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44章 下聘

第44章 下聘


  
      柳一条也想见见这个得了柳贺氏和柳小惠欢心的女孩子倒底长什么样子。柳贺氏还好说,性子好,心也善,听上两句好话就能笑嫣如花。但是柳小惠不一样,小孩子认人大都是凭自己的感觉,并不是几句好话,买上几粒糖果就能搞定的。
  
      张楚楚能在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内让柳小惠对她这般依赖,想来在她的身上一定有一种很强的亲和力。让人不由自主地接近她,喜欢她。
  
      这让柳一条想起了他以前的女友敏敏,敏敏也是那种让人一见就从心中觉得欢喜的女孩儿。圆圆的脸蛋儿,大大的眼睛,娇小秀气的鼻子,还有那薄薄的嘴唇,想着想着,敏敏的面容又浮现在眼前,柳一条心中一酸,涌起了无限伤感。要去看张楚楚的心思也淡了下来,一言不发地进了自己的房间,蒙头睡了起来。
  
      柳老实看着柳一条的样子,摇了摇头,想不明白他们家大小子为何会不想娶媳妇儿,娶妻生子,传宗接代,不是每个男人都需要的吗?
  
      而且张家的人都很和善,几代人都是本本分分的农夫,家境跟他们老柳家正是门当户对。那个张楚楚他昨天也瞧见了,长得好看,个头也适中,娶了她绝埋煞不了他们家一条。
  
      唯一让老柳觉得遗憾的就是张楚楚长得偏瘦了些。不过这个不是什么问题,等娶回家来,多炖上几只母鸡,养上几天就壮实起来了,以后照样会是个好生养。一条他娘以前不也是清瘦得很,现在不是也给他们老柳家添了三个新丁吗?
  
      晚饭时老柳没让柳贺氏去叫柳一条,而是嘱咐着留了一些饭菜温在锅里,待柳一条醒后再吃。老柳看出柳一条现在很疲倦,情绪好似也不太好。这样的人应该多休息。
  
      柳贺氏很担心,吃饭的时候都没个安稳,连着到柳一条的房里瞧了三四次,见柳一条真是在睡觉才安下心来。
  
      把夹起的菜又放到盘子里,轻轻地把筷子放到桌上,柳贺氏犹豫着对柳老实说道:“当家的,一条要真是不愿,这婚事的事,要不咱就缓一缓吧?”
  
      老柳也把筷子放下,向柳贺氏训斥道:“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一条真是不愿吗?以大小子以前的脾气,他要是真不愿,现在家里怎会如此平静?还不早翻了天?”
  
      “可是,这样也不正常啊?”柳贺氏道:“我倒是愿他大吵大闹一番。那也比现在一声不吭躲在屋里好。”
  
      “他那是为开荒的事累的。”老柳喝了杯小酒,道:“三十顷地,再加上要授的一百亩,也有三十一顷,这么多地全要靠他一个人,唉,难啊!”
  
      柳老实又往嘴里灌了一口,红着脸道:“都怪我这个当爹的没本事,帮不上他。我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早些给他找个媳妇儿了。有个贴心的女人在一旁陪着,他才不会觉得苦,觉得孤单。”
  
      柳贺氏没有说话,静静地吃起饭来。她明白,柳老实说得话没错,大小子确实是该有个女人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老柳就拉着柳一条,担上准备好的彩礼出发了。
  
      小辛庄距古田村不远,中间只隔了一个下耳村。两个人很快就来到了张家。
  
      柳一条现在也已想通了,既然再也回不去了,那就把以前的事情都忘了吧。好好地在这个时代做一个小地主,陪着现在的家人快快乐乐地走下去。
  
      给他们开门的是张楚闻,还是一副酸书生的打扮,开门后见是柳一条和柳老实,先是正正经经地施了一礼,道:“原来是柳伯父与柳贤弟驾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柳贤弟?”柳一条一阵错谔,被一个比自己小上许多的人叫贤弟,感觉,很别扭。
  
      老柳倒是没觉得这有什么,毕竟你要娶的是人家的妹妹,被大舅哥叫两声贤弟也是应当的。老柳笑着道:“楚闻贤侄客气了,不知张老弟是否在家?”
  
      张楚闻看他们大包小包地,心中已猜到他们今来所为何事。笑着将父子二人让进家里,道:“家父家母都在堂上,”看了柳一条一眼,道:“楚楚也在。柳伯父和柳贤弟随我进去吧。”
  
      “如此甚好!劳贤侄前面带路。”老柳笑着带着柳一条跟进了院儿里。
  
      张卟亮一家四口,全都在屋里。见老柳他们进来,张卟亮起身迎出,他媳妇儿张刘氏则领着张楚楚进了内厢。让柳一条只看到了一条纤纤的身影,及张楚楚回眸的一瞥。
  
      虽然只看到半张脸,但柳一条却看了个明白。清纯,白净,秀丽。特别是她那一双眼睛,清沏得犹如一泓山泉,一汪碧水。
  
      这双眼睛,跟敏敏很像。柳一条忍不住想多看一眼。
  
      张卟亮见柳一条向内厢张望,脸上伥然惹失的表情,嘴角不禁勾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对柳一条张卟亮还是很满意的,年轻,有为,也生了一副不差的相貌。女儿能嫁给他,也算是有了一个好的归宿。
  
      柳一条上前弯身向张卟亮施了一礼,道:“小侄柳一条,给张叔父见礼了。”
  
      张卟亮笑着用手虚扶了一下,拉着柳一条的胳膊道:“一条贤侄多礼啦,快随我一起进屋吧,柳老哥也请。”
  
      进屋,分宾主落坐。
  
      张卟亮看了一眼柳一条他们带来的彩礼,明知故问道:“不知柳老哥和一条贤侄今日前来,所为何事啊?”
  
      这事柳一条不好开口,只能老柳来说。所以在听到张卟亮的问话后,老柳就笑着回答道:“不瞒张老弟,昨日见过令媛之后,我们夫妇二人都极为欢喜,有意纳楚楚姑娘入我柳家当儿媳。故此今日老夫便带着儿子来提亲了。还请张老弟能应允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