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11章 唐伯虎的学生

第11章 唐伯虎的学生

    “上元不见月,点几盏灯为乾坤生色。”

    柳一条出此联可谓是存心难为黄翌。

    这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一副名联,鲜有人能够对出。他不认为黄翌这个乡村先生能在短时间内想到下联。

    “这个,”黄翌沉吟着,柳一条的这副上联从字面上看并没有什么难度,只有一时,一景,一物,不复杂,略夸张,但是要想给它对上一副合情合景而又不输气势的下联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请先生教我。”柳一条再一次紧逼。

    “地动未闻声,踏两脚地替万物除尘。柳小哥以为如何?”关键时刻黄翌还是想到了一联。

    “上元不见月,点几盏灯为乾坤生色;地动未闻声,踏两脚地替万物除尘。”

    柳二条高声将上、下联连着念了一遍,道:“对仗工整,气势相当,先生高明!”

    黄翌微笑抚须,尽显潇洒风度。其实他在心里也暗抹了一把冷汗,要不是刚才老柳家的小牛碰巧打了个响鼻让他想到可以以声做答,他老黄今天可能就要丢人了。

    “先生大才,谢先生为一条解惑。”柳一条恭恭敬敬地冲黄翌施了一礼,对于有真才实学的老师柳一条还是很尊重的。“门外天寒,先生请里屋歇息。”

    “嗯,柳老丈请了,柳小哥请了。”黄翌拱了拱手,率先走在了前面。

    柳二条跟在柳一条的后面,小声地对柳一条说道:“大哥,你的那副上联是怎么想到的?连先生都得想上半天,不过你真的是想不出下联吗?”

    柳一条扭头看了柳二条一眼,没想到这个小屁孩儿倒是看得明白。

    他小声地回答道:“下联我当然有,你听好了,我的下联是:惊蛰未闻雷,击数声鼓代天地宣威。”

    “上元不见月,点几盏灯为乾坤生色;惊蛰未闻雷,击数声鼓代天地宣威。”柳二条冲柳一条伸了个大姆指,赞道:“大哥,你对的比先生还要好。我崇拜你!”

    柳一条轻轻笑了笑。他看到黄翌前进的脚步极不自然地顿了顿,想是他也听到了柳二条的吟颂。

    “黄先生快请坐!”柳老实殷切地招呼,“二条,快去把里屋的炉火拿出来,给黄先生烤烤。再让你娘多准备几个小菜,中午先生要在这多饮几杯。”

    “无须如此,”黄翌连连摆手道:“柳老丈无须如此,我在这稍坐片刻就要回去了。私塾里还有几位先生在等我,耽搁不得的。”

    柳老实失望道:“如此啊,先生的事是大事,我老柳也不好阻拦,先生自便就好,自便就好。”

    柳一条道:“不知先生此来所为何事,可是二条在私塾里惹了什么祸端?”

    说话时柳一条狠狠地剜了柳二条一眼。

    “这倒没有,二条生性聪惠乖巧,深得私塾各位先生的喜爱,又怎么会招惹什么事端。”黄翌为柳二条辩解道。“我这次来主要是想见一下柳小哥,柳小哥能对出‘两拳拱拱,五指二短三长’这样的佳句,我当然要来拜会一番。”

    “先生谬赞了,一条只是一农夫耳,种地耕田才是我当为的行当,当不得先生大赞。”嘴上这么说,柳一条心里却是很得意的。没上过学又能对对子的农业,千百年来恐怕也就他这么一个了。

    “柳小哥过谦了。”黄翌道:“黄某今天算是来对了,不然我岂不是要错过‘上元不见月,点几盏灯为乾坤生色’这样的气势如虹的妙联。”

    “先生能在片刻之间想出下联才真是让人钦佩。‘地动未闻声,踏两脚地替万物除尘。’先生真是好胸襟,好气度!”

    两个开始无耻地相互吹捧起来。

    不过一个农夫,一个教书先生在一起相互吹捧,探讨文学,也算得上是一个奇观了。

    过了一会,黄翌看了看天色,以还有要事为由起身告辞而去。

    柳家三父子则一路将他送到了门外。

    待黄翌走远,柳老实伙同柳二条将柳一条逼到一个墙角,严声逼问道:“一条,说说吧,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什么时候能识文断字的?对联的技巧是谁教你的?还有你是怎么会给牛看病的?”

    从黄翌来的那一刻起柳一条就知道事情瞒不住了,是给老柳他们一个交待的时候了。

    “我以前曾拜过一个老师。”不得已,柳一条只得虚构出一个莫须有的老师来。“我会的这些东西都是他老人家教导的。”

    “是哪一位先生?他现在还收徒不收?”柳二条两眼冒着绿光,急切地问道。

    柳一条道:“我的恩师姓唐,名寅,字伯虎,姑苏趋里人氏。已经仙逝三年了。你要是想拜师恐怕得到地下去找他老人家了。”

    “唐伯虎?没听过。不过他能教出大哥这样的学生,想来定是位大儒。可惜我无缘拜会了。”柳二条一脸叹息。

    “是啊,唐先生博学多识,见识远博,我也只跟他学了两年而已。”柳一条也是一脸叹息。

    柳老实道:“有先生肯收你为徒,教你学识,是好事,你怎么不告知家里有知晓?”

    “这都是唐先生的吩咐,他不想让人知道我是他的学生,说是我,我太过愚笨,说出去会失了他风流才子的名头。他丢不起那人。”柳一条无限委屈地说道。

    “呃?!”

    老柳与柳二条纷纷愣住,他们没料到会问出这样一个结果。

    难怪柳一条不愿让人知道他识字的事情,原来里面还有这般缘故。

    高人啊,高人行事总是让人摸不着头脑。柳一条的老师唐伯虎无疑就是一个高人。

    看到柳一条苦恼的样子,老柳开口劝道:“一条啊,不是你太笨,是唐先生要求太高了。你这样要是也算愚笨的话那二条不就是傻瓜一样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