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61章 双截棍儿

第61章 双截棍儿

    “混帐!”公孙文达气得一拍桌子,桌上的茶碗都蹦了起来。老头儿指着公孙贺兰的鼻子大骂道:“农夫怎么了?咱们公孙家的先祖不也是从田地里走出来的?你现在是不是连祖宗都瞧不起了?!”

    “爹!”公孙贺兰合上折扇,站起身反驳道:“你怎能拿他来与先祖相比?!先祖虽下过田地,但怎么也曾是一国的将领。岂是他这种升斗小民所能攀比?”

    “你怎知一条贤侄就是一普通的农夫?柳家的先祖也曾在杨素老将军的帐下当过一方将领,论背景他们柳家不比我公孙家的先祖逊色!”公孙文达也站了起来,道:“而且论文采,论武功,一条贤侄也不见得会比你这个逆子差!”

    看来这老头对他们杨、柳两家的渊源知道得也颇为透彻。柳一条打眼向杨伯方瞧去,只见他正悠然地坐在那里品茶,分毫没将公孙父子的争吵放在心上。看来他对这种事情已是见怪不怪。

    “哦?”公孙贺兰一脸地不信,他用折扇指着柳一条道:“既如此,那他可敢与本公子一试高下?!”

    菩萨还有三分火性,更何况柳一条也不是那种爱受气的主儿,被人指着鼻子叫嚣,柳一条的火气一下就冒了上来,也不再顾什么礼仪,站起身冲公孙贺兰一拱手道:“贺兰兄要比什么只管划下道来,一条接着便是!”我还就不信了,我一穿过来的人,还会比不过你一个古人?

    “好!”公孙贺兰见柳一条答应得爽快,便收回折扇,道:“本公子也不欺负你,咱们不搞诗词。既然你柳家先祖也是武将出身,想必你也习得了一些,那咱们便来一场武斗如何?”

    “武斗?”杨伯方将茶碗放下,柳家的情况他知道得一清二楚,当年柳冥宗过逝的太早,并没来得及将家传的武艺传下,要是武斗的话柳一条怎会是公孙贺兰这个号称公孙家武术天才的对手?

    杨伯方刚想出言阻止,便被柳一条的话语给打断:“好!要战便战,柳某接下了!不知公孙公子是想用兵器还是赤膊?”

    “赤膊有什么意思,要比斗自然是要用兵器了。”公孙贺兰轻摇折扇,一脸的轻松自得。跟本没将柳一条放在眼里。

    “好!时间地点你来挑,柳某应下了。”柳一条没有一丝犹豫地答应。像公孙贺兰这样的公子哥是应该好好地教训一下。省得他以后那什么眼看人低。

    公孙文达没有反对,嘴角还偷偷地露出了一丝笑意,这种局面正是他想看到的。柳一条的文采他昨夜已然见到,现在他也想看看柳一条的武艺如何?如果能借机教训一下他们这个臭小子那真是再好不过。

    “一条,你这是?”杨伯方站起身,他想知道柳一条是不是在打肿脸充胖子,为了面子才逞能接下。

    如果是的话,那他的结果将会很悲惨。公孙贺兰虽是一副文人的打扮,也好附庸风雅,但是在武艺上他可是一点也不弱。下起手来也是心黑手狠。柳一条要是不敌,日后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的怕是免不了的。

    柳一条冲杨伯方宽慰一笑,道:“杨叔放心,小侄下手会注意分寸的,断不会让贺兰兄像王帅那样。”

    “王帅?!”杨伯方想起上次在菜声被柳一条一拳打成残废的小伙儿,一拳伤三脉,正好死不了,也正好医不好。怎么他以前就没想到,能打出这样一拳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有武艺在身?

    杨伯方这才放下心来,微笑着点了点头便不再言语。

    “好!是条汉子!就冲你这一点,我收回先前对你的看法。”公孙贺兰拿着折扇向柳一条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道:“后院有演武厅,各种兵器俱全,一条兄请吧!”

    “公孙兄也请!”见公孙贺兰如此,柳一条心中的火气降下了不少,从这点来看,这个折扇男倒也不是一无是处。

    公孙贺兰,柳一条两个小的走在前面,公孙文达,杨伯方两个老的跟在后面。四人一同来到了后院的演武大厅。

    进入演武厅后,公孙贺兰便把外衣脱下,露出一身劲装。短衣襟,小打扮,倒是利落。整理好装着,他便先在兵器架上选了一支金色的盘龙枪,武了两下,然后示意柳一条也选一样趁手的兵器。

    柳一条在兵器架上瞧了一眼,这里的兵器倒是很齐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十八般兵器几乎全都有了。真不愧是以武立家的军将之家。

    只是,这里貌似没有双截棍这种奇门兵器。

    没办法,只会耍双截棍的柳一条只得自己现做一个。他向公孙贺兰告罪一声,从兵器架上取下一根长约一米的小盘龙棍,掂在手里,五斤不到,精木所制。足够做一支标准的72netbsp;挥刀,斩棍,又跟公孙文达要来一截绳索,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一支简陋的双截棍便被柳一条给做了出来。拿在手里随意挥舞了两下,柳一条便在演武厅的正中摆了一个正宗的夜战八方式,冲公孙文达勾了勾手指,道:“公孙兄,请吧!”

    公孙贺兰把盘龙枪支在地上,不屑地看着柳一条捣鼓了半天才弄出来的两截木棍儿,道:“一条兄,你就用这种东西来与我比斗?哈哈哈,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疯不成?本公子劝你,还是再去换一个实用的好。省得一会儿会被打得爬不起来。”

    柳一条稳稳地站在那里,心静气和,冲公孙贺兰淡淡地笑道:“多谢公孙兄提醒,不过一条最习惯的还是这种兵器。公孙兄只管来吧。”

    “好!如此本公子就不客气了。”说完公孙贺兰提枪便是一个直刺。

    很完美的一刺,灵动,快捷,似骄龙,若闪电。一看就知道是经历了上千次的不停粹练才会有的效果。

    柳一条静看着快向他接近的金色枪尖,身形一转,嘴里出“哒!哒!”的声音。双截棍应势飞甩而出,棍头正好击在贴身而来的枪尖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