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30章 拜师礼

第30章 拜师礼


  
      事实证明柳一条的担心是多余的,在把牛给夏得章送回后,夏得章虽然觉得肉痛,但是还是把余下的银钱给付清了。白纸黑字,容不得他反悔。
  
      经过这几天的努力,柳一条手中已积攒了不少银钱,总的算下来已有近三十贯,按照现在一亩良田1000文的市价来算,他已可再买30亩良田。如果买薄田的话还会买上更多。
  
      柳家以种地为生,柳一条以前学的又是农畜业,所以手中有了余钱之后,柳一条心中已有了置办田地的打算。不过这一切都要等到这次耕牛病过去,他的手中有了更多的余钱后才能提上日程。
  
      而且过完年柳一条就满十八岁,按照唐朝的均田制,他可被授分口田八十亩,永业田二十亩,加起来也有一百亩的土地。再加上老柳的一百多亩,他们总共也有两百亩田地。
  
      两百亩,听起来是很多,其实按授田制宽一步,长240步为一亩来算,两百亩也不是很多,连现代的二十亩都不到。二十亩,对柳一条来说还少得很。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柳一条就领着柳二条出了门,今天是柳二条正式拜入王志洪门下的大日子,他们要早到,让先生久等是一件很失礼的事。
  
      本来按礼柳老实也应该去的,但是家里有牛需要人照料,老柳离不开,而且老柳也不习惯与当官的人打交道。一看到衙门里的人他就浑身不自在,所以他就主动留了下来。在他看来,有柳一条陪着柳二条就足够了。人王县丞肯收柳二条作门生,还不全看的是柳一条的面子。
  
      柳一条二人赶到县城的时候已是早上八、九点钟的样子。因为是腊月二十五,再过五天就是大年,衙门里也没有太多的公事。所以柳一条两人在衙门口只等了一会就被人请了进去。
  
      王志洪坐在正堂,没穿官服,穿的是一袭青色的棉袍,旁边有茶水,两侧有下人。
  
      柳一条两兄弟走进,冲王志洪弯身见礼,道:“见过王县丞!”
  
      王志洪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柳小哥,柳二条,你们兄弟这么早就来了。呵呵,坐吧,今日我等是私人会面,不必太过拘紧。而且过了今日,我们也就不再是外人。在我这里自然些就好。”
  
      “如此,我们就簪越了,谢王大人赐坐!”柳一条拱手道谢,遂同柳二条一起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这时王志洪开口道:“今日是我与二条师徒结缘的日子,”挥手向一旁的侍女示意,侍女端上一青瓷茶碗在正厅站定。王志洪接着道:“尊行古礼,二条须敬茶,叩首,方可礼成。现在时不到午,正是吉时,咱们这就开始吧。”
  
      就这么简单?柳一条心下难免有些失望。他先前还以为拜师礼时,要高朋齐聚,大摆筵席呢。没想到只要敬上一杯茶就算完事儿了。
  
      柳二条站起身,走到王志洪的身前,曲膝跪下。恭声说道:“学生柳二条,拜见恩师。”
  
      说完,柳二条在地上响亮亮地磕了三个响头,待王志洪应声点头,才抬起头来,端起侍女递上来的茶水,高举过顶,递到王志洪的跟前,道:“请恩师用茶。”
  
      “嗯,”王志洪双手接过茶水,象征性地在嘴边轻抿了一口,点头道:“好了,起来吧。”
  
      “谢恩师!”柳二条这才站起身来。躬身站在一旁聆听教诲。
  
      王志洪把茶碗放到桌上,道:“从今天起你便是我王志洪的门生了。做为老师我能帮你的不多。日后你若有意入仕,也要全靠自己。先入生徒,后进科举,要知当朝科举才是入仕之正途。虽说我也能为你某个出路,但那终究是外道。非不得已,不可为。”
  
      “是,谨听恩师教诲。学生定当竭力以赴,不负恩师。”柳二条恭声应道。
  
      “嗯,你且坐下吧。以后在我面前也不用这般拘谨,有什么难解之惑大可前来问我。”
  
      “学生知道了,谢恩师厚爱。”柳二条再次弯身施礼,拿出早准备好的礼物道:“一副字词,赠与恩师,以示学生拳拳之心。请恩师过目。”
  
      “哦?”王志洪示意侍女接过,展开,目光一下就被宣纸上的奇特字形所吸引。不由得从椅子上站起,慢步走到字词的跟前,仔细品味起来。
  
      良久,王志洪才从字词之间回过神来,看着柳二条道:“这副字怕不是出自你之手笔吧?”
  
      “先生慧眼,此乃我大哥所作。”柳二条坦然承认。
  
      “柳一条?”王志洪又将目光移向柳一条,见他正在那里悠然品茶,就开口问道:“柳小哥,不知你之书法师承哪位大家?如有机会王某想去拜会一番。”
  
      王志洪也是酷爱书法之人,柳一条的字甫一亮出,他便发现了它的不同之处,横平竖直,横细竖粗,起落笔处有棱有角,字形方正,笔画硬挺,是为刀刻一般。有楷书的根骨,但又比楷书更加方正。看上去刚劲有力,却又秀气不凡,如果这种字体用来雕刻印章,印刷古籍,字里行间一定会比楷体更加清晰明朗。这种字简直天生就是为了雕刻印刷而存在的。
  
      第二次这样被人问起,柳一条给出了相同的答案,他站起身回答道:“这种字体是小民一时戏玩时所创,后觉得它有些意思就保留了下来。当不得什么大作。”
  
      “竟是你所创?”王志洪走到柳一条的身边,看他的眼神多了一丝柔和。“柳小哥真是大才,王某佩服!我观你之字形,似刀刻,且有楷书之风骨,不知是否是由刻碑,模勒之术演化而来?”
  
      这个王志洪的见识倒也不凡,竟一眼就看出了宋体字的由来。宋体字确实是由秦桧那厮集前人之长,专为雕版印刷而特创的字体。现在唐代的雕版印刷还不发达,用的地方甚少,王志洪能看出宋体字的出处,足见他对雕版印刷颇为了解。
  
      柳一条道:“王大人慧眼,这种字形正是一条受石刻启发而创。所以在字形之间,还有残留有刀刻的痕迹。”
  
      果然如此,王志洪了然,不过能从石刻之中悟出一种新的字体,也足见柳一条的才学。
  
      想起这几日一直让他头疼的大面积耕牛肠辟之症,又听闻柳一条似乎有医治之法,观柳一条今日之表现,王志洪便有些希翼地开口问道:“听闻柳小哥有医治耕牛肠辟之良方,不知是否确有其事?”
  
      ------
  
      2008年5月19日,国殇之日,让我们一起,为此次震灾中遇难同胞默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