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71章 散祭先祖

第71章 散祭先祖


  
      “爹,”柳一条笑着道:“我只是托袁方做了二十只犁头而已,哪有什么勾当,你多心了。”
  
      “二十只?你做那么多犁头做什么?咱们家总共也就才十一头牛,用得了那么多么,而且家里不是还有一只旧犁么?”柳老实有点来脾气,他平生最看不惯便是这浪费二字,虽说他们柳家现在是有了点闲钱,但是也不能这么着往外挥霍啊?老柳便开口向柳一条劝说道:“一条,虽说你前些日子是赚了些银钱,但是你也不能这么”
  
      “爹,”柳一条出言止住老柳的话头,道:“我要定做的犁头不同与家里的那只旧犁,用它耕作起来比现在用的所有犁头都会快上许多,以前你要用一天才能耕完的土地,用新犁头只需两个时辰便可耕完,这些待过上两天我把犁头取回时你便知道了。”
  
      “至于我为什么要定做二十只犁头,爹,你觉得三十顷田地,再加上你那一百二十亩,只有十一头耕牛,够用吗?所以我便想过上几天再去买个几头回来。最好能凑上二十头,这样耕作起来才不会耽误了时机。”
  
      “呃,”老柳被柳一条说得讶口无言,诺诺地点头说道:“你说得也有道理,怪爹没有考虑周全。”
  
      这也难怪,老柳这一辈子一直都在那一百二十亩田地里忙乎,以前耕作也全都是在别人忙完之后租用别人的耕牛,或是干脆自己下田拉犁,那时候能有自己的耕牛就已经是他最大的梦想了。现在他们家一下有了十一头耕牛,他已经乐得像是掉到了天上,哪还敢再想更多?
  
      “不过,你说的那犁头真会那么好用?一天的活儿两个时辰便可忙完,有那么好的犁头么?”老柳不相信,就像以前人们用石滚碾麦子时,乍然听到这个世上还有脱粒机这种机器时一样,怀疑,严重地怀疑。
  
      柳一条耸了耸肩,这种东西用嘴说一百句,还及不上让他看上一眼。所以他也懒得跟老柳磨嘴皮子,而是对老柳说道:“爹,好用不好用并不是我说了算的,反正犁头袁方已经做好了七、八只,改天我把它们拉回来你自己试一下便知道了。”
  
      “嗯,这个使得。”老柳点着头说道。要是真有这样的犁子,那以后耕作岂不是会很快捷。
  
      这时柳贺氏抱着柳小惠从里屋走出来,看见柳老实便心急地问道:“老头子,那婚事真的成了?张家他们答应了?”
  
      “当然!”一提起这事儿,老柳便又高兴起来,道:“日子都已经定了下来,四月十五,黄道吉日,宜婚娶。到了那一天,咱们就有儿媳妇儿了。哈哈哈”
  
      “好,好,定下来就好。”柳贺氏也跟着咯咯笑起来,盼了多少年了,终于给盼来了。她看着柳一条,不断地点着头道:“嗯,我儿终于要成家了,是个大人了。不行,我得去好好准备准备,给大小子做上两套像样的衣服,帽子,还有靴子。新郎官可不能穿得太寒酸了。还有,给楚楚也要准备一些,还有以后的孩子。”
  
      刚坐下,柳贺氏便向柳老实交待道:“老头子,明天你到县里去买上几匹好看的花布回来,明天我便开始着手准备,三个月,嗯,足够我做上好几套了。耽误不了他们拜天地。还有,被子,家具,也都要换成全新的。大吉大利,百子千孙。”
  
      “嗯,嗯,有道理,有道理,我明日便去置办!”老柳不停地点头。
  
      “还有!”柳家老二这时也站出来说道:“还有房子的问题,大哥要是娶了嫂嫂回来,那我住哪里?总不能还跟着大哥一起睡吧?”
  
      “你个臭小子!”老柳一个巴掌便招呼到了柳二条的脑袋上,气骂道:“休要胡言,你到时自然是睡到书房里去,反正那个书房一直都是闲置,让你娘给你收掇收掇正好够用。”
  
      柳二条捂着脑袋,撅着嘴,显是对老柳的安排很不满意。不过心里有意见,他却没敢提出来。老柳的巴掌可不是吃素的。
  
      婚事还有几个月,他们现在就这么着急,至于吗?
  
      柳一条坐在哪里,看着柳家的二老在哪里商量来商量去,甚至连婚礼时请什么人,礼贴怎么写,宴请宾客时都要上多少道菜,每道菜都上什么,都给打算了个清楚明白,敬业程度和为人父母的责任心之强,真是很让人佩服。
  
      最后,眼看着天色渐晚,老柳夫妇却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柳一条便忍不住开口提醒道:“爹,娘,再过一会儿就要祭祖了,您二老看咱们是不是先把祭品做好,然后再说这成亲的事儿?”
  
      直到这时,柳老实与柳贺氏才意识到,天已经很晚了。
  
      知道今晚是今年祭祖的最后一晚,柳贺氏便抱着柳小惠进了灶房,准备起祭品和晚饭来。老柳也站起身,恭恭敬敬地在祖宗牌位的香案前续上一株香,之后对柳一条说道:“今日能为你顺利定一这门亲事,多亏了祖宗们的庇佑,晚上祭祀先祖时你要给先祖们多磕上两个响头才是。”
  
      “知道了,爹。”虽然对老柳的说法嗤之以鼻,但是表面上柳一条还是应了下来。毕竟现在是在古代,人们对礼法之教看得甚重,要是不敬祖宗,不懂孝悌,老柳不把他的腿打断才怪。
  
      “嗯,”老柳点了点头,道:“你不是说想要再买上几头耕牛么,明日到县城你便跟我一起去吧。再过不久便是春耕,这几日卖牛的也会多起来。另外,顺便咱们再去拜访一下你杨叔,他对你一向照顾有加,你定婚这么大的喜事,照礼须得知会他一声。”
  
      “爹所言极是,明日一条便与爹同去。”柳一条轻声应允。
  
      过了不到两刻,柳贺氏便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停当。把祭祀用的酒、肉,鱼、粮都摆放到香案上。由柳老实带头,每个人都先给先祖们敬上一株香。然后一家人便齐跪到香案的下方。向香案上的老祖宗们叩头,祈福,道谢。
  
      这一次,柳一条倒是听清了柳老实祭祖时的话语。
  
      “不肖子孙柳丰凯,携一家老小敬拜先祖。愿先祖庇佑我柳氏一门五口,在新的一年里能够平安,福乐,无病无灾,长子柳一条,今日蒙先祖垂怜,得以定下姻亲之缘,与张家共结秦晋,愿先祖能够保佑,一条我儿早日有后以延柳家香火,不肖子孙柳丰凯敬上!”
  
      ----
  
      友情推荐:《幻世匪王》,书号:1012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