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66章 预付工资

第66章 预付工资


  
      柳一条把箩筐放下,然后转身对李德臣说道:“李老仗不必多礼,我们柳家没有别家的那么些个规矩,有什么事咱们到屋里谈。”
  
      “是啊,有什么事咱们坐下来再说,你这李老哥就是爱守些什么规矩,来了都快一个时辰了,还是死活不肯进屋。好似我们柳家的门槛有多高一样。你这样不是在骂我们柳家不懂待客之道吗?”老柳也在一旁劝说。
  
      “不不不,柳老爷言重了。小老儿绝没有这种意思。”李德臣急忙摆手,解释道:“佃农不入厅堂,这是多少年来流传下的规矩。东家好心收留我们,给我们饭吃,小老儿实在是不想给东家带来什么晦气。有什么话我站在院中说就行,东家还有柳老爷不用顾怜老夫。”
  
      还有这种乱七八糟的规矩?柳一条看到李德臣执拗的样子,知他定然是不会再进屋了,便让老柳进屋搬了两只凳子出来,道:“既然李老仗不肯进屋,那咱们便在院中谈吧。请坐吧。”
  
      柳一条伸手向李德臣示意一下,便率先坐下,开口道:“不知李老仗此来,所为何事?”
  
      李德臣向柳一条行了一礼,然后也在凳子上坐下,道:“回东家的话,小老儿此来是为了今年春耕之事。眼看着现在的天越来越暖,村里的那些农户们便催着小老儿来这里打听一下,看看东家准备何时开耕?我们这些佃户也好有个准备。”
  
      李德臣的话说得很好听,也很委婉,不过柳一条还是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佃户们急着想开工,手里边没钱了。
  
      想一想距上次接济他们已有小半个月了,那几百文钱花得也应是着不多了。
  
      柳一条沉思了一会,道:“今年是个暖春,这才正月,土地便有化冻的迹象了。我想再过上三五天,差不多就能开工了。到时李老仗可将那一百多个男丁招集过来,按人头数分给他们田地。嗯,我那三十顷地全是荒地,都需要从新开垦,到时少不了要日夜赶工,争取能在春种前把地都整好。你回去跟各们村民说一下,让他们都做好出长力的准备。”
  
      “这个东家请放心,我们这些佃农别的不行,就是吃得了苦,有把子力气。决不会让东家失望的。”听说有活干,李德臣满是褶子的脸上露出了笑意。加工怕什么,以前跟别的东家做事时,哪天不是忙到半夜才睡。况且柳一条给的还有加班费,加得越多佃农们还会越高兴呢。
  
      “嗯,那样的话就再好不过了。”柳一条站起身,对李德臣道:“李老仗先在这稍待片刻,柳某进屋拿点东西,去去就来。”
  
      李德臣也随即站起身,弯着腰道:“东家请自便,不必顾及小老儿。”
  
      柳一条笑了笑,便竟自转身进屋。片刻间便又拿着一个钱袋走出来。
  
      把钱袋递给李德臣,道:“这里有三百一十六文银钱,你且拿将回去,按每人两文分发给各个佃户,算是我预付给的工钱,先让各户度过这段时日。余下的我会在下个月中一次给付。”
  
      李德臣接过钱袋,双手颤颤微微地说道:“东家,这个这个可怎么是好我们都还没做什么呢,怎么好?”
  
      他这次来的目的其实也就是为了这个,上次柳一条留下的几百文钱早已被几百张嘴给吃了个精光,要是柳一条再不给他们开工,他们便只有挨饿的份了。
  
      但是开口跟东家要钱,李德臣又实在是开不了口。倒不是抹不开脸面,而是以前被拒绝得太多,实在不想再受这份屈辱了。所以刚才听闻再过上三五天便可开工,李德臣便想着再让村民们捱上几天便过去了。
  
      现在,柳一条肯主动地拿钱给他,反而让他觉得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心里面除了感激还中感激。虽说这些钱以后也会再工钱里扣除,但是,就这两天也难捱啊。
  
      “别这个那个的了。”柳一条微笑着说道:“我柳一条虽然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领主,但是也不能让我的佃农饿着肚子为我耕作。这钱你拿回去,分给各家,让他们先顾住家小。嗯,就五天后吧,到时你把他们都带到这里来,我为你们分发农具,先认一下地头。”
  
      “谢谢东家,东家的大恩小老儿记住了。”李德臣小心地把钱袋揣到怀里,向柳一条保证道:“耕地方面的事情请东家放心,小老儿在这里给东家做个保证,以后每户人家必会尽十分心力来为东家耕作。要是有谁敢怠慢,老头子我第一个放不过他。”
  
      “呵呵,那就有劳李老仗了。”柳一条呵呵一笑,他做这么多事,说白了,为的也就是各个佃农的一个实心而已。
  
      “东家客气了。”事情办完,目的也已达到,李德臣便向柳一条施了一礼道:“老头子急着回去告知各位乡民,就不在这儿打扰东家了,小老儿先告辞了。”
  
      “嗯,”柳一条点着头,向李德臣拱手道:“那李老仗慢走,一条就不送了。”
  
      待李德臣走远,老柳便从屋里凑了上来,向柳一条问道:“一条,刚才那位李老哥便是要为你耕作的佃户?嗯,不错,耕地种田是一把好手。你的佃农里有这样的人,我也就放心了。”
  
      柳一条笑道:“爹,你跟他又不熟,怎知他就是种地的好手了?莫不是爹也会给人看相?瞅上一眼便知一个人的过去未来?”
  
      柳老实对柳一条的调笑也不在意,对柳一条说道:“哪有你说得那么玄呼,爹看人向来靠得都是这一双眼睛。我跟李老哥在院中谈了近一个时辰,自是能看出一些端倪。”
  
      柳一条微笑不语,老柳要是会看人的话,上次就不会被夏得章哄得买头病牛回来了。他搬起凳子,向老柳说道:“爹,咱们到屋里再说吧,在外面这么久,感觉还真有些冷了。”
  
      “嗯。”老柳应了一声,跟着进了屋里。
  
      柳一条在堂屋的偏位坐下,待柳老实也坐好后,便开口问道:“爹,上次我跟你提的那个合地的事儿,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如果能行的话,今年开春就全部一齐耕种了。”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