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41章 “劳动合同”

第41章 “劳动合同”

    不久李德臣便把村里的男丁都召集到了他家的院子里。一百多人,虽不多,但是都站在院子里看上去也是密麻麻的一片。

    柳一条背付着双手从屋里走出来,院子里原本喧闹的人群立即就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紧张又好奇地看着他们这个年青的新东家。不知道他这次来要做些什么。

    柳一条微微一笑,看来他这个东家的身份在这些村民的眼中还是很作用的。他迈着步子走向人群,脸上一直带着微笑。是那种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

    见村民们略带紧张的面容都缓了下来,柳一条才用一种充满诱惑力的声音对他们说道:“各位老乡,村民,或者说是佃户,你们想摆脱这种贫困的生活吗?你们想冬日有棉衣,夏日有凉衫吗?你们想住进宽敞明亮的木制房屋,天天都有肉吃吗?”

    看了看每个村民脸上强烈的希翼与渴望,柳一条自信地笑了笑,站在一旁不在言语。他要给这些人一个思想上缓冲的时间,因为下面他还有更重要的话要讲。

    过了一会,李德臣从人群里颤微微地走出来,看着柳一条激动地问道:“东家,我们能吗?没有土地,没有钱帛,我们真的能摆脱现在这种状况吗?”

    “可以!”柳一条竖定地说道:“有我在,你们就可以!”

    李德臣看了看身后的一干村民,再一次向柳一条问道:“那我们要如何做?请东家教我!”

    “很简单,”柳一条笑道:“只要你们能用心地为我工作,这些东西我都可以给你们!五年,不,三年就足够,只要你们能用心为我耕作三年,前面所说的那些东西你们都可以拥有!”

    冷场,对柳一条的话在场的人都表现得很冷漠。

    柳一条并没有在意,知道相同的话应该也有人说过。他没有再多讲,而是从怀里拿出一张早就准备好的合约,递给李德臣,道:“劳烦李老仗找个识字的村民,朗读一下这张合约上的内容。”

    李德臣接过,道:“小老儿年少时曾读过几年私塾,还认识些字,就让小老儿来读吧。”

    “那就劳烦李老仗了。”柳一条点头道。

    李德臣转身面对村民,展开柳一条的合约,大声朗读道:“耕作劳动合同;甲方:柳一条;性别:男;住址:古田村。乙方:xx村民;性别:男/女;住址:无固定。”

    “在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原则下,双方订立耕作合同如下:一、合同期限:从贞观x年x月x日起,至贞观x年x月x日止,乙方须为甲方提供劳作服务x年。合同期间,甲方有权自主取消合约。合约期满终止后,如甲方若还有耕作需要,可要求已方再次续订合同。乙方不得拒绝。”

    “二、劳动报酬:甲方应为乙方提供一日三餐,并每月放基本工资十文钱与乙方,奖金视乙方劳作情况而定,酌情增减。秋收后视亩产情况,将每亩产值的十五分之一分与乙方。”

    “三、劳作福利待遇:实行耕六休一,每耕作六日可休息一日。农忙时另算。但每占五个休息日,甲方需给乙方一文钱的津贴作为补偿。”

    “”

    甜枣给了,接下来就是一些乙方的责任和义务,至于甲方的柳一条则在合同上做了保留。看下来甲方除了要给他们些租金外,并没任何的责任,更别说是义务。所以在写到违约时应作的处罚时,也比现代的要严厉百倍。

    这并不是柳一条心黑,相比于现在佃家的生活酬劳状况,他开出的条件已经好到了天上。而且他的手头现在也不宽裕,能给出这种待遇已经是很厚道了。

    而且他作此全同的目的也只为约束。他要把每个农户都劳劳地掌握在手中,免得中途会被人挖走。

    尽管现在的时代不同,但是只要双方在合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或是盖上手印,同样具有法律上的约束力,同样可作为一方违约时的法律依据。

    因为合同太过新颖,又是甲方又是乙方的,很容易让人迷糊,故此很多村民都没有听明白,对合同的内容也都是一知半解。但是李德臣这个读过几年书的老头却是看了个透彻。

    看老李越读越激动,声音也越来越宏亮。血气上涌,面色如潮,从脖子到脸都通红的一片。

    读完后李德臣更是扑通一下给柳一条跪了下来,吓得柳一条赶紧让到一边。让一个老人家给他下跪,他可受不起。

    “李老仗,你这是为何?快快请起!”柳一条走到李德臣的身边,想把他拉起来。但是却怎么也拗不过老李一直打弯的双膝。

    “东家,您别拦着我,让小老儿给您磕上几个,不然小老儿是不会起来的。”李德臣声音坚决,声泪涕下。

    柳一条见实在拗不过,就把手放了下来,生受了他这一礼。

    李德臣趴在地上,嘭嘭给柳一条磕了三个响头,这才站起身来。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面对着还是一头雾水的在场村民,道:“你们也给东家磕几个头吧,从刚才的合约里,东家给了咱们一个天大的恩惠,有钱,有粮,还有休息的日子。这是别的东家无论如何也不会给的。东家这是真正地把咱们当人看,你们都跪下吧。”

    李德臣在村里面很有声望,他的话没有人怀疑,既然他说有钱有粮,那就一定会有。所以听了李德臣的话后,村民们看柳一条的眼光变得热烈起来,纷纷跪倒在地上。

    一百多人一起下跪,场面很壮观。

    但是柳一条的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只是要跟他们签一个一点都不平等,甚至可以说是虐待式的劳动合同而已,他们就能感动得跟你下跪,可想而知以前他们都有着什么非人的待遇。

    同时他也更加放心,有了这些,这几十户人家以后是他的了。

    柳一条伸出手,示意他们起来,道:“各位老乡不必如此,待下午签完合同,你们就是我的员工,我的佃户了。咱们以后会经常在一起。我会严格按照合同上的内容,给你们相应的待遇。但是,我也希望大家也能按照合同上的规定,用心地为我耕作。”

    说完,柳一条从怀里掏出九十文钱,递与李德臣,转身村民们说道:“这里有九十文钱,我先交于李老仗,由他统一购买些粮食,蔬菜和衣裳,先帮大家度过这个年关。至于以后,我自会与大家安排。”

    见村民竟还有下跪的迹象,柳一条摆手阻止,厉声道:“我这里没有下跪这种礼节,也不喜欢有人给我下跪。男儿膝下有黄金,拜天地,拜君臣,拜父母。我不希望我的员工都是一些没骨气的软骨头。以前你们不知道也就算了,以后,在别处我不管,但是在我这里,要是再看到有人为一点小事曲膝,轻者罚钱五个,重者解除合约,永不续用。希望大家能记住。”

    “是,东家!”在场的所有人都双眼含泪地给柳一条鞠了一躬。柳一条刚才的话虽然严厉,但是他们却从中听出了一种尊重。对人的尊重,这是他们以前在别处所得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