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45章 意外

第45章 意外

    “望张老弟能够应允,张、柳两家从此共结秦晋之好。”柳老实这样跟张卟亮说道。

    这时,柳一条看到内厢的门帘动了一下,两只明亮无暇的眼睛露了出来,偷偷地向客厅这里观看。在与柳一条的目光碰触后又怯怯地躲了起来。

    是张楚楚。柳一条在心里面笑了笑,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小姑娘,摄手摄脚趴在门帘缝隙处偷看未来夫君的情形。看来这个张楚楚也很不甘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人。

    关于定婚的事柳一条一句话都没说,因为这轮不到他插嘴。古代的婚约一向都是由父母决定的。柳一条今天来就是一个摆设,摆给老张一家人看的。当然这里面也包括门帘后面的张楚楚。

    张卟亮喝了一口茶,有些歉意地说道:“柳老哥,张、柳两家的婚约我老张是双手赞成,但是要让我们收下聘礼,这还要看柳贤侄的才学如何了。”

    张卟亮苦笑道:“不瞒柳老哥,小女顽劣,曾跟着小儿学过一段诗书,自认胸中有些点墨,便不将一般男子放在心上。小女年至十四时曾立下宏志,此生非有才之土不嫁,才学在她之下者不嫁。否则她便誓死不从。老夫知女性刚烈,不敢逼迫,故此,她的婚事才会拖延至今日。”

    意外,这种事情以前怎么从没听过?难怪当初三姑会说要娶张家的女儿不些不易呢,原来还有这一茬。老柳呆了半天才问道:“张老弟,三原县虽不大,但有识之土却不在少数,年轻才俊更是多如牛毛,难道这两年之中都没有一人能在才学上过令媛?”

    张卟亮摇了摇头,道:“在才学上,我儿楚闻都自认不及其妹,更别说其他一些纨绔之子。不瞒柳老哥,在你们之前,已有三十二家来送过聘礼。但是,结果都是不愉而走。”

    “这,既有这等奇事,为何以前都未曾听闻过?”老柳看了柳一条一眼,他知道柳一条有些才学,但是跟三原县的一些才子,特别是跟已经通过乡试的贡生张楚闻想比,他行吗?

    “那些才子都极要面子,这等事他们自然不会自己说出。而我们张家也要顾及小女的名声,自然也没敢向外透露过。”其实张卟亮还有句话没说,那就是,如果把这件事传出去,还有谁敢再来提亲。他们的女儿还嫁不嫁?

    瞥了一眼帘后又露出的眼睛,柳一条心中有了计较。这不就是电视中常演的才女选夫的乔段吗?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向张卟亮施了一礼,问道:“敢问张叔父,张小姐是如何来凭断来人的学识是在她之上呢?”

    “柳贤侄请坐。”张卟亮笑着示意柳一条坐下,道:“小女只出了三题,分与每位前来下聘的才子回答,全部答对便可为她的夫君。只是,这两年来,还未曾有一人能答出其中的一题。柳贤侄可要做好准备。”

    柳一条无谓地笑了笑,道:“蒙张叔父挂心,一条定会尽力而为。”说完转身冲着内厢的门帘大声说道:“如此,就请楚楚姑娘出题吧?”

    门帘无风自摆了一下,柳一条知道是张楚楚进去了。

    不一会儿,一只洁白的小手递出一张纸来,张楚闻走上前接过,然后又拿与柳一条。

    柳一条接过纸张,看到上面有一竖行绢秀的小楷,写道:“第一题:因荷而得藕?”

    “通字?”柳一条皱了皱眉,想起以前看过的一副对子,“莲子心中苦,梨儿腹中空。”是一个即将被处以死刑的父亲写给的儿子的。也是一个通字联,‘莲’同‘怜’,‘梨’同‘离’,‘腹’同‘父’。通读之后就变成了“莲(怜)子心中苦,梨(离)儿腹(父)中空。”

    再看看这个,因荷而得藉?明显是‘荷’与‘何’通,‘藉’与‘偶’通,这是人家在质问他:柳一条,你因何而得偶?好妙的思绪,好霸道的口气。难怪会有那么多人被难住。

    柳一条开始对这个张楚楚提起一点兴趣来。

    先是在古代这种男尊女卑的大环境下鼓起勇气自己择夫,再是提出这般刁钻古怪的难题,这个女人不一般。

    柳一条问张楚闻要来笔砚,闭目思绪了一会,提笔就在那句问话的下方写下:有杏不须梅!完了直接递与张楚闻,示意他递进去。

    张楚闻刚才也一直在思量,妹妹的这句古怪问话到底是何意思,如果他是柳一条的话又该如何回答。见柳一条把纸过来,他先是一愣,这么快就答出了?

    伸手接过纸张,打眼瞧去,“因荷而得藕?有杏不须梅!”连着轻念了两面三遍,张楚闻才恍然大悟,刚挪动的脚步又停了下来,转身对着柳一条恭恭敬敬地作了一揖,道:“柳先生大才,请受小生一拜!”

    “哎~”柳一条赶紧让开,道:“楚闻兄这是何意?一条可身受不起。”

    张楚闻直起身来,一脸崇拜地看着柳一条道:“柳先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看出这句话里隐藏的文章,并能做出相应的回答,楚闻深为钦佩。先生当得楚闻这一拜。”

    “大哥~!”一个清脆地声音从里厢传来,闻之如夜莺出谷,如清泉落玉。很好听。

    “哦!”张楚闻闻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才想起自己要做什么,遂拿起柳一条的答卷向里厢走去。嘴中说道:“小妹莫急,大哥这就与你拿来!”

    门帘一阵抖动,像是在责怪张楚闻说话这么直接。

    张楚闻把纸递进去。等了半天里面却是没有回应,也不知是否通过,看柳一条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一点也没有着急的意思,张楚闻心里不禁又是一阵叹服。

    大约过了半刻,门帘的后面终于又有了动静,那只雪白的小手又伸了出来。

    清脆香甜的声音再次从帘后传出:“第二题,请柳公子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