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07章 柳二条的课后作业

第07章 柳二条的课后作业

    “二条!回来的正好!快快,跟你大哥一起把这头倔牛按住了,我就不信给它灌不下去了还!”柳老实气喘吁吁地向刚回来的柳二条吩咐道。为了把那盆蒜头汤给病牛灌下,可把他跟柳一条累了个够呛。没想到一头病牛竟还会有那么大的力气。

    “牛!!”柳二条惊喜地大叫一声,把书本放到一边,快地跑到牛的旁边,道:“爹!咱家什么时候也有牛啦?!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这事一会再说,你先跟你哥把它给按住了,对,就这样,一人一只角!别松手!”柳老实借机掰开牛嘴,端起盆来就将那些蒜头汤倒了下去。

    “好了,二条,松手吧。”柳一条拍拍手,对柳二条说道。

    柳二条凑到柳一条的近前,道:“哥,这是怎么回事啊?刚才给牛灌下的东西是什么啊?我怎么闻到了一股大蒜的味道?”

    “呵呵,这头牛得了肠辟之症,刚才我跟爹是在给它医治。嗯,这些都是杂学,你无须知晓太多。对了,你在私塾怎么样,外来的先生是不是比本地的先生要好呢?”不想让柳二条在治牛这件事上纠缠,柳一条不动声色地将话题转移到了柳二条的身上。

    “唉!”柳二条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便不再言语。

    “这小屁孩儿怎么还学会叹气了?”柳一条心中好笑。不过身为人家的大哥,他也不想看着柳二条这么愁眉苦脸。他拍着柳二条的肩膀道:“怎么了,这么愁眉苦脸的,是不是在学,哦,在私塾遇到什么困难了?没关系,跟大哥说说,大哥帮你解决。”

    柳二条摇了摇头道:“你帮不了我的,大哥,除非你会对对子。”

    柳一条会对对子吗?很显然,他不会。因为以前的他根本没上过一天私塾。一识字,怎么会对联?

    但是现在的柳一条是绝对会的。

    对联是由诗体展而来,而柳一条脑中的诗词又何止千。

    柳一条轻松笑道:“那你说说看嘛,一人智短,三人智长,说不定大哥我还真能对出来呢?”

    “是这样吗?”柳二条的眼中闪出一丝希翼,他眼中的大哥一向都是无所不能的,根本没想过,一个不识字的人怎么可能会对对子。柳二条道:“哥,你听好了,先生给我们出的上联是:独角尖尖,四面八方六角。”

    “独角尖尖,四面八方六角。嗯,这是一个比物联,相当于一个物体外形的说明书,角尖,中空,六角,嗯,说得应该是一六角凉亭。”柳一条蹲在地上,用一段捡来的枯枝画了一个简略的六角形。看了半天沉思道:“这下联也应该以一物对之,但是这一物什用什么好呢?有些难度,现在的老师真是,怎么能给一小学生出这么难的作业?”

    听了柳一条的自言自语,柳二条的眼中有了一丝亮色,拽着柳一条的胳膊大声叫道:“哥,你真是神了,当时先生就是坐在一六角亭下伸手指着亭中一角出的此联。大哥可日已有了下联了?”

    柳一条摆摆手道:“下联,哪有那么快,你哥又不是神仙。就是神仙对对儿他也要讲究情景结合,没有相应的情景,对出的对联,等等,你刚才说你们先生出上联的时候是用手,指着亭角说的?”

    “啊!”柳二条呆呆地点了点头。

    “这会不会是一个提示呢?嗯,有可能。”柳一条沉思道:“如果以手对,那应该是什么呢?单手,嗯,独对单,不搭配,那双手呢?”柳一条伸出双手,喃喃道:“双手十指,四长六短。如果我对两拳握握,五指三长两短合不合拍?嗯,不行,念起来不是很顺口,还得再改改,怎么改呢?”

    “嗯,有了!”柳一条从地上站起来,道:“二条,咱们可以给他对:两拳拱拱,五指二短三长!如何?可工整?”

    “独角尖尖,四面八方六角;两拳拱拱,五指二短三长。哥,你太有才了!我崇拜你!”柳二条激动地从嘴里蹦出了一句后世的经典台词,当然这都是柳一条平时没事教给他的。

    柳一条道:“一种文字游戏而已。好了,既然对出来了,就不要再多想了,咱们去吃饭吧。”

    “嗯!”柳二条使劲地点了点头,屁颠屁颠地跟着柳一条进了堂屋。那里,柳贺氏早已把饭菜准备停当。

    柳贺氏见他们进来,对他们说道:“门口有温水,你们兄弟俩快去洗洗。看你们的手都脏成什么样子了。真是的,大冷天的你们有什么事不能在屋里说,还非要蹲外面。”

    “别罗嗦了,一点小事情说得没完没了的,还不赶紧给他们盛饭去!”老柳在一旁话。不过语气有点冲,吹鼻子瞪眼的。差点将一旁的小惠给吓哭了。

    “你没事吼什么吼,看把孩子给吓的。我知道你今天心里不痛快,几年的积蓄换来了一头病牛,但那也愿不得旁人啊,谁让你自己贪小便宜的。再说,一条不是说能治吗?你还火什么火?有本事你找那个王帅斗去,前几天他将一条打成那样也没见你对人家吼一声。”柳贺氏不甘示弱,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数落起柳老实来。

    “你个败家的婆娘!你以为我不想多点钱买一头好牛么?!你以为那天我不想冲上去为一条报仇么?!我都想!!但是我能吗?钱花光了家里怎么办,我冲上去了你们怎么办?”

    “哥,爹娘又吵起来了,你进去劝劝吧,他们都听你的。”柳二条推了推柳一条,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又?”柳一条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个家里也不是很和谐啊。

    听到外面有人敲门,柳一条道:“二条,你去开门看看是谁来了,我先进去把爹娘劝住。”

    “嗯!”柳二条点头跑出。

    柳一条则踏步进了屋里。柳老实和柳贺氏见他进来就全都没有了声音。

    柳一条走到柳贺氏的跟前,接过她怀里想哭又不敢哭的柳小惠,对老柳夫妇说道:“爹,娘,你们都别再吵了,为了一点小事情,不值得。不就是五贯银钱吗,过几天就能再挣回来。再说大过年的,吵来吵去也不吉利。诺,这是我今天卖菜的钱,除了十文税钱,还有九十八文,有了这些钱,能过个好年了。”

    “还有,那个王帅”柳一条话没说完,就听到柳二条在门外欢喜的叫声。

    “杨叔!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