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31章 换

  
      柳一条心里咯噔一下,从他会医肠辟的消息被传出,他便料到王县丞一定会找到他。毕竟像这种类似瘟疫的病症,官方是不可能不插手的。
  
      只是他没想到会这么快,他才刚赚了两头牛的钱而已。
  
      “回大人话,确有此事,祖传的一个偏方,还有些疗效。”柳一条恭声回答,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处理此事。
  
      “哦?那可有医好的病例?”王志洪示意柳一条与柳二条都坐下,开口询问,希望柳一条能给他带来一份惊喜。这两天他被这种肠辟病折磨得都快疯快了。全县的耕牛大范围地得病,至今已死去了数头,如再不及时控制,那后果将会相当严重。也会对开春以后的农业成产造成很大的影响。
  
      柳一条回答道:“连同小民家中的耕牛,已有三头耕牛康复。现在家中还有三头等待治疗。”
  
      “真的?!”王志洪再一次站起,这可是一个好消息。几天来头一次听到有耕牛治愈的消息。他看着柳一条道:“柳小哥有此良方为何不早说?现在整个三原县已有数百头耕牛染病,每天都有耕牛病死的消息,着实让人心痛。柳小哥既有此良方,不知可愿拿出拯救三原百姓?”
  
      “想要空手套白狼么?”柳一条在心里鄙视了王志洪一番,道:“王大人说得有理,只是此方乃是祖上所传,若是公布出去,怕是”
  
      早知道柳一条不会这么痛快,王志洪索性直接开出价码,道:“本官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但是百姓受难,如此也是迫不得以。这样,本官代表府衙出三十顷永业田地来换取柳小哥的良方,如何?想来如此,柳家的祖宗有知,也不会再怪罪。”
  
      “三十顷?!”柳一条吃了一惊,这个王志洪怎么变得这么大方了?三千亩(折合现代的计量方式,大约是300亩)可以传子传孙的永业田,一张嘴就送出来了。这个时代的土地就这么不值钱吗?
  
      王志洪见柳一条的表情,以为他是嫌少,就又加价道:“如果柳小哥同意,府衙还可再送出十头耕牛以示奖励。如果还是不行,那就算了,本官会再想些别的办法。”
  
      “别的办法?”王志洪的意思柳一条已经听了个明白,甜枣后面跟着的是大棒,你不吃甜枣,那我就大棒伺侯,是取是舍自己掂量着办。
  
      不过王志洪给出的这个甜枣对柳一条的诱惑可是相当大,他一直想多赚点钱,为的不就是这些么?三十顷地,十头耕牛,这比他预想的要多得多。
  
      而且,他治牛病的那个偏方,太过单一和简陋,很易被人发现。虽然他在购买原料时已多加掩饰,但是时间久了也难免会被人发现。与其如此,倒不如现在卖与王志洪一个人情。又得东西,又得人情,何乐而不为?
  
      柳一条站起身,向王志洪躬身一礼道:“如此,为了三原百姓,一条愿献出药方,帮助全县百姓度过这一灾难。”
  
      “好!”王志洪大喜,不忘答应柳一条的好处,道:“土地和耕牛明天我会派人与你划分,放心,现在授出的虽都是荒地,但我保证,这些地开出以后都会是良田。”
  
      “谢大人关照!”柳一条开口讲道:“请大人为小民准备些笔墨纸张,小民这就把药方写出,献与大人。”
  
      一声互惠互利的交易就这么完成了。柳一条一纸偏方换得三十顷永业田和十头耕牛。王志洪则利用朝庭鼓励耕种的政策换取了医治耕牛肠辟的药方。两人各取所需,合作得倒也愉快。
  
      时近中午,柳一条与柳二条起身告辞。王志洪也因急需储备蒜头和烈酒,安排救灾事宜,并没有出言留他们。
  
      回来的路上,柳一条经过柳二条才知道,为何王志洪会如此大方地给田又给牛。原来现在虽是历史上有名的贞观间年,但大唐的经济却远远没有他想像中的那么繁荣。隋唐战乱刚结束没几年,且战争中大量青壮年死亡,大量的土地荒抚,现在的大唐朝上下,正是一种百业待举,百事待兴的局面。国家最不缺的就是土地,缺的,是那些愿意开垦和耕种土地的农夫。
  
      王志洪肯给他这么多土地,多半是为了有更多的税收而已。不过他肯给十头耕牛,倒还算他有些良心。
  
      回到家,看到柳老实正在打扫卫生,想要多清除出些场地,柳一条就开口道:“爹,你休息一会儿,不用再这么忙活了。从今儿起咱们家就不再接收病牛了,现在只要把现有的这三头牛医好就成了。”
  
      “为什么?”老柳诧异道。
  
      “治病的药方大哥送与了王县丞,换了三十顷荒地和十头耕牛回来。所以从明天起,县衙就要开始免费或是收取少量银钱为大家医治了。”柳二条替柳一条回答道。
  
      “三十顷土地和十头耕牛?”柳老实停下动作,见柳一条点头承认,遂有些犹豫地道:“这么多土地咱们怕是种不了吧?到时要是交不上税款可是很麻烦的。”
  
      把药方送出,柳老实并没有异议,柳一条做事,他很放心。只是,三十顷田地好似有些多了,原本家里所有的一百二十几亩种起来就已有些吃力,三十顷要怎么种?
  
      怎么会有人嫌自己的田多?柳一条摇摇头,地主都有人不愿意当吗?他耸了耸肩,无畏地对柳老实道:“爹,这个你不用担心,只要有地,总会有人来种。等过完年,我自会招到一些人来。至于税款,开荒的第一年是不用纳税的。”
  
      “嗯,这就好。你心里有了打算就好,过完年你就已年满十八,也要有自己的田地了,凡事也要自己做主了。”柳老实道:“别人像你这么大都已经成家立室,自立门户了。咱们家以前要不是太过贫困,早在两年前就该给你娶房媳妇儿了。不过现在也不算晚,过完年我定要托媒人为你说房媳妇儿!”
  
      柳老实的态度很坚决,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没有为柳一条找一房媳妇儿一直都是他的一块心病。以前家里没钱也就算了,现在日子宽裕了,找儿媳妇儿这件事说什么也不能再拖下去了。看到别人都有孙子抱,老柳他也眼红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