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73章 代步工具

第73章 代步工具

    “其实,爹”刚才拒绝了老柳的见意,并一下把所有田地全兑换成荒地,柳一条怕老柳心里会不痛快,便想开口跟柳老实解释一下。

    结果他刚开口,便被柳老实给挥手打断,老柳看着柳一条道:“一条,你不用再多说什么,爹明白。从今日开始,你便有了自己的田地,已经算是一个真正的大人了,你有权决定自己土地的分配问题,爹能做的也只是给你提一些个人的见意,具体要怎么做主要还是靠你自己。不过,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爹都会支持你。”

    “爹”见老柳难得地开明了一回,柳一条在心里面小小地感动了一把。觉得这老柳倒还算是一个合格的老爹。

    “好了,好了,事情既已定下,就勿要再提起了。”柳老实背着手进了屋,向柳一条吩咐道:“你且去把你娘叫起,准备些吃食,一会咱们还需到县城去置办东西,耽误不得。”

    “知道了,爹。”柳一条应了一声,便钻进了里屋。

    吃过早饭,爷俩儿便各自背着一个箩筐出门儿了。

    徒步而行。

    说实在的,来到唐朝这么久,柳一条光走路就已经走得有些反胃了。以前他出门儿,不是出租就是公交,再不济也会有一辆自行车代步,哪像现在,不管到哪,做什么,都要靠两只脚力。慢且不说,一天下来,光两只脚丫子上的臭汗都够醺死两头牛的。

    不行,必须得买一个能够代步的工具。不然他非得被这样的度和脚上的臭气给折磨死不可。

    但是买什么好呢?

    马车?太奢侈,养不起。

    牛车?呃,那还有如自己走得快些。

    驴?唉,要是有头骡子就好了。柳一条忽然想起骡子这种介与马与驴之间的非原生生物来。

    骡子是公马和母驴,或是公驴和母马杂交而成的一种新型物种。度比驴快,身体比马小,力量却比马和驴都要大上许多。简直就是居家族行,代步运输的绝佳工具。只是可惜,这个时代,骡子并不多见。

    所以,柳一条最后的选择,也只有驴了。

    柳一条上前紧走两步,与走在前面的老柳走了个齐肩,开口与老柳商量道:“爹,这次咱们进城,也顺便买头毛驴吧?以后驮个东西,出个远门,也好有它来代步。那样咱们就不必再这般劳累了。”

    “驴?”老柳停下喘了口气,皱了皱眉头,一头驴至少也得一贯银钱,那可不是小数啊。只是用来代步,是不是有些浪费?便一口回绝道:“不用了吧,买回来也没有多大用处,只是会浪费些草料,没有那个必要。”

    早知道老柳会舍不得,柳老实属于那种喜欢把钱把在手里的人,如非有必要,他决不会乱花一文钱。更何况,一头驴的价钱,都快赶得上他一年的积蓄了。

    柳一条摇了摇头,跟老柳商量买驴,本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更重要的还是消费观念上的差异。就像是穿衣服一样,有的人随便什么都好,而有的人却非名牌不行。没有对不对,只是看法不同。

    “不过,你要是真嫌累的话,买上一头也无妨。”老柳忽然想起儿子已经是快要成亲的人了,便说道:“以后你送楚楚回娘家,也用得上。咱们老柳家虽不富裕,但是也不能让人姑娘走路回去不是?”

    “呃?”这老柳头的思维跳跃还真不是一般的快,怎么一下子就能跳到新媳妇儿回娘家这上面了呢?貌似他要买驴的初衷纯属是想代步而已,跟这个娘家不娘家的并没有多大的关联。

    “好了,快赶路吧。”老柳催促道:“最多再过两刻便就到了。以前你到城里卖白菘不也都是一整筐地背着去的么?以前都没听你叫过累,怎么今天只背了一个空筐反而觉得累了?”

    柳一条闻言,不禁翻着眼珠白了老柳一眼,几百斤白菜,说不累,谁信啊?只是以前不是没钱,被逼得么?那时就是累得喘不过气来,还不得背着继续走下去?

    见老柳已经走远,柳一条也背起箩筐赶了上去。

    到了三原县城,柳一条因为有事要到县衙走一趟,老柳不便相陪,父子两人便约了一个见面的时间地点各自忙活去了。

    本来开作坊这种事情朝延有专们的分工,并不是由李知德这个县丞直接管理。但是如果这件事情由县丞大人的关照,他办起事来将会方便简洁许多。

    李知德是在客厅里接见柳一条的。属于私人会面。

    因为昨天刚把从京城来的李纪和大人送走,李知德不论是从身体上,还是从心理上,都长长地出了口气。再不用整日提心吊胆地应付,生怕会有什么闪失。所以跟柳一条见面时,李知德的心情也是比较轻松愉快。

    李知德坐在正堂,笑看着柳一条,道:“几日不见,柳小哥可是越精神了。呵呵,上次柳小哥接管而去的那帮夜香郎可还算听话?”

    “托大的福,一切都还算顺利。”柳一条拱手道谢,道:“上次多亏有大人相助,不然小民的田地到现在怕是还难以筹集到足够的肥料。”

    “诶,柳小哥不要这样说。”李知德摆手道:“这本就是互惠之事,柳小哥不也为衙门里节省了不少开支么?”

    李知德笑着端起茶碗轻喝了一口,眼光瞄向柳一条,道:“柳小哥今次前来,不只是道谢这么简单吧?呵呵,有什么事但讲无妨。只要柳小哥所讲之事不违法度,李某能帮的自会帮衬一二。”

    “多谢大人厚爱。”柳一条起身向李知德行了一礼,道:“不瞒李大人知晓,一条是想要办一座作坊。”

    “作坊?”李知德闻言,眉头不禁往上挑了挑,问道:“柳小哥,莫不是,你竟想要弃农从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