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47章 夜香

第47章 夜香

    回到家没多久,柳一条就又出门了。

    除了要去铁匠那订做犁铧,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要为他的耕地寻找肥料。

    现在是古代,确切地说是在唐初,种田已有了施肥和追肥的概念。且农户多以人、畜的粪尿、杂草、草木灰、和河泥做为肥料。但是一般农户平日里哪有那么多的粪尿,和草木灰。就老柳他们家来说,每年也就是在秋收时在地里烧上一些结杆和杂草而已。收效甚微。

    柳一条到村东的何伯家订做了二十个铁制的犁铧,预付了定钱。然后就竟直奔着三原县城走去。

    三原县位于长安城的北垣,算是长安城的一个附属县。县城的面积虽然不太,但里面也容下了近一万人。这些人大多是商人,官家,或是一些小贩。他们都生活在县城里,一般都不需要下地去耕作,吃喝拉撒睡都要在县城里进行。

    柳一条这次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他们,他们的“夜香”。

    柳一条以前一直都认为农家肥才是所有肥料中最为环保和最易被庄稼吸收的肥料,它不但可以调理土地的养分,更可以改变土壤的结构,是养地护地种地的最佳选择。所以,现在的三原县城居民,个个都是他眼中的肥料生产商。都是宝贝。

    想一想,近万人一天的拉撒加起来会有多少,一个月,甚至是一年的会是多少。如果整起来,足够他那三十顷土地的施、追之用了。

    至于怎么收集,柳一条心里已有了打算。

    收集城里人拉撒的“夜香”,当然是要找城里的专业工人了。

    夜香郎,很雅的一个称呼,要是不知道的人,决想不到有这样一个雅称的人竟会是一个专职清理各户粪便的工人。

    古代人没有抽水马桶,没有四通达的下水道。住在城市里的居民如厕一般都是坐在‘马子’上进行。‘马子’就是一木桶,俗称坐便器,秦汉时称作‘虎子’,只是到了唐朝这里,为了避讳李家一位叫做李虎的先人,才改改称了‘马子’。

    ‘马子’是每户必不可少的生活用具。一般人家都会有一到两个,大户人家更是会有十至上百个之多。为了方便大家的生活,每天清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都会有几十个夜香郎,推着他们的粪车开始挨家挨户地收集、清理这些被人积攒了一天的污秽之物。

    夜香郎算得上是一种公职,是由县衙出钱雇佣而来,每个月都能领到一定的例钱。所以倒也有很多人愿做这一行。

    柳一条此来就是奔着这些夜香郎来的。如果能让夜香郎每天收集来的夜香都送到他的地里去,或是先储存到他的地头儿,那他地里的庄稼还不蹭蹭往上长。

    知道夜香郎都归县衙统一管理,所以柳一条特地来拜访一下新任的县丞李知德。貌似自李知德就任以来,柳一条还从没见过他。现在人是三原县的县丞老爷,整个县里他最大,确实该跟他拉一下关系了。

    柳一条在门外等了不久,便被李知德家中的下人引了进去。

    李知德穿着便服坐在后堂的正厅,面色很和蔼。柳一条看出他的年龄与王志洪相仿。同是三十几岁,正是年富力强的年岁。

    进了屋,柳一条加紧走了两步,到了李知德的跟前,弯身一躬道:“小民柳一条,拜见李县丞。”

    “你就是柳一条?”李知德上下打量了柳一条一番。王志洪临走的时候没少跟他提过这个柳一条,说他有才干,有心机,明势理,将来定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现在看来,李知德不免有些失望。

    柳一条个头不高,样貌也只能说是一般,加上他又是一副老农的装扮,此刻又躬着个腰,很难让人看出一点与众不同的地方。

    不过即使如此,李知德也不敢有半点的轻视之心。他与王志洪是同科,相交甚久,王志洪的为人他很清楚。柳一条能得王志洪的大力称赞,定是有着与常人不同的地方。

    “嗯,”李知德点了点头,笑着道:“柳小哥请坐吧,呵呵,咱们这是私下见面,不用这般拘谨。”

    “谢李大人坐,一条知道了。”柳一条行礼道谢,然后在李知德下旁的椅子上坐下。

    挥手示意下人上茶,李知德道:“常常听闻王大人提起,柳小哥不仅才学过人,书法造诣高绝,就连在兽医上的成就也是非常人所能及。今日一见,柳小哥果然是一表人才。名副其实,名副其实啊!”

    “李大人谬赞了,一条只是一农夫耳,平下只知耕地种田,哪得王大人,李大人这般称赞。”柳一条谦虚地回道。

    李知德没在意,端起桌上的新茶,抿了一口,道:“柳小哥过谦了,李某虽没亲眼瞧见柳小哥以前的事迹,但是王大人的话总不会错的。”顿了下,李知德接着道:“另外,王大人临行之前曾关照于李某,你有何事可尽管说与李某知晓,能帮上忙的,李某自然不会看着不管。”

    “多谢李大人厚爱。”柳一条拱手道谢,道:“不瞒大人知晓,一条此次前来确有一事想请李大人帮衬一二。”

    “哦?”李知德的眉头挑了挑,说道:“柳小哥尽可言明,能帮上的李某自不会袖手旁观。”

    柳一条站起身来,弯身行礼道:“小民想请李大人能将县中夜香郎的雇佣关系转让与小民。小民愿出资赞助。”

    “夜香郎?”李知德的眉头皱了皱,没想到柳一条会提到这种污秽不堪的职业。他说道:“你且说说看。”

    柳一条道:“夜香郎依然归属县衙按排,由小民出资给付他们例钱,为县衙节少一项开支,小民只需要夜香郎能把每日收集到的夜香送至小民指定之处便可。”

    “哦?”李知德来了点兴趣,还有人花钱买那等污秽之物的?倒也是新鲜。他向柳一条问道:“不知柳小哥想要将这夜香送往何处?此等污秽之物你拿来又有何用?”

    “回大人话,”看出李知德不知农事,柳一条在心中对他鄙视了一番,回答道:“小民有田三十顷,长期需求肥料进行耕作。那些夜香,小民是取来做耕田之用。还请大人能够应允。”

    耕田?看来他还真是一个农夫。

    李知德点了点头,这种小事哪用得着过多的思量,遂开口应道:“这种双方互惠之事,本官焉有拒绝之理?一会我便吩咐下去。柳小哥尽可放心便是。”

    “如此,有劳李大人了。”柳一条含笑弯身道谢。

    ----

    友情推荐:《幻世匪王》,书号:1012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