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33章 象棋

第33章 象棋

    前几次受了杨伯方的大恩,柳一条一直没来得及道谢,所以这次上门他便多带了些礼物。虽知杨伯方不会在意这些,但是在无论在礼貌上还是心里上柳一条都是要这么做的。

    被下人请到屋里,杨伯方正坐在那里笑面以待,柳一条上前两步,躬身向杨伯方行礼道:“见过杨叔,一条在这给您拜个早年。愿杨叔在新的一年里健康,平安。”

    杨伯方吩咐下人上茶,笑着对柳一条说道:“呵呵,一条有心了。坐吧,在我这不用那么多礼,随意一些就好。”

    “嗯,谢谢杨叔。”柳一条在杨伯方下的一把椅子上坐下。

    杨伯方道:“难得今日你能来看我,这是你第二次到我家中吧,记得上次你爹带你来时你才不到七岁。”

    “杨叔真是好记性,这些往事一条都不大能记起了。”柳一条欠然道。七岁时的事情连正常人都不定能记得清楚,更何况他还是一个穿过来的人?所以对一些往事,他只能选择装糊涂。

    “呵呵,这也难怪,那时你还太小,不记得也正常。”杨伯方端起茶碗喝了一口,道:“一晃你就是一个大人了,过完年就十八了吧?嗯,该有自己的田地和女人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儿子都有两个了。呵呵,你可要努力了啊!”

    “呃”柳一条尴尬地端起茶碗,放在嘴边轻抿了一口。

    杨伯方看着柳一条吃瘪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不过他也知趣地没有再提及此事。待柳一条放下茶碗,他又说道:“以前一直没有机会长叙,今日得闲,咱们叔侄二人手谈一局如何?”

    “黑白子?”柳一条的脸苦了起来,道:“杨叔,象棋的话小侄还能走上几步,如果是围棋的话,还是算了吧,小侄一看到黑白子就头晕得厉害。”

    “哦?你竟不能下围棋?”杨伯方很是奇怪,听闻柳一条颇有些文采,怎么地连国棋都不能下?遂道:“既如此,咱们就下几局象棋吧,棋盘棋子我家中也都有。”

    柳一条点头应是。不过当他看到下人拿上来的棋盘与棋子时,柳一条傻眼了。

    八成八格的棋盘?只有将、仕、车、马、卒五个兵种?象呢?炮呢?还有楚河汉界,怎么都没有?这怎么玩?

    “杨叔,这”柳一条指着桌上的棋盘,不知该如何说起。

    杨伯方见柳一条奇怪的样子,就开口道:“怎么,这有什么不对吗?”看了下棋盘,道:“没有啊,棋子一个不少,棋盘也没有缺失。”

    柳一条拱手道:“杨叔,那个,这个棋局与我恩师所教似乎有些不符?”不得已柳一条只得再把问题推到他那便宜师父身上。

    “哦?”杨伯方臆测道:“难道你老师所教是古棋?嗯,那也无妨,咱们把仕去掉就成了。古棋只有将、车、马、卒四个兵种,棋盘却没有太大的变化。无碍的。”

    “再去一子?”柳一条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再去一仕岂不是更难下了?他急忙说道:“恩师所教并非是古棋,且棋盘上的兵种好似比现在还要多上两个。”

    “哦?”杨伯方反倒来了兴趣,少两子还好理解,多两子又该如何去下?他对柳一条道:“你且说说看,你所习象棋是如何布局?”

    柳一条指着棋盘道:“先棋盘上是竖九横十,两军对垒之间隔有楚河、汉界。进攻时需先跨越这两条防线。其次,棋子有三十二个,对弈双方各十二子。分黑红双方,红方:帅一个,仕、相、车、马、炮各两个,兵五个。黑方:将一个,士、象、车、马、炮各两个,卒五个。”

    “相和炮?”杨伯方问道:“相还好理解,乃辅国之士,但那炮,却是何物?”

    “如杨叔所说,相乃辅国之士,同仕一样,只能在本方移动,仕走九宫,相走土田。至于炮,乃是攻城之利器,与礮(pao,古代投石车之类的东东)相同,杨叔可将他看成是礮。只走直线,需有人构架方可开动。”

    杨伯方想了一会,道:“听你说起倒也严谨,你且将它们画出,咱们叔侄走上一局看看如何。”

    “然!”柳一条应道。向杨伯方要了纸笔,将现代象棋的格局画于纸上。随后便向杨伯方详细讲解起每个子的走法,作用。听得杨伯方眉飞色舞,立即命下人照柳一条纸上所画,做出相应的棋盘和棋子来。

    因为只少八子,所以做出得很快。就一盏茶的功夫,下人们便将做好的棋盘棋子拿了上来。

    柳一条与杨伯方分坐两旁,柳一条道:“杨叔您先请!”

    因是第一次下这种样式的象棋,杨伯方也没根柳一条客气。双方出车走马拱卒,大杀一通。结果可想而知,柳一条大胜。

    不过在走动之中,杨伯方也熟悉了这种象棋的套路规则。战力也渐渐地提了上来。

    “呵呵,一条,尊师真乃大才!竟能想出如此精妙的棋局,真是让人钦佩啊!不知尊师怎么称呼?”杨伯方越下越能体味到其中的精妙,忍不住赞叹起来。

    柳一条回答道:“恩师的名讳小侄不便提起,不过恩师姓唐,人称桃花庵主,乃是江南人氏。”

    “桃花庵主?怎么没听人提起过?”杨伯方皱眉思绪,完全没有印像。遂向柳一条问道:“不知尊师现在何处?改日我好亲去向他讨教棋艺。”

    柳一条故作悲伤地道:“恩师他老人家已仙逝多年了。”

    “真是可惜了,”杨伯方叹惜道:“能教出你这等学生,又创出如此新颖的象棋下法,不能与之一见,真是平生大憾啊!”

    柳一条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摆放着棋盘上的棋子。

    杨伯方见此,伸手在棋盘上一推,道:“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下了这么久也有些乏了。咱们叔侄两个谈一谈吧,我知道你今日前来,除了看我,还有别的事情要讲。”

    “杨叔英明,一条此来确实还有些事情想向杨叔请教。”柳一条把棋子收掇好,向杨伯方讲道:“前几日我从王县丞那里换了些荒地,现在苦于无人开垦,所以便来向杨叔讨个方法。不知在哪可以雇用到一些好用的农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