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52章 灯市

第52章 灯市

    叔侄二人在书房里杀得天昏地暗,完全忘记了时间,直到杨夫人差人前来请他们出去吃饭时,他们才停下来。收拾好棋局,杨伯方大呼过瘾,十几局的轮战中,他终于赢了一局。比起前几次全输的情况,他算是进步了很多。

    被杨伯方拉着,柳一条进了杨家的客厅,老柳他们已经坐在那里等候了多时。

    柳一条见正坐上坐着一位四十左右的中年美妇,正在与柳贺氏话落家常,时不时地还咯咯直笑。

    知是杨伯方的夫人,柳一条便上前见礼,道:“小侄一条,拜见杨婶婶!愿杨婶婶青春永驻,福禄寿全!”

    杨李氏闻言上下打量了一番柳一条,微笑着道:“你就是一条贤侄啊,嗯嗯,难怪你杨叔老是在我面前夸赞你,你的小嘴倒是真甜。快坐吧,到了这里就是到了自己家,不要拘谨。”说完又白了一眼杨伯方,嗔怪道:“你们叔侄俩也真是的,有什么话非要在书房里讲?让大家在这儿等了你们这么久。贺姐姐和我,我们这些女人还好,柳世兄还有二条贤侄怕是都等得厌烦了。”

    “无碍的,无碍的!”老柳连忙摆手,道:“杨老弟与一条有要事商谈,我们在这多等一会儿也是应当的。”

    一句话,消了老柳心中的些许怨气,柳一条不由得又看了杨李氏一眼,这个女人不一般那。

    杨伯方也听出杨李氏话中的意思,竟直走到柳老实的身边,拿起桌上的酒壶为老柳满满地斟上了一杯。端起来递到老柳的跟前,道:“是小弟失礼了,望柳老哥勿怪。来,小弟敬你一杯,以示赔罪。”

    “呵呵,杨老弟客气了。”老柳也不在矫情,站起身,接过酒便灌了下去。

    杨李氏见柳老实把酒喝下,便笑着像他们招呼道:“柳世兄,贺姐姐,一条,二条,还有小惠,人都到齐了,咱们快些用饭吧。晚一会灯会就要开始了。”

    同一时间,长安城东宫之内。年方十八周岁的太子李承乾斜躺于床榻之上,他的心腹李纪和立于一旁。

    李承乾用手轻抚下肋处的伤口,对李纪和道:“救我的恩人可曾找到?”

    李纪和弯身施礼道:“回太子殿下,那位神医自为殿下疗过伤之后便再没了音讯。臣下正在派人多方寻找。”

    “嗯,救命之恩不可忘,那位神医只有你见过一次,你就多费些心思,一定要将神医给本王找到。”李承乾看着刚从他肋下拆下来的丝线,心里生出了一种殷切渴望。或许那位神医也能医好他的脚疾,还有母后的咳喘之症。他对李纪和吩咐道:“神医既然出现在三原县,那他定是三原县附近的居民,你给本王去三原县挨户探访,寻得后立即报于本王得知。记住,万不能对神医无礼。”

    “是,殿下!臣下这便去寻!”李纪和弯身应答,遂起身退出门外。

    到了殿门外,李纪和看着宫门挂起的万盏明灯,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三原县的那位神医救下的不仅仅是太子殿下,同时也救得了他李纪和一家十几口的幸命。挟驾出游,保护不周,这些可都是杀头的罪过,他李纪和承担不起!

    如果当时不是那位神医站出来,李纪和恐怕会真的疯掉。

    李纪和至今还不能忘记他那一刻的心情,恐惧,彷徨,无助。他背着殿下从三原县东一直跑到城西,然后又绕到北道,没有一家医馆肯医,敢医。那么大的伤口,那么多的血液,让他这个久经战场的护卫都胆颤心惊,那个人是太子,那些血是未来皇上的血!

    直到他到了三原县的永和药房,在他大声叫喊郎中的时候,神医站了出来。

    神医的一声怒喝,让他清醒过来,并且抓住了一根可以救命的稻草。

    尽管当时神医的打扮像是一个十足的农夫,但是李纪和却从这个农夫的脸上看到了别的郎中所没有的镇定。这种镇定,没有见过几次血的人是绝不会有的。

    救命之恩如同再造,更何况神医所救还有他的家人。

    “大哥,大哥,那个灯笼好漂亮哦,我想要,我想要!”柳小惠坐在柳一条的手臂上,指着一个大红公鸡样式的灯笼大声叫嚷着。完全忘记了她在家中答应过老柳要听话不乱要东西的话语。

    柳一条看那只灯笼,做得活灵活现,确实很讨人欢喜,难怪柳小惠想要了。笑着刮了下柳小惠的鼻子,柳一条上前向老板问道:“大叔,那只公鸡几文钱一只,我要了。”

    “这位公子真是好眼光!”小老板儿笑着夸赞道:“这只灯笼是我们这片灯市最好的一只,是店里的大师傅花费了两天才做出来的。不论是造型,做工,还是用料,都是一绝。不过这只灯笼却是不卖的。”

    “这是为何?”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柳一条的身边响起,柳一条扭头看去,一个身高只到他肩膀的女子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旁。看这个女子青纱遮而,双眸似碧。

    张楚楚,柳一条一下就认了出来。不过看张楚楚并没有与他相认的打算,也就没有开口。

    “位公子,还有这位小姐,你们请那边看。”老板伸手指向他摊位的右手边,那里有一片方桌,一沓红纸,还有几个书生装扮的读书人。“这只灯笼是我们东家为三原县各位才子佳人准备的赛诗彩头,无论男女,诗优者得。两位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前去一试。”

    “哦?不知贵东家是哪位风雅之士?竟能想到这般绝妙的主意。”柳一条开口问道。

    “回这位公子的话,我们东家乃是城东的杜家,这里的灯会便是由我们少东家主办。”老板神情颇有些自豪地向柳一条介绍道:“我们少东家虽然年岁不大,但确已是诗画双绝。在三原县,甚至是在长安城都有着很大的名气。一会少东家便会来此为各位才子所作之诗词做出优劣评断。两位要是有心此灯的话可在此等候少许。”

    杜家?三原县最大的地主。柳一条心中有了计较,抱着柳小惠向记录诗词的桌案前走去。而张楚楚也看似随意地跟在他的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