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牧唐 > 第74章 竟是舅甥?

第74章 竟是舅甥?

    “不不不,李大人误会了。”柳一条急忙摆手,在这个官不言商,商不为官的时代,他可不想因为自己一个人的缘故而影响他们家老二的仕途。遂开口解释道:“一条本就一农夫,这种地耕田本就是我的本份,断是不会放弃。至于作坊,只是生产一些农用的犁头而已,而且我也只是挂一个名头,生产销售并不会参与其中,这样算不得是从商吧?”

    “生产农具啊?”李知德的眉头缓了缓,农具还有医药是朝延大力支持的产业,倒没有多大关系,遂对柳一条说道:“只要你不参与其中便好。要知这为商,虽然没有什么不妥,也没有人强迫着你不让为商。但是商人这个名头,说出去总是有伤脸面。再有,二条现在还是王大人的门生,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你可不能让一个商家出身给他毁了。”

    “大人所言极是,一条受教了。只是这作坊,还望大人能关照一二。”柳一条陪着笑脸,故作神秘地对李知德说道:“大人可能不知,这种犁头是一种新型的柳氏耕犁,要是能在三原县大范围推广开来的话,三原县所有农户的耕作率将会翻上两倍,甚至是更多。”

    “如果能以三原为基,继而推广向全国,大人,到时三原县必然会成为整个大唐帝国的焦点”

    “哦?”李知德闻言,眼前一亮,小心肝也开始活泛起来。为官这么多年,他自然能听出柳一条话中的意思。要是真能如柳一条刚才所讲,那这可是一件天大的政绩和功劳,他的官途岂不是就能扶摇直上了?

    端起茶碗,牛饮了一口,稳一下心神,李知德开口问道:“柳小哥所言,可为实?真的有那种耕犁?不会是前几年昙花一现的那种‘蔚犁’吧?”

    柳一条意外地看了李知德一眼,没想这老李竟也知道‘蔚犁’,看来这位县丞大人倒也懂一点农业,并不是那种百无一用的书生。不过这样更好,只有懂行的人才能更好地看出曲辕犁的价值。

    “大人,”柳一条道:“柳氏耕犁绝不是蔚犁那种粗鄙又极其昴贵的犁头所能比拟的。一只柳氏耕犁的造价只有五百文,虽然比现在通的犁头都要贵上一些,但是他的耕作效率却是普通犁头的两到三倍,有了它,一个农户就可在相同的时间内耕出更多的田地,这意味着什么,大人应该比小人更清楚。”

    “这意味着,一个农夫,一年的耕作范围可以扩大到两至三倍,三原县很多闲置多年的土地都会被利用起来,粮食的产量也会成比的增长。相应的,朝延得到的赋税,也会相当可观。”

    不得不说,柳一条略显低沉的的话语,确实具有着相当大的诱惑力,李知德都被他忽悠得开始晕头转向。“柳小哥,你说的那种耕犁现在在何处,可方便让本官一瞻其貌?如若真如柳小哥所言,府衙定会全力支持。”

    李知德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一看柳一条所说的柳氏耕犁,如果真有奇效,那他升官的日子可就不远了。

    同时李知德看向柳一条的目光也变得炙热起来,心道这个柳一条倒真是个旺官的福人,王志洪不就是在他的帮助下才提前被升迁至长安的么?说不定,他李知德也能籍此早日离开这个地方。

    “大人!”这时守门儿的下人进来禀报,道:“门外公孙少爷来访。”

    “兰儿?他来做什么?你去让他进来。”李知德挥手吩咐道。然后向柳一条说道:“是我的一个外甥,三原县的一方大户,一会儿介绍你们认识一下。想来对你以后的展会有所帮助。”

    公孙少爷,兰儿?汗,李知德说的不会是公孙贺兰那厮吧?柳一条被雷得不轻,除了李知德的称呼,还有李知德与公孙家的关系。他轻点着头应道:“多谢大人提点。”

    “舅舅,舅舅!”还没进门,就听到一个破锣般的声音,正是公孙府上的公孙贺兰公子驾到。

    “诶?大哥!大哥,你怎么也在这儿?”一进门儿,公孙贺兰便看到屋里正襟危坐的柳一条,拿着他的破扇子,大叫着便向柳一条走了过来。到了柳一条的跟前,规规矩矩地整了下衣衫,给柳一条行了一礼,道:“见过一条大哥。”

    “嗯嗯,贤弟有礼了。”柳一条不客气地摆了摆手,算是还礼。

    公孙贺兰属于是那种找抽型的非正常人类,每次跟他切磋,你打他打得越狠,他反而会越敬重你。柳一条已经习惯了。

    “兰儿,你跟柳小哥认识?”看到一向调皮的外甥竟会对柳一条如此礼遇,李知德的下巴好悬没掉到地上。如果不是那把惹人眼的折扇,面对着这个看上去温文尔雅,知礼节,懂进退的公子哥儿,他还真不敢相认。

    “当然,舅舅,这可是我前几天刚认下的兄长。怎会不认得?”说着公孙贺兰一摇折扇,紧挨着柳一条坐下,开始为柳一条免费做起宣传来,“舅舅,不是我跟你吹,我这大哥不但武艺高强,就连诗词也非同一般,我爹那老头子都对他可是赞不绝口。还有前几日我爹让我给舅舅送来的那副象棋,可也是出自我这位大哥之手。”

    “哦?”李知德再一次地上下打量了一番柳一条,文武双全?象棋?可能吗?这便是柳一条让王志洪看重的地方吗?

    还有公孙文达,他那个老姐夫,眼光一向很高,连他这个进士出身的内舅他都没给过什么好脸色,这柳一条真能入得他的法眼么?

    “王大人别听贺兰贤弟胡言。”柳一条不客气地剜了公孙贺兰一眼,颇有几分为人兄长的架势,道:“这小子就爱胡言乱语,您别在意。一条只是会一些庄稼把式而已,哪里会入得了公孙伯父的法眼。”

    “呵呵,柳小哥过谦了。”李知德笑着道:“小兰儿虽然喜欢胡闹,但是他却从不说谎话。嗯,你那作坊的事就先定下吧,明天我跟下面打声招呼,批文过两天便能给下到你的手里。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先看一下那种新型的犁头,不知道方不方便?”

    柳一条知道李知德这是不太放心,便笑着道:“耕犁现下就在下耳村袁方师傅的家中,王大人要是有暇,尽可亲自前去视察。柳氏耕犁的耕作能力,定不会让王大人失望。”

    “什么作坊,犁头的,大哥你是要做生意吗?”公孙贺兰听得有些迷糊,便插言道:“要是缺钱的话,小弟倒是可以帮衬一些。不过大哥要是想从商,我看还是算了吧。那种卑贱的职业不适合大哥。”