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三章 惩恶霸 1

第三章 惩恶霸 1

    柳一条能活过来让王帅觉得很意外。真的很意外,那天出手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次柳一条不死也得重伤,跟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恢复。

    可是今天,柳一条竟又出现在了集市上。他还在卖他的小白菜,还是那副欠揍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王帅看柳一条非常不顺眼。没有理由,一看到他心里就会觉得厌烦。就会忍不住想要出手揍他。

    王帅晃悠着他高大的身体,一步步向着柳一条所在的摊位走来。他看到柳一条的表情没有变化,哪怕一丝丝气愤或者惊恐。这很不正常,以往这个时候柳一条都会对他怒目而视或者是握紧拳头。

    但是今天,柳一条好像跟本没有在意到他的到来,依旧笑眯眯地向别人推销着他的白菘。

    “大婶!你看我这白菘,没有腐叶,没有泥沙,真正的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啊。一文钱三斤,便宜实惠干净,你要多少,我来给你秤,只多不少,不会占你便宜的。”柳一条的小嘴很溜,把他面前的大婶忽悠得迷迷糊糊的,直要掏钱买他的白菘,连讨价还价这一重要的步骤都省去了。

    柳一条笑呵呵地收钱,秤菜,一团和气。用现代的经销方法来古代做买卖真是无往而不利。从早上到现在,他已经卖出了百多斤白菘,估计再过不久他就能回家了。

    忽然间,一直围在柳一条摊位前的人群不知怎么的开始往外散开,躲得远远的,像是在避瘟疫一样。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从远处向柳一条这走来。

    “柳一条,买卖做得不错嘛!”王帅又臂抱胸,斜着眼看着柳一条。

    “王帅?”柳一条眯起了眼睛,他今天来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了他。

    要想在这里好好地生活下去,不解决眼前这个胖子是不行的。

    “老规矩,一百文!拿来吧!”王帅伸把手伸到柳一条的面前,挑衅地看着柳一条。以往这个时候柳一条都会起来反抗的。十倍于别人的税款,柳一条给不起。他喜欢看柳一条愤怒的眼神和翻身奋起的样子,那样他打起来才会觉得过瘾。

    “一百文是吧?给你!”柳一条将早已准备好的钱袋塞到王帅的手里。

    “呃?!”王帅意外地看着手中的钱袋,怎么会,难道是上次被打怕了?

    王帅的心情就由刚才的欣喜转变成了失望。他都已经准备好了拳头,可是柳一条却给了他个布袋,让他无从着手。打,还是不打,王帅翻转着眼圈,犹豫着,很快他就将目光瞄向了柳一条筐里的白菘。

    “一文钱三斤,要多少我给你秤。”收好王帅开出的收据,柳一条心中冷笑。王帅要挑白菘,完全不出乎他的意料,而且下面要生的事情他也可以想象得到。

    但是在那之前,他还是要做好他老百姓的本分。

    “青黄不接,白多绿少,垃圾!”一颗白菘从王帅的手中飞出,落到他身后的地上。

    “太小了!垃圾!”又一颗飞出。

    “太大了!垃圾!”

    “太软了!垃圾!”

    “太硬了!垃圾!”

    ……

    没一会功夫,筐里仅余的十几颗白菘全被王帅给扔到了他身后的空地上。而至始至终,柳一条都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只是笑眯眯地站在那里,看着王帅一颗又一颗地扔着他的白菘。

    “挑好了?一共是十三文,你要这么多后面那三文就算了,凑个整,十文钱!谢谢!”柳一条把手伸到了王帅的面前,姿势跟先前王帅向他要税钱的姿势一模一样。

    “钱?!”王帅一巴掌把柳一条抻过来的手打飞,瞪着双眼恶狠狠地说:“就你这些不知道会不会吃出人命的东西你还想要钱?!老子不抓你就已经是天大的恩惠的。”

    说完,一个耳瓜子就要往柳一条脸上招呼。以前他都是这样招呼柳一条的。

    但是,这一次,注定会是个意外。王帅的巴掌在距柳一条小脸十公分处,王帅的手硬生生地停了下来。当然这并不是他自愿的,因为有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像铁箍一样,紧紧地抓住了他。

    王帅心中一惊,柳一条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力气了?

    柳一条冷冷地看王帅,眼中流露出的全是怜悯。他在王帅的耳边轻轻地说道:“我等的就是这一刻!”

    一记重拳击在王帅的胸口,王帅整个人就这样直直地飞了出去。

    截拳道之寸拳。

    这是柳一条生前唯一修习过的武术,尽管只有半分火侯,连李小龙先生的十万分之一都不到,但也不是王帅这种没有一点底子的人能抵挡的。只知道,生前,柳一条曾一拳打死过一头牛。

    柳一条下手极有分寸,一拳伤肺,王帅落地后趴在地上吐了一口黑血,整个脸也变得煞白。死不了,但也活不痛快。肺脉最难医,王帅这辈子算是完了。柳一条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拿起筐,将王帅扔落在地的白菘一颗颗地捡起来,然后柳一条就站在王帅的身边,静静地等着官差的到来。

    “一条,你怎么这么卤莽!”一个很面善的中年人分开人群,正是上次救下柳一条的杨叔,杨伯方。杨伯方看了眼躺在地上的王帅,冲柳一条打了个眼色,示意柳一条快跑。

    柳一条会意,冲杨伯方呵呵一笑,道:“杨叔,你不用担心,无碍的。他死不了的。”

    “哦?”杨伯方疑惑地看了柳一条一眼,这小子怎么一点都不着急,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还是他还有什么后着?

    杨叔看着柳一条清明的眼神各镇定的气度,心也定了下来。柳家的这个小子变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莽莽撞撞的少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