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29章 教导

第29章 教导


  
      虽然有些遗憾,但是在这个没有手机,电话,和网络的年代,想找一个人无疑是大海捞针,柳一条也毫无办法。只能期待下次有缘再见了。
  
      兴趣缺缺地为黄子初写上一阙后,柳一条便抱着小五糊裱好的字词回家去了。
  
      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竟又多了一头耕牛,老柳正在给它喂药。柳一条放下箩筐,向老柳问道:“爹,这牛是刚送来的?哪家的?”
  
      “嗯,是东村王伯的,上午时你刚走没多少时辰便送来了。”柳老实道:“按你说的,我让二条跟他签了份合约,期限是三天,费用是两贯。合约现在堂屋,你去看一下吧。”
  
      “嗯,这个不忙。”柳一条点点头。看着院中的五头病牛,觉得牛篷似乎显得拥挤了些,而且把这些病牛都集中到一起好像也很不妥。就开口对柳老实说道:“爹,一会咱们把这些耕牛都牵开一些,每头牛之间最好能间隔五步左右。每头牛所在之地也都要用滚水或是烈酒泼洒一遍,务必要保持清净干爽。肠辟之症的传播不外乎饮水,饮食两个途径。喂食的时候要注意一下,万勿让它们之间再相互传播。”
  
      “嗯,待有耕牛病好以后,不用等合约上的期限,立即给人送回,咱们家中地小,以后必还会有更多的耕牛要来。还有,送还时最好把我刚才所讲的预防措施也告知牛的主人,一头牛咱们赚上一次就够了,多了反而不美。”
  
      “说得有理。”柳老实点头应道。这样做才不失他们老柳家一向仁厚的本分。
  
      “那我先把牛拉开,爹你去烧些开水吧。”柳一条动手牵牛。老柳也上来帮忙,道:“烧水这些小事有你娘就足矣,咱们还是先把牛分开为好。嗯,就把它们都拴在院子围栏的木桩上吧。这样空出的地方会大一些。”
  
      “嗯,就依爹所言。”柳一条颔首答应。牵着牛随口向老柳问道:“二条不在屋里么?怎不见他出来?”
  
      柳老实道:“二条啊,出去了。这两天因为合约,家中的纸张已所剩无几,我让他到外面去买一些纸墨。算算时间他也该回来了。”
  
      好像是应了老柳的话,老柳的话音刚落,柳二条就晃悠着身子出现在了家门前。
  
      柳一条见他身着昨日刚买的棉袍,戴着当代最为流行的书声帽,乍一看还真有几分知识分子的样式。可惜还不到十五岁,还是小屁孩儿一个。
  
      柳二条见柳一条在家,面带喜意地推门进来,快步走到柳一条的身边,道:“大哥,你回来啦?我的拜师礼准备好了么?明天可就要去啦!”
  
      柳一条不紧不慢地把牛拴好,笑着道:“你拜师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敢忘记,东西我早已为你准备齐全,就在箩筐里,你自己去看吧。”
  
      “诶!谢谢大哥!”柳二条高兴地向箩筐跑去。看到里面除了几样年货还有一副装裱得甚为朴素的字画之类的东西。脸上难免有些失望。
  
      随手把外面的拆封解开,把宣纸展开,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不过待他看到宣纸上那副对仗工整,寓意非凡的两阙上、下联时,他的脸上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三尺方台三寸舌三寸笔,三千桃李;十年树木十载风十载雨,十万栋梁!”转身看向还在牵牛的柳一条,问道:“大哥!这是你写的?嗯,一定是了,大哥,你真是太有才了!我崇拜你!”
  
      “呵呵,”柳一条笑了起来,道:“比起那些贵重的银帛之物,你觉得你的老师王县丞是否会更喜爱这种文墨之礼呢?”
  
      “然,还是大哥思虑得周详些。”柳二条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刚才小弟还有些嫌弃,对大哥的礼物颇有些失望,真是惭愧。”
  
      柳一条这时略显严肃地对柳二条说道:“二条,你是个读书之人,现又有幸成为王县丞的门生,日后定会入仕为官,在各种官员和百姓之间打转。所以你一定要记住,无论在官场还是在日常的处事之上,切不可有这种以貌取人、取物之心。要知人不可貌相,海水岂可用斗量之?任何人或是物只要应用得当,都可成为你有力的臂膀。所以对每个人你都要有一种谦卑心态去对待。这样你才不会被一些表像所迷惑,做起事来才会得心应手。”
  
      “大哥教诲的是,二条记住了。”柳二条恭敬地向柳一条行了一礼。并把柳一条的话深深地记在了心里。他知道这些话是私塾里的先生和种了一辈子地的老柳所说不出来的。也只有他这个神奇的大哥才会这么真心地告诫他,指点他。
  
      “嗯,好了,你把字词收起来,到屋里温书去吧。”柳一条见柳二条这么知教,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家里的事情有我和爹在,不用你操心,你只管把书读好就是了。”
  
      “是,大哥。那我这就进去了。”柳二条把东西收掇好,就进屋温书去了。
  
      待柳二条进屋之后,柳老实叹了口气道:“一条,咱们家里亏得有你在,不然这些东西我是无论如何也教不了他的。柳家有你,是我老柳之福啊。”
  
      柳一条默然。官场上的东西确不是老柳这种终日在土地里打晃的人所能了解的。柳二条以后要走的路还有很长。他刚才所说的只是一些皮毛罢了。
  
      “爹,咱们都是一家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咱们柳家,你不必说这样的话。”柳一条转口道:“眼下咱们还是先把这些病牛医好要紧,一头牛两贯钱,相信这一场瘟疫下来,咱们最少都可赚上两百贯,甚至更多。等有了钱,咱们再做些打算不迟。”
  
      “嗯。你说的有理。”老柳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去多剥些蒜头,顺便让你娘再多烧几锅开水。还有,夏得章的那两头牛已有了明显的起色,估计到晚上就可痊愈,到时你去给他送去吧,我不便与他想见。”
  
      “嗯,知道了,爹。晚上我自会去一趟。”柳一条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夏得章那还有五贯银钱等着他去拿,他的存钱又要多上几分了。就是不知夏得章在得知他只收别人两贯时,会不会跟他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