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42章 娶媳妇儿?

第42章 娶媳妇儿?

    辞别了李德臣众人,柳一条又到别的几家农户去探望了一番,之后便同柳二条一起回家了。

    回到家,柳一条一下买了上百张白纸,摆放到柳二条读书的案前,美其名曰是让柳二条练习书法,但练习的内容则是他上午着李德臣念出的合约。用柳一条的话说,柳二条身为一个六品官员的门生,将来也是要做官的人,做了官你就少不了要给人提个字,写个联什么的。字要是太丑定会让人笑话,咱老柳家能丢那种人吗?不能!王大人能丢那种人吗?不能!所以为了以后不丢人,为了在人前能有些脸面,练字吧。

    一番话说得柳二条连拒绝的理由都没有,只得乖乖地呆在家里‘练字’了。

    见柳二条如此听话,柳一条满意地点了点头,夸赞了他两句后就带着钱出门了。

    他还要去采办柳木。

    按袁方提供的地址,柳一条很快就找到了提供木料的商家。

    三十根柳木不是小数,堆起来大小也有一车。好在卖家的服务态度还不错,在听说了木料是送往袁方家的之后,就主动提出要送货上门。连价钱也比别人便宜了很多。省了柳一条不少麻烦,也让他从中看到了袁方在木工这个圈子里的影响力,对袁方制做曲辕犁的事也越有信心了。

    送货的是一个小伙计,赶了一头驴车。柳一条就是搭乘着他的驴车一路赶到下耳村袁方的府上。

    到地儿后柳一条下车敲门,开门的还是袁裴。袁裴见是柳神医,就热情地招呼道:“原来是柳神医,快请进。”看见柳一条身后的小伙计,也笑着招呼道:“小福,今天是你来送啊?呵呵,把驴车牵进来吧,木料还是卸到以前的地方,麻烦你了。”

    “怎么,你们都认识?”待小福牵驴进了后院,柳一条向袁裴问道。

    袁裴笑着解释道:“我和爹都是木匠,平常做工总少不了木料,每做一次,都要让他们来送一次,如此,来往的多了,也就熟识了。”

    柳一条点了点头,说白了小福他们就是袁家指定的木料供应商。难怪从他们那买原料会便宜一些。

    随袁裴一起走进正堂,袁方正坐在那里研究图纸。见柳一条进来,袁方起身迎道:“柳先生来了,快请坐下。裴儿,给柳先生倒茶!”

    “袁老伯请了。”柳一条还了一礼,在袁方坐下后也随着坐下。道:“袁老伯,木料我已送来,不知袁老伯何时能够做出第一个?说实话,对这种犁头,一条也是十分好奇,想早日一睹它的全貌。”

    说到自己的专业,袁方顿时来了精神,笑着对柳一条道:“柳先生不必心急,通过昨夜的计量,老头子有把握在三天之内将第一个犁头做出。之后第二个第三个还会更快。耽搁不了你的耕作。”

    “至于犁头的功用,”袁方有些犹豫道:“因为老夫以前从没见过这种耕犁,只能从图上进行一些猜测,故而并无把握能做出与图上所画一模一样的耕犁。不过老夫可以肯定,新做出的耕犁定会比现用的好上十倍!”

    柳一条点了点头,这样才正常一些,袁方要是真能做出与后世一模一样的曲辕犁来那才会叫人奇怪。他对袁方说道:“不一样也无妨,一条所求只为好用。新做的耕犁只要比现在的好用一些一条就知足了。”

    “呵呵,这一点柳先生可只管放心。”袁方笑着对柳一条说道。见小福拉着空车从后院出来,知道木料已经卸好,袁方就站起身来,冲柳一条拱手道:“柳先生,木料已经备好,老头子要先去忙了,失礼了。”

    柳一条也站起身,道:“袁老伯客气了,一条也要告退了。下午一条还要定做犁铧和处理一些俗事,就不再来打扰了。”

    袁方点头并嘱咐袁裴代为送客,自已则先钻到后院忙起新犁的制作来。

    对此柳一条会心一笑,表示理解,在他眼中,现在的袁方倒是十分像是现代的一些工作狂人。

    徒步回到家中。现柳贺氏竟不在家。

    这可是自柳一条穿来后就从来没有过的,柳一条心中有些着急,难道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快步到各个房间看了一遍,现柳老实,柳小惠竟都不在家中。只有柳二条乖乖地坐在在那里‘练字’。

    见此,柳一条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柳二条还有心情练字,那就是说没多大问题了。

    “二条,爹,娘,还有小妹呢?怎么没见到他们?”柳一条走到柳老二的身后,开口问道:“家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大哥?”柳二条放下笔,转过身来。看着柳一条,脸上带着一丝揶揄笑意。道:“大哥,事情是有,不过是喜事,大哥不用担心。”

    “喜事?”柳一条的心中感到有些不妙,难道是前些日子老柳提起了娶妻之事,遂开口问道:“什么喜事?”

    “村头的三姑给大哥说了一房媳妇儿,爹娘都很满意,便随着三姑一起去瞧了。如果中意的话,家里就要多位嫂嫂了,嗯嗯,说不定明年我还能再多一个小侄子,大哥你说,这难道不是喜事吗?”

    看柳二条嬉皮笑脸的,柳一条心中一阵不爽,一个巴掌罩在柳二条的头顶,将他按到**下的椅子上,气骂道:“你个小屁孩儿懂什么?好好给我练字,一会我要拿走。”

    “什么小屁孩?!”柳二条扭过头,不服气地道:“我现在已经十五岁了,爹说明年我就能娶妻了!”

    “呃”柳一条无语了,柳二条说得没错,在这个时代十五岁十六岁婚娶很正常,十八岁娶妻反而成了异数。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就开口问道:“爹娘他们到哪里去了,走了多久了?”

    “就在小辛庄,不远。去了也近一个时辰了,也该回来了。”说完柳二条还小声地嘟囔着:“本来我也想去看看的,结果爹不允许,还说要避嫌,我去看我的嫂嫂还要避嫌吗?真是的。”

    柳一条的额角升起了一道黑线。心里思量着一会儿是不是再去买个几百页纸回来,让这小子再多练几天?

    好在这时老柳偕同柳贺氏正好回来,让柳二条逃过了这一劫。

    老柳进屋看到柳一条也在,就欢喜地走了过来,笑着对柳一条说道:“一条,你在家正好,村头的三姑给你说了一房媳妇儿,你娘刚才去看过了,姑娘很俊俏,身家也清白,配得上你。”

    “是啊,”柳贺氏也面带笑意地在一旁帮腔道:“十六岁,长得清秀,看着让人欢喜。最重要的是有胸脯,**也够大,将来定是个好生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