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10章 唐朝老师的家访

第10章 唐朝老师的家访

    “爹,大哥,这位是从长安来的先生,黄翌黄先生。”柳二条介绍道。

    “先生来了,快,快,先生快请到屋里坐!”柳老实热情招呼,虽然他不识字,但是他对这些个文人却有一种很盲目的钦佩,尤其是私塾里的先生,他更是尊敬得不得了。现在有先生来到家里,他自然是分外地热情。甚至连他的宝贝牛都给忘到了一边。

    “先生好。”相对于柳老实,柳一条的表现则有些淡然,他只是冲黄翌微微点了点头,轻声地问候一句,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他看着柳老实笑得如菊花般的脸,心中万分不解,一次普通的家访而已,有必要表现得这么殷勤么?

    黄翌捋着下颌本就不长的胡须,上下打量着他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笑着问道:“你就是那个‘两拳拱拱,五指二短三长’的柳一条?”

    “正是晚生,想来黄先生就是那个‘独角尖尖,四面八方六角’的长安先生了。失敬了,黄先生请屋里坐。”柳一条开口,目光却忍不住剜了一旁的柳二条一眼,帮他做作业的事怎么能让老师知道,这不是没事找抽型的么。

    现在好了,人老师找上门来了,可该怎么应付才好?

    “不急,不急,”黄翌没有挪动脚步,轻轻地摆了摆手道:“在进屋之前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一问,不知可否方便?”

    “来了!”柳一条又剜了柳二条一眼,恭声道:“先生请直言,一条定当言无不尽。”

    “你可曾上过私塾?”

    不是问作业的事?柳一条看了看黄翌还是很温和的脸,道:“未曾。”

    “那你可识字?”

    “识得一些。”

    这时,柳老实在一旁插话道:“一条,在先生面前可不能扯谎,你没上过一天私塾,怎么又有识字之说?”

    “爹,”柳一条对老柳说道:“私塾并非是学得知识的唯一途径,没读过私塾并不表示我就不能识字。就像你也未曾上过私塾,也未曾学过术算之学,那你的珠算之术又是从何处得来的?”

    “这个,这个,”老柳说不出话来,他的珠算之术是老老柳教的,他也确是没进过私塾。

    但是柳一条的字是谁教的?他们老柳家除了二条好像就没有人再识字了。但是二条总共才读了三年,每天都要上课,哪有时间再去教一条?

    “柳老丈,学习的途径有千万,并非只有私塾一途,你就不要再追究了。”黄翌开口劝住还待再说的老柳,再一次开口向柳一条问道:“柳小哥,‘两拳拱拱,五指二短三长’确实是出自你之手?不是由旁人代笔?”

    这是什么话?咱是那种乱抄别人作业的人吗?柳一条心中不忿,忍不住又剜了柳二条一眼,要不是这个小屁孩儿,他柳一条怎会遭老黄如此怀疑。

    柳二条连着被人剜了三眼,心中不住地打着冷战。他还不知在哪里惹到了大哥,在他的想法里,有先生专程到家里来看大哥,大哥应该很高兴才对。

    “黄先生,这副下联确是我大哥所对。昨晚他想出些对时我就在旁边。”柳二条出面作证,省却了柳一条的不少口水。

    黄翌不知是不信还是怎的,摇头轻笑,道:“如此柳小哥的才智真是让黄某叹服。可巧,我这里还有一副上联,是三年前偶得,一直苦于没有下阕,不知柳小哥可有兴趣对上一对?”

    “好啊,好啊,先请出上联,我大哥一定能对出下联的。”柳二条在一旁倒是答应得爽快。惹得柳一条又剜了他一眼。

    黄翌的话他可是听了个明白,什么三年前偶得,什么苦无下阕,还不是拿来试探他的。

    柳一条能答上,则证明他有真才实学,柳二条所言非虚。答不上,则证明他前面有抄袭之嫌,那个对子是剽窃他人。

    文贼这个名头可不好听。

    “先生请出联吧。不管能否对出,一条愿尽力一试。”柳一条静静地说道。

    “好!年轻人就是有朝气。”黄翌大笑道:“柳小哥你听好了,我的上联是:每闻善事心先喜。”

    “呃?”柳一条诧异地看了黄翌一眼,他怎么会出如此简单的上联,莫不是他真的在试控我?

    还是这个黄翌本身就是个草包?

    “黄先生,我已经有了下联。”柳一条淡然道:“我的下联是:得见奇书手自抄。黄先生以为如何?”

    “每闻善事心先喜,得见奇书手自抄。”黄翌把上下联轻呤了一番,笑道:“妙,合情合贴,对仗工整,柳小哥确是不凡。”

    “先生过誉了。只是一些奇文技巧而已。”柳一条开始谦虚起来。在他心里已将黄翌归结到了草包的行列。

    “柳小哥过谦了,似你这等才情,埋没于乡野之间着实可惜。不知你可愿入我门下,学习治国处事之道。我可保你有一个好前程。”

    黄翌动了收徒的心思,可惜,柳一条并没有再上学的打算。

    柳一条婉言道:“谢先生抬爱。一条志在乡野之间,并无入主庙堂之念,怕是要辜负先生的一番美意了。”

    “呃?”这次轮到黄翌诧异了,显然他并没料到会遭拒绝。

    这个时代的人,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入仕为官是每个文人武士的梦想,黄翌想不明白这个世上怎么会有柳一条这样的怪胎。也猜不透这是否是柳一条的真实心意。

    “大哥,黄先生很少收徒的,这可是个好机会。”柳二条拽着柳一条的衣袖,小声地说道。

    柳一条白了柳二条一眼,假装没听到他在说什么,笑着对还没想通的黄翌说道:“黄先难得来一躺,晚生也正好有事相询。前些时日,晚生也得了一联,可是苦于见识浅薄,思路狭隘,一直想不出合适的下联,望先生能够教我。”

    “哦?”黄翌的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意,刚考完人家,人家就又考回来了。他说道道:“柳小哥请讲。”

    柳一条道:“黄先生听好了,晚生的上联是:上元不见月,点几盏灯为乾坤生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