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70章 定婚

第70章 定婚

    “我柳一条虽是一农夫,但也是一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柳某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从来都不会有后悔这两个字!”听了柳一条这句话,一直在门外偷听的张楚闻忍不住在心里大叫了一声好,这才是一个男人该说的话。同时他也知道,柳一条跟他妹子的婚事儿,算是成了。

    他悄悄地溜回正厅。对张卟亮夫妇使了个眼色。张卟亮和张刘氏大喜。便不再与柳老实东拉西扯地拖延时间,而是直奔正题,直接把话题引向了老柳家迎娶楚楚过门的日子上面来。

    对于婚期的事情,老柳当然是希望越快越好,早一日,他便能早一日抱上孙子,所以他便把日子定在了下月的初五。那天是吉日,更重要的是快。

    而张卟亮夫妇呢,以前着急着要嫁女儿,现在女儿真的要嫁了,他们心里面反而又觉得很舍不得,楚楚虽不是他们亲生,但好歹也在一起生活了近十年,父女母女之情溢于言表,所以他们便想把日子往后拖一拖,最好能拖到六月的中旬。理由是想为女儿多备些嫁妆,省得嫁过去后会遭人嫌话。

    这老柳哪能同意,这不是耽误他抱孙子吗?所以他便跟张卟亮夫妇在婚期的问题上争执起来,双方各持已见,却一直都没有一个结果。最后还是由张楚闻说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张、柳两家各退一步,把日子定在了四月十五这一天。

    四月十五,三个月,嗯,虽然晚了点,但是还勉强在老柳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那时候春耕已经忙完,正是有些闲暇的日子。宴请亲朋的时候也方便一些。待一切谈妥,老柳便满带着笑意跟亲家公亲家母告辞,领着柳一条回家去了。

    回到家,已是下午三、四点时分,袁裴已经到了,柳二条这小子正在陪他闲唠。见柳一条他们回来,袁裴起身见礼,道:“柳神医,柳老哥,袁某这里有礼了。”

    “袁裴?袁老弟,你这个大忙人儿今儿怎么有暇来我这座小庙啊?呵呵,快请坐。”老柳今天心情好,待起客来来显得越热情。他伸手示意袁裴坐下,向柳二条喝道:“你这小子怎么一点礼仪都不懂,还不快去给你袁叔换杯热茶来!”

    “不用了,不用了,这茶也是二条贤侄刚刚才沏的,柳老哥就不用再客气了。”袁裴见柳老实这么高兴,坐下后便开口问道:“看柳老哥红光满面的,是不是喜事临门,一条贤侄的婚事,成了?”

    “哦?袁老弟都知道了?呵呵”老柳看了一眼柳二条,这小子的嘴倒是挺快的。他笑着对袁裴说道:“袁老弟猜得没错,呵呵,婚期已经定了下来,就在今年的四月十五,请贴会在四月初送出,到时还望袁老弟能够赏脸。”

    “真的?!”柳二条高兴地向柳一条道贺道:“大哥,恭喜你了!我终于能有个小嫂嫂了。我这便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娘亲与小惠知道!”说完,柳二条一溜烟地钻进了内厢。给柳贺氏报喜去了。

    袁裴闻言也笑着拱手道:“那我可要恭喜柳老哥和柳神医了,柳神医大婚,我们袁家断是不会缺席,一定要来讨个喜庆。嗯嗯,贺礼我们就不准备什么了,新婚用的所有木工家具,我们袁家全包了,就算是我们袁家父子送给一条先生的一点心意。”

    袁裴开口大包大揽,送给了柳一条一份大大的人情。柳一条会意,相比于他们要开的作坊,这些家具简直就是一盘小菜。袁裴此举像是在示好,更像是在攀关系。柳一条也不跟袁裴客气,以后作坊要是开起来,他也需要这份关系。所以他便在老柳之前抢先应答道:“如此,一条就谢谢袁叔和袁老伯的好意了。”

    “这?”老柳看了柳一条一眼,而色有些不愉,他们老柳家跟袁家的关系又不是很熟,总共也没有过几次来往,怎么能生受了人家这么大一份厚礼。

    “爹,这是袁叔的一片心意,你就不要拒绝了。”柳一条哪会不知老柳在想些什么,见老柳向他看来,便开口解释道:“论做家具,附近几个村落有还有哪家做得会比袁叔他们好?袁叔肯帮忙,咱们就不要客气了。”

    袁裴也在一旁劝说道:“是啊,柳老哥,你不用跟我客气,跟柳神医对我们袁家的帮助来比,一些普通的家具根本算不了什么。你只管放心收下就是了。”

    大小子曾给过他们恩惠?柳老实的目光在柳一条和袁裴的脸上扫了一遍,心道一定是了。从他们一进门起,老柳便注意到袁裴对柳一条好似十分的尊敬,举止之间比对他这个柳家大当家的还要客气几分。没准柳一条还真给过他们袁家什么恩惠。

    自从柳一条被王帅痛打过之后,柳一条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能识文断字,会武艺拳脚,还会一些看似奇怪但又很实用的东西,比如牛鼻子,竹蔑子,还有让所有人都头痛无比的肠辟之症。反正老柳是越来越看不透他这个大儿子了。有时候他甚至会想,现在的这个柳一条,还是他以前那个莽莽撞撞的儿子吗?

    不过柳一条能有这种变化,柳老实还是打心底里高兴。毕竟儿子有本事,有哪个当爹的会不欢喜?

    老柳拱起手,对袁裴说道:“那就有劳袁老弟了。今天是一条定婚的大喜日子,袁老弟既然赶上了,断不能轻易离开,今天就留下陪我老柳喝上几杯吧。”

    “这个,怕是有些不妥吧?”袁裴不由得像柳一条看去。他这次来主要是来取钱的,三十贯钱可不是小数,他怎敢喝酒误事,在柳家长呆?

    柳一条知其中缘由,便站起身,为袁裴解围道:“爹,袁叔今天来咱们家主要是取一些东西,一会儿还要急着赶回去,不能在咱们家久呆,你就不要勉强他了。”说着柳一条冲袁裴笑道:“还请袁叔稍等一会儿,你要的东西一条这便去给你取来。”

    见柳一条说得隐讳,袁裴便知道开作坊的事情柳一条并没有让家里人知晓,便站起身配合地说道:“如此,那就有劳柳神医了。”

    说话间,柳一条便从屋里提了小半袋铜钱出来,递于袁裴道:“袁叔,东西便在这里了,你先提将回去吧。别的事宜我会在明天办妥,请让袁老伯放心。另外关于场地和人手的事情,请袁老伯明天就开始张落吧。”

    袁裴接过布袋,背到肩上,冲柳一条拱手回答道:“这个还请柳神医放心,我们袁家定不会让柳神医失望。我爹还在家中等信儿,袁某就不再打扰,先告辞了。”说完袁裴又向柳老实拱了拱手,道:“今日有事在身,不能陪柳老哥一醉,还望柳老哥见谅,改日若是有暇袁某定会再来与柳老哥喝上几杯,袁某告辞了。”

    “袁老弟慢走!”

    “袁叔慢走!”

    父子两人将袁裴送出门外,待袁裴走远,老柳便向柳一条问道:“一条,你跟袁方他们父子,倒底在做什么勾当?”

    ----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拣女儿》,书号是1008606,都市类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