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56章 佛灯

第56章 佛灯

    李承乾跛着脚,摇摇摆摆地赶到立政殿时,魏王李泰还没有到,长孙皇后的身边只有李世民和年仅八岁的晋王李治作陪。

    太医署的几位太医围在一起,正在商讨救治长孙皇后的良方。

    李承乾小跑到李世民的跟前,跪地行礼道:“儿臣见过父皇。父皇,母后她?”

    “起来吧。”李世民无力地挥手示意李承乾起来,道:“坐吧,坐在你母后的旁边,你母后素来疼你,趁现在多陪陪她吧。”

    “谢父皇。”李承乾从地上起来,挨着小李治坐下,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长孙皇后,眼泪不由得便流了出来。握着长孙皇后冰凉的手,泣声叫道:“母后!母后!你醒醒,我是乾儿啊,母后,你睁开眼看看儿臣啊,母后!”

    李世民见他哭得悲切,心中也是一片伤感,长孙氏自十三岁下嫁与他,至今已有二十三载。这期间有大半时间都是在战乱和不安中度过。就连她生育李承乾时,他也因出战在外而无法相陪。

    对于这个结妻子,李世民从心里面觉得愧疚。

    李世民轻拍了拍李承乾的肩膀,道:“乾儿莫要如此,你母后向来刚毅,她要是知你这般痛哭流涕,心中定会不喜。你便不要再让母后难过了”

    见惯了战场上的生离死别,李世民对一个人的生死,已经看淡了。只是这长孙氏,让他在心底生出万分地不舍。

    李承乾擦干脸上的泪水,向李世民问道:“父皇,太医们怎么说?难道母后她真的?”

    “能不能挺过去还很难说,太医们也正在商议对策,治病救人这方面,他们是行家,咱们就是有心,也无力可使啊。”李世民叹了口气,看着一脸恬静地长孙氏,不由想起二十三年前他们初见时的情景。那时她还是一个活泼,健康,知礼的小姑娘,怎么才转眼的功夫,就变成这样了呢?

    “皇上,皇上!”

    “父皇!”

    “嗯,什么事?”李世民被近旁的李承乾给惊醒,开声问道。

    李承乾小声地回禀道:“父皇,太医署王子魁有事禀告。”

    “哦?”李世民连忙向立在一旁的王子魁问道:“王太医,可是有眉目了?!”

    王子魁上前一步,躬身回禀道:“回皇上,皇后气疾之症乃是由前次风寒,引故时旧疾,造成肺脾肾三脏阳气虚弱,体内阴寒之邪旺盛而阳气不足引起。再加上皇后娘娘身子向来瀛弱,不耐严寒,故此才会出现久咳不下,胸闷气短,以致现在昏撅之症状。若是用药,需得”

    “王卿,”李世民止住王子魁一大堆让人听不懂的药理病理,直接问道:“朕现在只想知道,皇后她的病你们可能医得?”

    王子魁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叩回答道:“回皇上,臣等无能!皇后娘娘的病症只能缓解,并无根治之方。请皇上赐罪!”

    柳一条被柳二条缠得无法,只得坐起身来,道:“二条,你现在是读书之人,过了今年也已到束之龄,是个大人了,凡事都要学着自己去处理。再说这诗文之事乃事你们读书人的本分,你怎能请教我一个农作之人?这要是传闻出去,岂不是要让人笑话?”

    “大哥,我知道了。”柳二条点头认错,遂即又为自己辩解道:“不过大哥你才烁古今,博闻强记,岂是一般农户所能比拟?就是我们私塾里的先生也都远不及大哥之一二。所以遇事请教大哥,二条并不觉会有什么不妥。”

    “你啊,真是的。”柳一条被柳二条一记马屁拍得心情大好,睡意也去了大半,他坐直了身体,笑着对柳二条说道:“好了,说吧,是什么难题?竟能难为住我们柳家的柳二公子?”

    “大哥,是这样的。”柳二条见柳一条答应帮忙,就急着说道:“是一阙很古怪的上联。是一个卖灯笼的奇怪老伯出的题目,内容是:四水江第一,四时夏第二,老夫居江夏,谁是第一,谁是第二?”

    “四水江第一,四时夏第二,老夫居江夏,谁是第一,谁是第二?江,夏,江夏,嗯嗯,有点意思。”柳一条细品了一会,笑着向柳二条问道:“那个给你出题的老伯是什么打扮儿,为什么要给你出这种难题?不会没有理由吧?”

    柳一条道:“所以我才说他奇怪,那老伯明明是一个卖灯笼的小贩打扮儿,可他的灯笼却不能用银钱来买得。非得对出他每个灯笼下方相对应的诗,词或是楹联才可求得。”

    “哦?那他的灯笼一定很别致了?竟能使得你放弃灯市的热闹,早早地回来侯我。”柳一条也被勾起了兴趣。对卖灯笼的人好奇起来。料想那人能想出此等售灯之法,定是一文雅之士,比之杜子贵那种沽名钓誉之辈要好上很多。

    “灯笼是一盏很奇特的佛灯,外表是一个盘膝而坐的佛爷,双手持礼,而带微笑,看上去很详和。娘要是见了定会喜欢。”柳二条说起灯笼的时候双眼放光,看得出他很想把那只灯笼拿回家来。

    “你倒是有心了,玩的时候还知道为娘亲着想。”柳一条宽慰地笑了笑,柳贺氏信佛,礼佛,敬佛。柳二条若是送她一盏别致的佛灯,她定会心中欢喜。

    同时柳一条也在佛灯的寓意上想到了卖灯老伯的下联。

    佛乃三教之一,居于儒下,位于道上。在唐僧回来之前,儒居第一。

    柳一条在心中思量了一下,便笑着对柳二条道:“我已想到下联,你去拿笔墨来,将之记下,去换灯吧。”

    “哎,我就知道这种事难不倒大哥!”柳二条应了一声,连蹦带跳地冲出门去。

    待他把纸笔拿来,柳一条也不客气,提笔在纸上写道:“三教儒在前,三才人在后,小子本儒人,岂敢在前,岂敢在后。”

    在湿润的墨迹上吹了两下,柳一条把纸张递给柳二条,道:“诺,拿去吧。事完了,就别来烦我睡觉了。”

    “四水江第一,四时夏第二,老夫居江夏,谁是第一,谁是第二?三教儒在前,三才人在后,小子本儒人,岂敢在前,岂敢在后。”柳二条上下念了一遍,恍然,诚心大赞道:“好!妙!大哥,你好棒!我崇拜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