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27章 偶遇

第27章 偶遇

    吃过早饭,柳一条就揣着双手,背着他卖菜时用的箩筐出了门。他不想一下买太多的大蒜招人眼,所以他这次准备多放一点血。反正年关已经临近,家里也需要置办一些年货了。

    菜场很热闹,过年嘛,大家都需要年货,而年货里就以蔬菜最多。

    想着家中还留有白菘,柳一条就买了一些木耳,香菇之类的营养价值高口味又好的配菜,割上几斤猪肉,买了两只母鸡,又挑了十几尾活鱼,之后才在一个小摊前买了近半筐的大蒜。

    所有的东西加起来大概有五六十斤,背在背上倒也不觉得重,权当是锻炼身体了。走出菜场,柳一条找到一个门面很大气的糊裱店,走了进去。

    店里的伙计见柳一条一身粗布,还背了一筐萝卜青菜,刚站起的身子又坐了下来。以他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一类人多半是只看不买,所以他也懒得招呼。

    见此状况,柳一条摇了摇头,势力之人,古来有之。他也不理会,竟自把箩筐卸下,放到一边,背付起双手观看起店里挂着的楹联来。

    “丹凤呈祥龙献瑞,红桃贺岁梅迎春。”看到一副,柳一条小声地念了出来,念完后摇了摇头,道:“联虽好,但是用词却有些牵强,梅迎春虽与上联可以构成对仗,但是与红桃却有些不配,如果把梅改成杏或许会更好一些。”

    说完他又将目光瞄向下一副,念道:“黄莺鸣翠柳,紫燕剪春风。好!莺歌燕舞,短短两行字就将一片春回之像现于眼前,好联!”

    “悠悠乾坤共老,嗯?怎么没有下联?”柳一条沉思一会道:“嗯,下联如果对上:昭昭日月争光,再加上一欢度佳节的横批,倒也能凑成一对。”

    “悠悠乾坤共老,昭昭日月争光。”

    “好!妙!”一声赞叹从柳一条的身后传来。

    柳一条转身看去,竟是一个面若冠玉的偏偏少年郎。看这少年,一身宝蓝色的长衫,头戴浅蓝色的书生帽。面色白嫩,隐隐透着红光。五官端正,眼明眉细,活脱脱一个赛似宋玉的美男子。就连他背后跟着的书僮也俊俏得厉害,看得柳一条不禁有些自卑。

    “这位先生有礼了。”白面书生弯身冲柳一条行了一礼。

    柳一条还礼道:“不知这位公子叫住在下有何见教?”

    “见教不敢当,只是刚才听闻先生出口成章,妙对横生,小生深感佩服,知先生定非常人,特来与先生结交一番,唐突之处,望先生勿怪。”

    “哦?”听书生这么讲,柳一条渐渐降下的信心又升了回来,常言道腹有诗书气自华,咱肚子里岂止只有诗书这么简单。柳一条淡然一笑,道:“公子过奖了,看公书的打扮,想来必是文雅之士,你肯自降身价与我这粗鄙的农夫结交,柳某也深感钦佩。”

    说着柳一条向书生伸出右手,真诚地看着他道:“柳一条!”

    书生愣了愣,不过随即就明白了柳一条的意思。可能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礼节,小生小脸微红地伸出手与柳一条握了握,道:“小生李如似。”

    这时柳一条注意到李如似身后的书僮好似不喜自己,从刚才他与李如似握手之后他就一直瞪着自己,莫名其妙,向来不肯吃亏的柳一条也小孩儿心思地反瞪了他一眼。气得小书僮小嘴都撅了起来,白眼一个赛似是一个地扔给柳一条,看得柳一条心中大乐。这个书僮有些意思。

    “柳先生,”李如似拱手道:“刚才听先生评联,对联,知先生定是学识渊博之士,小生这里有一上联,一直苦无下对,今日有缘与先生相见,请先生能够教我。”

    柳一条背着双手,对李如似说道:“渊博不敢当,不过对于楹联一道我倒是有些心得。你且说说看,看我是否能有幸对出你的下联。”

    李如似见柳一条答应,欣喜道:“先生听好了,小生的上联是:塔顶葫芦,尖捏拳头捶白日。”

    “塔顶葫芦,尖捏拳头捶白日。”柳一条跟着重吟了一遍,皱了皱眉,拟物联,倒是颇有些难度。对这种联一般都跟个人的阅历有很大的关系。见多识广方能找到与上联之物对应之物。

    柳一条闭目沉思了一会,能与这个葫芦对应且气势又不弱于它的只有箭了。

    他睁开眼,开口道:“李公子听好了,我的下联是:城头箭垛,倒生牙齿咬青天。不知李公子以为如何?”

    “啊?”李如似吃了一惊,这么快就想到下联了吗?他身后的书僮也呆住了,已不再给柳一条白眼,看柳一条时也觉得顺眼了些,心道这个农夫倒还算是有些能耐。

    “塔顶葫芦,尖捏拳头捶白日;城头箭垛,倒生牙齿咬青天。好对!妙对!势均力敌,旗鼓相当,好久没有见过这样的绝对了。两位小兄弟大才,黄某有礼了。”这时一个圆脸的小胖子从店里的内厢走出,大声地夸赞。

    “这位先生是?”柳一条问道。

    “黄某不才,正是这间糊裱店的东家,黄子初。”小胖子自我介绍道。

    “哦,原来是黄老板,有礼了。”柳一条冲黄子初拱了拱手。李如似也跟着点了点头,并没有言语,看得出,他有着一些文人的清高,对商人并不是很感冒。

    黄子初和气地笑道:“两位公子来小店可是要糊裱字画,或要买楹联?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冲刚才那副对子,黄某定免费满足两位的需求。”

    “多谢谢黄老板好意了。”柳一条拱手道谢并拒绝道:“柳某家境虽然清贫,但是几副字画的钱还是出得起的。”

    环顾了一下整间店面,柳一条问道:“不知黄老板这里可有笔墨纸砚,柳某想亲自写一副对联作送人之用。”

    听了这话,李如似的眼前一亮,在知晓了柳一条的才情之后,他还真想看一看柳一条的字是如何。是不是也如他的才情一般,让人惊艳。

    “有,有,我们做糊裱生意的怎会没有这些基本之物?”黄子初转身冲店里的伙计吩咐道:“小五,快去为柳先生取笔墨纸砚来!记得纸要上好的宣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