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15章 全都抓起来

第15章 全都抓起来


  
      “我不会拿我家人的生命来冒险。”柳一条摇摇头,态度很坚决。来到这个时代虽然不久,但是柳一条在心里面已经把老柳家的所有人都当做了亲人。
  
      对于亲人,他向来都是很关心的。
  
      “不过,大人您可借这次打伤耕牛的案子把我的家人全都抓起来,安置到县衙的牢房里。这样即使真的要与王魁撕破脸皮,我也不用太过担心。”
  
      柳一条随即又说出了一个让王志洪与黄衫都很意外的主意。
  
      从刚才王志洪的言谈中,柳一条已经看出,今天不管他同不同意,王志洪都会把王帅重伤不治的消息散布出去。柳一条甚至能想像到王魁在得知儿子身亡的消息后会变得多么疯狂。
  
      “我做饵,把我的家人全都抓到牢房里!你们负责他们的安全。不然,你们要是贸然行动的话,我至少有三种方法可以让王魁不敢出来。”柳一条挺直腰杆,语气很坚定,脸色肃然。此时的柳一条身上散发着一种凛然的气势,让人产生一种不得不相信他的感觉。
  
      王志洪并没有被吓到,为官这么多年他已经练就成了一副临危不惊的表面功夫。但是他也没有为柳一条这种类似威胁的言语而冒火,他反而很欣赏,觉得这样的柳一条是一个有血性的人。
  
      而且能在片刻之间想出关押自己家人这种出人意料却又十分合理的方法,柳一条是个人才。
  
      王志洪微微点了点头,道:“柳一条,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是个人才,如果你有功名在身的话,我一定会向皇上举荐你。”
  
      王志洪的这番话柳一条直接当屁给放了,空头支票谁不会开?
  
      他低声谦虚道:“王大人过誉了,一条只是一农夫耳,所求只谓良田,温饱,并无入仕为官的念头。倒是我家二弟还有一些才干,如果王大人有心,还望能提点他一二。”
  
      “柳二条?”王志洪眯眼想了一会,道:“我倒是有些印象,说是文章写得不错,有些才气。要是稍加培养倒也能造福一方。这样吧,待王魁这件事了了,我便收他做我的门生,你看如何?”
  
      柳一条愣了愣,他没料到王志洪会出这么大的酬码。王魁真的那么有价值吗?竟能让一个进士出身的官员收一个农夫的儿子做门生。
  
      “那我就替我们家二条谢过王大人了。”柳一条向王志洪施了一礼,不管如何,柳二条能够拜在王志洪这种潜力股门下,以后入仕也会相对容易一些。
  
      “嗯,”王志洪冲黄衫吩咐道:“黄捕头,你就按柳一条所说,带些差役去把柳老实一家带回来吧。记得给他们安排一个干净点的牢房,好生伺侯着,别让他们在牢里受了什么委屈。”
  
      “是,大人!”黄衫应声退下,临到门口的时候暗中向柳一条伸出了一个姆指。
  
      几句话的功夫就能给自家兄弟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大树,黄衫打从心底里佩服。
  
      “谢王大人,小民一定会全力配合捉拿王魁。”柳一条这时给了王志洪一个保障。
  
      “嗯,现在你说说吧,把你的家人都抓来,你又如何将王魁引出来?”
  
      “大人,伤牛的是我爹,您派人去抓我爹,我娘和二条不允,遂与黄捕头他们纠缠一气,结果黄捕头一气之下就把他们全抓了起来。而我呢,查出是冤枉的,就被放了出来。出来后,我为了救爹娘和弟妹,就开始四处奔走,求亲戚,问朋友,希望能救出家人。但是结果却一无所获。”
  
      看王志洪在点头,柳一条就接着说道:“而这时,县衙里传出了王帅重伤不治,一命乌呼的消息。而他致死的原因就是我在他胸前打的那一拳。”
  
      “王魁虽然心性艰忍,但是他一定受不了儿子早逝的打击。他一定会想法为他的儿子报仇。但是以他小心谨慎的个性,他必不会亲自出手。”
  
      “不管他派谁,用什么方法,我们都要把他活捉,严刑逼供,最后不管来人承不承认,都要把一切的罪名归结到王魁的头上。明正言顺地把王魁捉拿归案,抄其家,审其仆,收罗更多的罪证。让他永无翻身之日。”
  
      “大人,您看这样是否可行?”
  
      柳一条说完看着王志洪,询问他的意见。
  
      王志洪听完半天没有言语,良久之后才叹了口气道:“一条啊,我还是那句话,你是个人才,你不去当官,真是可惜了。”
  
      柳一条淡淡地笑了笑道:“大人,我本无意害人,但是我也不想有人害我。危险还是让他消逝在萌芽里比较好。”
  
      王志洪向他摆了摆手道:“好了,你不用解释了,这些我都了解。事情就按你所说的办。你先到前门偏房候着吧,等黄捕头回来你自行离去就好了。一天以后我会让人把王帅身亡的消息散布出去,你好自为之。”
  
      “谢在人挂怀,小民先告退了。”柳一条施了一礼,退出房门。
  
      出门的时候大概是下午三点钟左右,弱弱的太阳已经走到了西边,这一天就快过去了。柳一条算算日子,来到这里已经有小半个月了,他也已经完全适应了现在这个身份。
  
      人嘛,无论生活在哪个时代,总是要活着。
  
      他柳一条也不例外,不同的是他由现代回到了古代。
  
      柳一条长吸了一口气,心下开始盘算着以后的生活。养家糊口,给家人一个好的归宿,给自己创造一个好的生活空间。这些都不容易,必须得好好思量才行。
  
      “柳兄弟!柳兄弟!你可以回去了!柳老爹他们已经都安排好了。”黄衫走了进来,叫醒还在发呆的柳一条。
  
      柳一条起身见礼,道:“有劳黄捕头了,我爹娘他们一切都还安好吧?”
  
      黄衫道:“这个请柳兄弟放心,有我在,不会让柳老爹他们受委屈的。倒是柳兄弟你要小心,王魁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我自会省得,黄捕头请放心。一条先告退了。”柳一条冲黄衫拱了拱手。
  
      “柳兄弟慢走!”黄衫站在偏房门口,目送柳一条慢慢地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