担心地说道。

    “唉,可能是他想不开吧,让他好好想想吧。西村的王家,咱们惹不起。”柳老实无奈地长叹了口气,大儿子这个样子,他心里也不是个滋味。但是那个王帅,确实不是他们这种小老百姓能惹得起的。他爹王堵是县里的衙役,平时爱结帮拉伙,在这带很有势力,柳老实不想把事情闹大。

    “可是这事确实是那个王帅不对,谁让他抢咱们的白菘(现在的白菜)了?!”柳二条一脸地愤愤,“那天要不是有杨叔拦着,大哥指定被他们打死了。”

    “你大哥现在不是没事吗?再说事后王帅不是赔了一贯银钱了吗?这事就到此为止了,你以后不许再提,知道吗?特别是在你大哥面前。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也难怪他会想不开。可是谁让他生在了咱们穷苦人家了呢。唉!”柳老实还是想把事情压下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是把王帅惹急了,还指不定会再出什么乱子呢。只是,苦了柳一条这孩子了。

    “知道了,爹。可是,我担心大哥,上边那么冷,万一他再冻出个好歹来。他身上都还有伤呢。”柳二条说道。

    “没事的,你哥的身体一向都很壮实,冻一冻,无碍的。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说不定过一会他就想明白了。”柳老实叹了口气向柳二条吩咐道:“你去让你娘多准备一些姜汤,等你哥下来了拿给他喝。那东西防寒。”

    “恩,知道了,爹。我这就去。”说完柳二条就转身去了厨房,他娘柳贺氏正在那里准备晚饭。

    “二条,你哥还没下来吗?呜呜,这孩子,怎么就那么倔呢,先是被人打了个半死,现在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可怎么办啊?”说着柳贺氏就小声地哭了起来。

    “娘,你别太担心,爹说我哥只是一时想不开,过几天就没事了。”

    “你爹?”一听柳二条提到柳老实,柳贺氏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她道:“这事主要还不是怪他,要不是他胆小怕事,非要把这事压下来,你哥也不至于会受这么大的委屈。这次你哥要是缓不过来,我跟他没完!”

    “唉!”柳二条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没说出来。在这件事上,他也报怨过,如果不是柳老实太过懦弱,当时的态度强硬一点,大哥的心里也许就能好受一些。但是柳老实是他和大哥的爹,他们又能说些什么呢。

    “爹让你给大哥多准备些姜汤,大哥晚会下来了给他多喝一些祛祛寒。”屋里的气氛有些压抑,憋了半天,柳二条还是没有说出些什么,只是把柳老实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这还用得着他提醒吗?姜汤我老早就准备好,一直在锅里温着呢。就等你哥什么时候下来了。”柳贺氏擦干眼角的泪水,透过窗户看着房顶上的儿子,怔怔出神。

    “我去看一下小妹,她爱蹬被子,这大冷天的,没人看着可不行。”柳二条见没什么事,就找了个借口退了出来。

    到内间,柳小惠在床上睡得正香,只是她身上的被子已被蹬出了大半。柳二条摇头笑了笑,上前轻轻又把被子盖好。这些事情以前都是大哥来做的,没想到现在轮到他了。

    柳一条坐在房顶,离得虽远,但柳老实与柳二条的对话他还是听到了。他苦笑了一声,如果柳老实知道他的儿子真的被那个王帅给打死了会作何感想。如果柳老实再知道此时在他儿子体内的是另外一个人的灵魂他又会作何感想。

    穿越吗?柳一条心中苦,虽然穿越是21世纪很多青少年甚至老壮年的梦想,但是却不是他想要的。

    在21世纪他有一个爱他且他也爱的爱人,也有一份他很喜爱且又很有前途的工作。他不想来,真的,如果有选择的机会,就是打死他他也不会来到这个莫明其妙的世界。他有女朋友等着他去疼爱,他有事业等着他去完成。但是在这里呢,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有他这个名字,柳一条,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的安排,他附身的这个人的名字竟然跟他一模一样。

    “都怪那匹该死的野马,要不是它我也不会来到这个该死的世界。”柳一条开始不停地抱怨,思绪也随着回到了穿越以前。

    “一条啊,你确定你要去?那匹马可是连我都没办法训服的啊,你可别冒险。”孛日帖赤那大叔在行动前又一次地向柳一条问道。

    “呵呵,大叔,你就看好吧,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什么是青出蓝而胜于蓝。这匹马一定会被我训服。”柳一条骑在马背上,意气风,跟孛日帖赤那学了三个月的马术,他自认为他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

    “呵呵,你这孩子真是。”孛日帖赤那哈哈大笑,柳一条是他见过的最聪明的徒弟,养马,骑马,训马这些对他们蒙古人来说都很有因难的技术,他竟只用了短短的三个月就完全掌握了。这对一个现代人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奇迹。说不定他还真的能够青出于蓝。“那大叔我就预祝你马到功成,到时我用私藏的马奶酒为你庆功!”

