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43章 有女楚楚

第43章 有女楚楚


  
      十六岁?能生养?柳一条心里一阵抽搐。娶媳妇儿谁不想?但是要让他娶一个十六岁的女娃,是不是有点以前这么大的女娃貌似都开始叫他叔叔了
  
      老柳没注意柳一条脸上的表情,自顾自地说道:“姑娘家住小辛庄,姓张,名楚楚,是张卟亮之女儿,上面还有一位大哥,张楚闻,嗯,就是上次到咱家医牛的那个书生,你们都见过。他们对你也都很中意”
  
      “爹,”柳一条打断柳老实的话,苦着脸道:“我现在还有诸多事务需要处理,这事儿咱以后现提可好?”
  
      “以后再提?!”老柳的脸当时就黑了下来,训斥道:“这事没你插嘴的份儿!你在一旁呆着就好。我跟你娘对楚楚姑娘都很中意,已经定下了。”
  
      “是啊,一条。”柳贺氏也在一旁劝道:“男大当婚,你都已经十八了,再不娶妻生子像什么样子?只会徒增别人的闲话。”
  
      “可是,娘”柳一条还想再争取一下,却被老柳**地打断了,老柳唬着脸道:“没有什么可是,这事我做主了,明天去下聘礼,定下个迎娶的日子。老柳家的香火还等着你往下续呢!”
  
      说完老柳就甩甩袖子出去了,不给柳一条一点说话的机会。
  
      柳一条看了看一脸殷切的娘亲,又看了看在一旁坏笑的柳二条,无奈地叹了口气,心中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竟自抱着柳小惠也从屋里走了出来。
  
      其实就娶妻这件事上,柳一条无论是在心理上,还是在生理上,都是蛮愿意的。
  
      所谓红袖添香夜读书,醉卧美人膝下睡,有哪个男人不希望有一个美女甚至是多个美女能常陪着自己。但是要娶这么小的女孩子,在道德观念上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老柳强制着要为他娶妻的时候柳一条虽然反对,但是也没有坚决地阻止。
  
      柳一条找一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把柳小惠放到他的腿上。轻声地问道:“小妹,大哥问你个问题,你可要老实地回答哦。嗯,刚刚到小辛庄你有没有见到楚楚姐姐?”
  
      “嗯。楚楚姐姐,见到了。楚楚姐姐还很喜欢小惠呢。”柳小惠可爱地点了点头。
  
      “哦?那楚楚姐姐长得好不好看?”柳一条觉得自己有点龌龊。嘴上明明说不同意却还在这里打听小道消息。
  
      “好看,比娘亲还要好看!”柳小惠抱着柳一条的胳膊撒娇道:“大哥你把楚楚姐姐娶回来好不好?小惠想跟楚楚姐姐玩。”
  
      “呃”这么小的孩子都知道这个了?不过能在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里就让一个小孩子这么喜欢她,这个张楚楚还真是不简单呢。柳一条温柔地拍了拍柳小惠的头,道:“这个以后再说,现在大哥带你去骑小黄好不好?”
  
      “好哇!谢谢大哥!”在柳小惠欢快的笑声中,小黄成了她的坐骑。
  
      戏耍了一阵,觉得柳二条写的差不多了,柳一条就又将柳小惠送到了柳贺氏那里。
  
      之后便带着柳二条抄好的合约出去了。
  
      王魁原来的田地就在三原县城北垣,距柳一条所在的古田村只有不到两里的距离。所以柳一条用不了两刻的时间便能赶到那些佃户的聚集地。
  
      九十一户,三百八十一人,其中有一百五十八人是可耕作的男丁。其他的都是一些老人,女人,和孩子,下不得田,耕不得地,也不能为柳一条创造出多少财富。所以柳一条这次来一共只带了一百五十八份合约。
  
      虽然对这些村民的生活状况很同情,但是柳一条怎么也不会签下一批吃会吃饭的闲人。毕竟他现在也是穷人,他签不起。
  
      而且柳一条开给这些男丁的工资,已足够他们一家一月的花销了。跟本不用他操心。
  
      柳一条到的时候李德臣已将名单上的九十一户人家都召集到了一起。全是十五岁以上,六十岁十以下的男丁。见柳一条来,他们都规规矩矩地站在了一边。对于东家,他们都有一种很普遍的畏惧心理。
  
      柳一条没有在意,让李德臣搬了一副桌椅放到院子里。坐在椅子上,把一支毛笔,一方墨砚,一盒红泥,及那一沓合约放到桌子上。之后开口讲道:“各位老乡,咱们现在正式开始签约。识字的签上自己的名字,不识字的留下自己的手印儿。合约你们一张,我留一张。签完后,回家等消息。待春暖土地解冻之后,我便会让李老仗通知你们去开垦荒地。”
  
      “嗯,土地共有三十顷,耕牛有十一头,配套的还有犁子,耧车一系常用的农具。土地到时我会按人数平均分配给你们管理,耕牛轮流使用。嗯,具体事宜还是让李老仗日后再详细告知大家吧。好了,咱们开始吧。”
  
      柳一条看了眼李德臣,道:“就从李老仗开始吧。剩下的由近及远,一个一个地上来。”
  
      “谢谢东家!”李德臣走到桌子前,弯身向柳一条道谢。
  
      柳一条点点头,把笔递给他。一百多份合约,签了近半个时辰。签完后这一下午也就过去了。柳一条连去一趟铁匠铺的时间都没有。只得将定犁头的事情暂时搁置。
  
      等回到家,发现家中的正堂竟摆放了一大堆的布帛。柳老实正抱着一匹布在察看。
  
      柳一条走近,奇怪地像柳一条问道:“爹,家里怎么有这么多布帛啊?要做什么?”
  
      老柳把手中的布放到桌上,笑着道:“一条啊,来来,你看看,布帛五匹,玉镯三副,头饰一副,新衣两套。嗯,作为明天提亲的聘礼,应该是够了吧?呵呵”
  
      “聘礼?”柳一条错谔,没想到柳老实下午说的话竟是真的。“爹,这,你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了?”柳一条说道。下午刚接上的由头,明天就要下聘,这也太离谱了些吧?
  
      “急什么?!”老柳一瞪眼,道:“我巴不得明天就能给你迎娶过门儿,后天就能抱上孙子。你还嫌快?别人像你这般大时孩子都有两三个了!”
  
      见柳一条不言语,老柳放缓语气又说道:“日子我已定好,下月初五主婚娶,我会与亲家商议,把娶亲的日子定下来。到时你跟我一同前去,见见未来的岳父岳母,给他们拜个晚年。”看了一眼柳一条道:“如果有机会的话,或许你还能见到楚楚姑娘。”
  
      柳一条眼前一亮,老柳的最后一句话,对他来说,嗯嗯,倒是还蛮有吸引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