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63章 认了一个小弟

第63章 认了一个小弟


  
      双截棍短小,结构简单,尤其是柳一条手中的这根,更是粗糙不堪,两个小棍之间仅是由一段普通的绳索相连。说是自创,倒也不会有人怀疑。
  
      公孙文达接过双截棍,上下看了一会,更是觉得它太过简单粗糙。不过刚才比斗中双截棍表现出的威力让他不敢有丝毫的轻视之心。他冲着柳一条呵呵笑道:“一条贤侄能跟据自己的身法创出适合自己的兵器,真大才也。”
  
      杨伯方也凑上来问道:“是啊,一条,我观你刚在比斗中的身法招式,与双截棍配合得恰到好处。嗯,散乱不失灵活,且没有固定的套路招式,出招防守之间也全凭对方的攻击和自身的反应,这便是你柳家的家传绝学么?”
  
      杨伯方以前也没见识过柳冥宗的武艺,故此才会有此一问。
  
      柳一条见杨伯方这个知根知底的人也这么问,便知道他们都不清楚他那便宜爷爷的武功招式。他也不多作解释,只是含糊地回答道:“杨叔谬赞了,微末之技,不足挂齿。”
  
      这时公孙贺兰也清醒了过来,他晃晃悠悠地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到柳一条的跟前,冲着柳一条深深地施了一礼。抬起头来,柳一条看到他的脸上没有任何失败后的灰心与沮丧,反而是一脸的,兴奋与狂热。
  
      “大哥!以后你就是我公孙贺兰的大哥了!大哥,请受小弟一拜!”说着对着柳一条又是一揖。这小子不是被打傻了吧?柳一条怎么敢让他再拜下来,赶紧伸手扶住,道:“贺兰兄这是为何?如此大礼,小弟可身受不起。”
  
      公孙贺兰如此,杨伯方与公孙文达倒不觉得奇怪。武者之间,没有尊卑,只有强弱。真正的武者佩服的永远都只是那些比他强的人。
  
      公孙贺兰是一个武者,尽管他老是一副书生的打扮,老是拿着一把折扇到处附庸风雅,但是在他的骨子里却还是一副武者的脾气。
  
      “一条大哥,先前是小弟太过无礼,小弟在此给一条大哥陪罪,还请哥哥见谅!”
  
      认错态度良好,嗯嗯,公孙文达满意地点了点头,没想到这臭小子被打了一顿之后竟变得这么知礼了。
  
      “以前他不听话,是不是因为打得太少的缘故?”公孙文达这个当爹的开始反思起来,思量着以后是不是找个机会再多打几次?或许他能变得更好。
  
      柳一条也诧异与公孙贺兰态度的巨大变化,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打不相识?还是这公孙贺兰本就是一个受虐型的主儿,被人打了才会觉得舒爽?柳一条大度地回应道:“贺兰兄不必如此,正所谓不打不相识,以前的事就让他随风散了吧,不要再提了。且论年龄,你为兄,一条为弟,咱们以兄弟相称即可,贺兰兄称我大哥,小弟可是万万担待不起。”
  
      “不可!”公孙文达毅然拒绝道:“一条大哥,武术之上,达者为尊,大哥武艺在我之上,本该为大。”
  
      “是啊,一条贤侄,一个称呼而已,你就不要多作计较了。”公孙文达也出来劝说。这老头已看出儿子的意图,有了大哥这个称呼,以后公孙贺兰才好开口向柳一条请教。
  
      有人死乞百咧地哭着喊着非要认你作大哥,搁谁都会觉得有些不知所措。柳一条不由把目光移向杨伯方,想看看他是什么意思。公孙府是三原县排前的大户,如果能借此机会与他们攀上关系,收一个公孙家未来家主当小弟,当然是好事一件,对他以后的发展也会大有好处。但是柳一条摸不准公孙文达这父子二人现在只是在做做样子,还是诚心实意?
  
      杨伯方也是成了精的人物,自然看出了柳一条的顾虑。他冲柳一条轻微点头,上前一步说道:“贺兰贤侄既有此心,你就成全他吧。日后贺兰贤侄若是在武学上遇到了什么难处,你这个做大哥的多多帮他一下便是了。”
  
      柳一条见杨伯方如此,心也便放了下来。他知道杨伯方断是不会害他的。柳一条冲公孙贺兰还了一礼,道:“如此,一条就簪越了。公孙贤弟!”
  
      “柳大哥!”公孙贺兰正式地给柳一条行了一礼,然后便亲热地拉着柳一条出了演武厅。把公孙文达和杨伯方两个老头都给撇到了后面。
  
      公孙贺兰行事一向如此,两个老头也没在意,慢慢地跟在他们的后面。
  
      杨伯方向公孙文达调笑道:“文达兄,你端是打得一手好算盘,认幼为长,变兄为弟,是不是看上一条贤侄手下的功夫了?”
  
      “哪里,伯方老弟多虑了。”公孙文笑道:“有杨老弟在此,老夫哪还敢对一条贤侄起什么坏心思。更何况一条贤侄的武艺乃是家传,岂会轻易外传?老夫所看重者,除了一条贤侄的武艺外,更重要的还是他的人品,知书懂礼,胜而不骄。我们家那臭小子要是能经常跟他在一起,总比老跟杜家那小子呆在一起要好吧。呵呵”
  
      “大哥请进!”公孙贺兰把柳一条让到了客厅,道:“大哥请稍坐,容小弟到内间换套衣服。”
  
      “贤弟请自便。”柳一条怡然坐在那里。猛然多了一个小弟,感觉倒也不错。尤其公孙贺兰表现得还这么殷切。与昨晚那个仰面朝天不可一世的折扇男简直是判若两人。
  
      “一条贤侄,趁现在有暇,咱们爷俩再来上一局如何?”不到一息的功夫,公孙文达同杨伯方也跟了上来。不过这时公孙老头的手中却多了一个象棋棋盘。
  
      柳一条站起身,拱手道:“公孙伯父既然有意,小侄定当俸陪。伯父请坐。”柳一条从公孙文达的手中接过棋盘,放在桌上摆起棋路来。
  
      ----
  
      友情推荐:《幻世匪王》书号:1012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