    “哦?”柳一条流着口水看了孛日帖赤那一眼,孛日帖赤那珍藏的那几袋马奶酒他可是掂记了很久了。“孛日帖赤那大叔,蒙古人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你说过的话可不能反悔哦。哈哈哈,你就等着血本无归吧,我一定会把你的酒喝光的!”

    说完,柳一条一挥马鞭就冲了出去。他的度很快,但是却还远远不及野马的度。要不是有孛日帖赤那大叔开着摩托车在一旁协助拦截,柳一条可能永远也追不上这群野马,更不用说是训服了。

    野马群共有二十三匹野马,这是孛日帖赤那前几次训马的时候查出来的。在当今,汽车和摩托车都能在草原上肆虐的年代,像这么大群落的野马群已经越来越少见了。孛日帖赤那最初见它们的时候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为此他还兴奋地追了它们两天两夜。在确定了它们确实没有主人之后才停了下来。不过从此以后,这群野马再也没有离开过他的视线。

    孛日帖赤那没想过要把它们一一训服,他需要这群野马的野性。他需要这群野马体内优秀的基因。孛日帖赤那已经连续放了五匹母马混进这个马群,现在那些母马的肚子已经明显鼓了起来。过几天再将它们收回,他的目的就达成了。

    天然的种马群,孛日帖赤那甚至已经看到有无数的优良马匹从这群野马中向他走来。

    柳一条脚踩马蹬,直立在马背上,一手牵着缰绳,一手摇着索套,“三环套月”,这是古时就传来来的捉马方法,跟本不是现代那些麻醉枪,捕兽夹所能比拟的,这种方法训服的马匹,永远是最听话的马匹,而且只听你一个人的话。这是孛日帖赤那大叔对他说的。所以他才忍不住想亲自试一下。

    谁知这一试就试出了麻烦。

    柳一条挑上的马是孛日帖赤那大叔上次训服失败的那匹,是一匹黑马,骨骼紧凑,肌肉分布协调,以孛日帖赤那大叔多年的相马养马经验,这匹马极有可能是一匹千里马。

    柳一条的“三环套月”很准,第一次就将绳索套到了黑马的头上。柳一条得意地看了孛日帖赤那大叔一眼,这位大叔在教他“三环套月”时说这种方法没有个几年功夫是很难套准的,让他不要报太多的幻想。但是现在,他成功了,出手的第一次就一举中的。

    柳一条很得意,但是这种得意却没有持续几秒钟。

    黑马的反应很大,应该是从没受到过这样的刺激,绳子刚套到它的脖子上,它就像疯了一样,开始朝着一个方向狂奔,连孛日帖赤那摩托车的轰鸣声都视而不见。

    孛日帖赤那开着摩托车,紧紧地跟在柳一条身后,驯马就是这样,没有哪匹马一开始就会乖乖地听话,但是脖子被绳子套久了,身子跑得疲惫了,它们自然也就变乖了。孛日帖赤那一生训马无数,当然知道训马的决窍。

    一个字,拖。

    一直拖到马儿跑不动为止。驯马,很多时候比的是一种耐力。

    柳一条随着野马狂奔,迎面而来的劲风已吹得他张不开眼睛。

    好快的度。

    柳一条心中赞叹着。不愧是传说中的千里马。

    只是,他跨下的这匹马能坚持到最后吗?

    柳一条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翻身起跳了。只有跳到这匹黑马的背上,才能够最终地驯服它。

    孛日帖赤那也在忧心。他已经将摩托车的马力开到了最大,但却还是只能吊在黑马的后面。孛日帖赤那已看出柳一条所骑的马儿已露出了疲态。坚持不了多久了。而黑马却还劲头十足。

    如果柳一条所骑的马儿被拖跨,或者是他起跳的不到位,那后果,孛日帖赤那有些不敢想像。

    他开始暗自责备自己,为什么当初买摩托车时没有要最好的那一部。

    “一条!快松手!这么快的度你跳不过去的!”

    孛日帖赤那在后面大叫。这么快的度从马背上摔下来,不死即伤。

    柳一条却好似没有听见,他眯着眼睛,绷紧了全身的每一块肌肉,兴奋地盯着前面的黑马。

    征服!

    是柳一条当时唯一的想法。

    终于,迎着巨大的空气阻力,冒着被摔成重伤的危险,柳一条跳了。

    扯着绳索,踩着马背,柳一条当空跳了起来。

    出呼孛日帖赤那的意料,柳一条竟然成功了!才一晃的功夫,他就已经骑到了黑马的背上。

    但是,在成功的那一瞬间。

    绳子断了。

    一直套在黑马脖子上的绳子断了。柳一条在惊鄂中从马背上滚了下来。随即又被从后面赶上的马高地冲撞了一下。

    之后柳一条就什么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