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02章 新的家人

第02章 新的家人


  
      即来之,则安之。
  
      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个穿越者最后能回去的。就连一代穿越大师项少龙,最后还不是乖乖地呆在了秦朝。
  
      安心地在这生活吧。
  
      柳一条叹了口气,翻身下房。落地的时候身体一咧,差点就栽倒在地上。被冷风吹久了,手脚都有些不听使唤了。柳一条开始小心地搓动着手脚。
  
      “一条,你下来啦!”
  
      一直看着柳一条的柳贺氏欢喜地叫了一声,从厨房里跑出来。
  
      柳老实也面带喜色,不过他终究也没有踏出房门。只是透过窗缝,静静地看着柳一条母子。儿子平安无事,他也就放心了。
  
      柳贺氏把柳一条拉进厨房,那里有她一直准备着的炭火和姜汤。
  
      “你这是何苦呢,”柳贺氏边搓着柳一条冻得通红的手,一边掉着眼泪道:“娘知道你心里委屈,可你也不能这么作践自己啊。你要是有个好歹,娘可怎么活啊。”
  
      柳一条静静地坐在炭火旁,通红的炭火温暖了他的身体,也温暖了他的心。
  
      被人疼的感觉,真好啊。好久没有体味过这种被人关心被人疼爱的感觉了。
  
      好像自五岁以后就再也没有了。
  
      “娘!”柳一条深深地叫了一声。不禁回想起父母在世时他叫妈妈时的样子。眼睛里泪光莹莹。
  
      “嗯,怎么了,一条。怎么哭了?”柳贺氏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温柔地为柳一条拭去脸上的泪水。
  
      “唉,哭出来也好,哭出来心里就不会那么委屈了。”柳贺氏又说道。
  
      “恩,娘,我没事。您不用担心了。”柳一条用手抹了下脸,将脸上的泪水擦拭干净。笑着说道:“娘,我饿了,有没有吃的。”
  
      “哦,有,有,娘早就给你准备好了。我去给你成盛。”柳贺氏欣喜地说着,起身为柳一条盛了一碗姜汤,道:“来,一条,先喝碗姜汤祛祛寒。这是你爹特意让我给你准备的。虽然你爹对你有些严厉,但是他还是很关心你的。”
  
      虽然心里对柳老实埋怨万分,柳贺氏还是不希望他们父子之间有什么芥蒂。
  
      明白柳贺氏话中的意思,柳一条接过大碗,对柳贺氏说道:“娘,我不会怨爹的。而且这次爹做的并没有错。是我太倔强,那个王帅确实不是我们能惹的。”
  
      “好,好,你能这样想娘心里就宽慰多了。娘真担心你会再去找王帅的麻烦。”柳贺氏道:“一会你去跟你爹赔个不是,毕竟他是个长辈,明知道自己不对,也放不下脸面。”
  
      “知道了,娘,一会我就去。我这次闯了这么大的祸,希望爹能够原谅我吧。”
  
      柳贺氏开心地笑了。她的儿子真的是懂事了,这事要是放在以前,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
  
      咝~
  
      呼噜~
  
      呼噜~
  
      柳一条大口地喝着热汤,吃着馒头。他本身就是北方人,这些东西很合他胃口。而且为了给他兹补身子,柳贺氏特地为他准备了一只家养的土鸡。鸡汤鲜美,香。
  
      在屋顶坐了一天,柳一条真的饿了。
  
      柳贺氏满面笑容地看着大吃大喝的柳一条,心里也舒展开来,这才对嘛,能吃能喝,这才像是她的儿子,看来他是真的想开了。
  
      “娘,二条和小妹上哪去了?怎么没看到他们?”柳一条的脑袋里忽然浮现出一个长得像娃娃一样的小姑娘和一个表情酷酷的小男孩儿。
  
      弟弟,妹妹,多亲切的称呼啊。‘柳一条’与他们的感情似乎也很好。在他残留的大部分记忆中,有一半都是关于他弟弟和妹妹的。
  
      弟弟外冷内热,不喜言语,对家人和朋友都很关心。妹妹天真可爱,睡觉时却极不老实,每每都会将被子踢开。
  
      在‘柳一条’的记忆中,柳二条和柳小惠对他这个大哥都是极为依赖的。
  
      “小惠在屋里睡觉,二条去看着她了。你知道小惠睡觉向来都不安分的。”柳贺氏笑着说道。
  
      “呵呵,”柳一条的脸上也露出了温柔的笑容。“这鸡汤给他们留一些吧,他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我去看看爹。”
  
      丑媳妇儿终要见公婆,既然要在这里生活,人际关系是不可缺少的。而柳老实他们一家,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
  
      柳一条没有敲门,直接就走进了柳老实所在的房里。
  
      “爹!”
  
      柳一条轻轻叫了一声。
  
      “嗯,一条啊,你下来啦。”
  
      柳老实的声音有些沙哑,脸上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柳一条很了解柳老实现在的心情。儿子被人打成重伤,而他这个当爹的却只要了一点赔偿就忍气吞声让这件事情过去了。这种事没有谁会觉得光彩。
  
      柳一条仔细地打量着柳老实,这个对他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的爹。
  
      苍老。
  
      脸色淡黄,眼睛混浊,四十五岁的年纪却有着五十五岁一样的面孔,就连背部也因多年的劳作压得有些弯驼。
  
      人如其名,老实,本分,典型的陕西老农形像。
  
      不过,柳一条却没有一丝瞧不起他的心思。在柳一条的观念里,每一位劳动者都是值得尊敬的。不然当初他也不会放弃出国留学的机会而选择了学习农畜这个专业。
  
      “你的伤好些了吧?”柳老实关心地问道。
  
      “嗯,好多了。伤口已经长好,没那么疼了。想来再过几天就能完全康复。这次都是我太莽撞了,让你跟娘担心了。”
  
      柳老实意外地看了柳一条一眼,他没想到他这个一向倔强的儿子竟会来跟他道歉。原本他是等着儿子来责备他的。
  
      “其实,”
  
      柳老实道:“爹知道这事不怪你。是我没有为你出头,你不会怨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